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29章 徒劳的口舌

合家欢是什么样的企业?

周总的脸色,登时变得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,尴尬地咳嗽一声,勉强解释一句,“嗯,是餐饮连锁。”

言毕,他连该有的客套都没有了,转身就同他身边的另一人聊了起来,显然,他认为陈太忠这是在有意羞辱自己——我不就是问了一句你的来历吗?你就连合家欢都没听说过?

这人才是有毛病!陈太忠瞥他一眼,心说一个搞饭店的,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强的优越感,倒是另一边的胥强听说他是招商办的,咳嗽一声发问了,“小陈,你认识什么有钱的投资商不认识?”

“认识几个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怎么,胥教授有好项目介绍给我吗?”

“就是随便问一问,”胥教授欲言又止,迟疑一下才发话,“是这样,我有几个数字技术的同事……”

这倒又是一个项目,数字监测技术加远端控制,设计的还是通过光缆的传输,时下的光缆还没有十年后那么便宜,不过相关的技术,已经开始在研发和完善了。

所以说,高等院校的实验室里,还真的有一些有能力的人,不过眼下,胥教授的同事们遇到点小麻烦,课题研究到一半接近尾声了,投资方却是不肯投资钱了。

投资方是外省的一家国有企业,原本是电子工业部的另一个所,新换的领导很有气魄,看看所里好多研究成果根本无法转化为生产力,马上拍板了,“以后不要搞这个了,现在在研究的课题……都停下吧,开源节流。”

这领导也有相当的能力,要来了不少钱,不过他是本着造不如买的想法,自是不肯再花那些冤枉钱了,而是大手一挥,“这钱要搞房地产,要经济挂帅。”

于是,工业大学的研究就卡在半路了,胥教授又知道,自己那几个同事挺看好这个市场,现在基本上将课题已经搞定了,既然那边不管了,那咱自己生产总可以吧?

原本着他也没想到帮人拉投资,眼下不过是听陈太忠说是招商办,就随口问一声,多少也算酒桌上一个话题不是?

“这个好说,没问题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我们现在有研发资金的,不过……需要多少钱?”

“研发倒是用不了多少了,大概十万左右吧,”胥教授还是那副吞吞吐吐的样子,“其实他们是可以申请火炬计划重点项目扶持资金的,关键是他们想自己搞生产……”

“生产也没问题,我们有创业基金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着,“只要厂子设在凤凰,就能得到支持。”

“这个我们倒也听说了,”胥教授点点头,“就是不知道凤凰科委那儿好说话不好,也不知道那两千万是真的还是假的。”

敢情,自打凤凰科委的专题在天南省电视台播出后,还是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一则消息,不过大家都不太敢相信,一个地级市的科委,能有这么大的财权吗?

于是就有那见多识广的马上做出了判断,“作秀,绝对是作秀,亩产万斤的水稻都能有,何况是这种事?随便借上点钱打到科委账上,等事情完了再转出来,就跟开公司的注册资金一样,哄人的!”

“不是吧,那个……凤凰市的市委书记亲口宣布的啊,正厅级的领导,他得负责不是?”有人表示异议。

“市委书记?那可是最容易‘被蒙蔽’的领导岗位了,你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答话者哈哈大笑,语气极为尖酸,可见这世上刻薄者委实不少。

更有观察细微者指出了“作秀”失败之处,“你们没发现吗?那个市委书记宣布了喜讯之后,镜头马上就切换了!”

陈太忠亏得没听到这样的评论,要不然又该泪流满面了——设计的变压器爆炸时间,实在是太不合理了……

当然,这些只是一些私下的揣测,当不得真的,这世界上也不乏那真的碰到南墙才肯回头的人,于是,就有人跑到素波科委或者省科委去打听——听说凤凰科委那儿有创新基金?

这些人能得到什么样的答案,那也是可想而知了。

所以,才有了胥教授这番感叹,当然,他无欲无求的,倒是不怕在陈太忠面前置疑这两千万的真假。

陈太忠却是气得差一点蹦起来,也顾不得纠结排名下滑的事情了,不过,他还是努力地保持了语气的平稳,“这两千万是我拉到的,当然是真的,对了,忘了告诉你了,我还兼着科委的副主任呢。”

呃……胥教授登时愕然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就去摸自己的手机,“这个,我跟我们同事打个电话,你们谈吧,我就是随便发两句牢骚,非常不明真相的。”

“不用找我,直接去凤凰科委就行,”陈太忠笑着摆手,“有专门的副主任负责,我也不好干涉别人的工作不是?”

胥教授怔了一怔,才缩手回来,又愣了半天,才补充一句,“说实话啊,小陈,你不会是骗我的吧?这事儿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“我……我没啥可说的,”陈太忠觉得自己真的没什么可解释的了,他很悲哀地意识到,所谓的政府公信力,那真不是哥们儿一个人说了算的。

倒是周兴旺听到这话,又将头扭了过来,不过瞥一眼陈太忠后,又扭头回去,在他想来,自己的计划中所需要的庞大资金,是一个小小的凤凰科委无法提供的。

饭还没吃完,陈太忠接到了电话,却是王浩波打来的,“太忠啊,有点事情,我向你汇报一下。”

“啧,王厅,你吓死我了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领导有指示,我肯定随叫随到的嘛。”

“鬼的王厅,八字还没一撇呢,”王浩波听出了他的调笑之意,轻笑一声,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有急事找你,就在锦园吧,我等你啊。”

陈太忠只当是王浩波的事情发生了变数,心说正好昨天蒙艺欠了我人情,这件事上,倒也未始不能一用,说不得跟大家告个罪,站起身来匆匆走人。

赶到了锦园,王浩波却是在锦园大厅的沙发上坐着,旁边就是三四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,陈某人做惯鸡头,一眼就认出了这些特殊服务行业的从业者,心里有点想笑。

“王厅,有点不合身份啊,”陈太忠笑着跟他嘀咕,“那些小姐都是副处,你是副厅啊。”

“我就不知道你从哪儿学的这么油腔滑调的,”王浩波自然知道那“副处”的典故,一时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现在有麻烦了,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?”

“我有麻烦……你知道了?”陈太忠愕然地望着他,“我还以为你有麻烦了呢,你清楚我的事儿?”

王浩波找陈太忠,还真是为了陈太忠排名发生变故的事情。

事实上,这件事许绍辉心里有数,不过在那种场合,越是如此,许省长却反倒越是要做出一副同陈太忠泛泛之交的样子来,正是所谓的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”。

甚至,许省长都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出面来解释这件事——那也是因为要避嫌,正经是王浩波最近同许绍辉走得近,方便做那传声筒。

这事儿其实也没什么玄虚的,不过就是在前两天,有人向团省委的打了匿名电话,说是本届的“十佳青年”陈太忠,目前正被省纪检委调查呢。

这种事儿,组委会也遇得多了,懒得当真却又不得不去打问一下,结果也是可想而知,省纪检委有此人的黑材料,不过举报者所言泛泛,又没有具名,基本上是可以忽视的。

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素波市也反馈了意见过来,还是办公厅的电话,打电话的是何铁英本人,“凤凰市的招商引资工作,还不如素波嘛,为什么陈太忠能上,我们招商办的蒋君茹不能上呢?她的成绩不比陈太忠差吧?”

组委会登时就坐蜡了,这时候换人,那肯定是不现实的,可何铁英是素波市的大管家,不尊重何秘书长的意见,似乎也不合适。

于是,大家一合计,得了,把陈太忠挪到最后一名算了,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。

许绍辉已经定了要参加这次会议,这个小小的变故自然是要向他通报一声的,许省长也是身经百战的,一听就明白了,有人要给陈太忠添堵。

是的,只是添堵而已,何铁英的份量虽然尚可,却是不具备在两天之内改变省十佳青年名单的能量,那么也就是说,有份量更重的人在向陈太忠暗示:那啥,你悠着点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