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24章 好大的一盘棋

有了章书记的指示,陈太忠就搬到了锦园去住,你们不让我住天南宾馆,总不能连素波也不让我待着吧?

当然,他还有个更重要的理由要留下,因为省十佳青年的颁奖典礼也快要举行了,而且,赶着忙完这个典礼,就要飞北京了,凤凰可是没有直达北京的航线。

搬过来之后,陈太忠先打个电话通知尼克,尼议员有点不摸头脑,第二天一大早就赶了过来,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你要住这里。”

陈某人对素波的怨念,那是不用说了,不过他从来都是信奉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咱自己内斗,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去。

“没啥,给你准备了两只茶杯,希望你带回去,”他打开了礼盒,笑吟吟地向尼克展示,“你看,景德镇的瓷器,很有名的,里面透亮呢。”

尼克翻来覆去地看看茶杯,倒也是爱不释手,“怪不得中国和瓷器的发音相同,原来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……不过,你答应我的那两块那个玩意儿呢?”

你手上的就是了!陈太忠摇摇头,笑着反问了,“我说尼克,你有信心带着那些玩意儿,通过机场的检验吗?”

这两只茶杯,当然不会是那么简单的,这可是他用了四五个术法,才将两块海洛因改造成了这副模样,不过他这么费心费力,自然也是有点原因的。

“我应该是免检的吧?”尼克议员听到这个问题,有点懵懂。

“嗯嗯,好吧,就算你是免检的,可是我不喜欢纰漏,一点都不喜欢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也算是在解释的同时,不着痕迹地敲打对方两下,“纰漏就意味着责任,你明白吗?”

尼克也听懂这话了,他人虽狂妄却不是傻瓜,自然知道对方所指,笑着点点头,“没错,就是这个道理,我也不喜欢纰漏,你知道,我现在有目标了。”

我尼某人要竞选议长了,当然不会希望出什么漏子,你放心好了,不管珠宝还是海洛因,做得稳妥一点很有必要。

“我会给你个惊喜的,”陈太忠笑着拍拍他的肩膀,“好了,回到英国之后赶紧回家,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,你会得到回报的。”

“你办事,总是这么神秘,”尼克无奈地耸耸肩膀,“说实话,我不喜欢这种感觉,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?”

陈太忠看着他不说话。

尼克见状,也想起了这厮的性子,只能转移话题,“好了,你们这个素波真的很奇怪,居然要把一个纺织厂一块钱卖给我……虽然增加了许多条件,但是我不得不说,这件事情很滑稽,真的很滑稽。”

素波纺织厂是濒临破产的边缘了,不过纺织厂位于西城区,以前算是比较偏僻,现在可是开发的次热门地段,未来还可能更红火。

纺织厂是资不抵债了,仔细算算,净资产大概是负的五千多万,可是那片地现在就值老钱了,三百多亩地就按工业用地算,也值个一亿多,转为商业用地的话,更可以升值到五六个亿。

真要有人能吃下素波纺织厂,直接将厂子搬迁了就完事了,什么东西都盘活了,再建两个素波纺织厂都不在话下,那点负债算什么?那点离退休人员又算得了什么?

不是没人打过这个主意,不过这个盘子实在太大了,而且牵扯的东西也太多,暂时也就只能搁置,大约唯一有能力开发的,就是政府了。

可是这搬新厂也得要钱不是?安置下岗工人的就业、离退休人员、采购新设备,什么东西不得花钱?眼下的政府可没能力做这么大的资金投入。

当然,说没有钱也是假的,没钱总是能贷款的不是?不过还是那句话,这厂子太多人盯着、太多关系牵扯着了,一旦真的操作,被人揪了小辫子抓了错出来,会死得很难看的。

就算没错,也能给你整出一点错来,总之这里面的味道太多,没人愿意来操心这个烂摊子,省得羊肉没吃着,反倒惹得一身骚——搞不好还要吃窝头的。

所以,眼下一块钱卖给英国的企业,倒也是省心了,不但能救了厂子,还能接到贴牌代工的单子,谁说老厂就不能焕发新活力了?

“没搞错吧?”陈太忠一听,也有点晕,虽然他并不清楚素波纺织厂的现状,但是纺织厂在哪个地方,他还是清楚的,而他最近研究房地产还略有心得,自是知道真想挽救纺织厂的话,换个地方,搬一下家就搞定了。

“嗯,”尼克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他们也提出条件了,工会啦什么的,只是,我非常奇怪,他们第一个条件,居然是让我不要跟素波以外的城市接触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斜着眼睛看着陈太忠,脸上似笑非笑,“凤凰的那个纺织厂,听说是倒闭了?他们这么紧张做什么?哈哈,这件事情,我觉得很好玩啊。”

我靠,陈太忠一听这话,登时大怒,刚才他隐约猜到了,素波提出这么优惠的条件,没准就是冲着凤凰来的,却是没想到从尼克嘴里得到了证实。

他跟刘彬说凤凰纺织厂倒闭的时候,声音很小,而且做过处理的——没办法,他实在太爱面子了,可是眼下尼克却知道了。

这说明,人家消息的渠道是来自其他方面,至于具体是哪一方面,那还用说吗?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凤凰纺织厂倒闭了,但是一个外国人没理由这么快知道的吧?

想到为了将尼克的投资落在本地,素波竟然一块钱挥泪大甩卖纺织厂,这真的让陈太忠有点郁闷。

哥们儿没命地招商引资,累得跟狗似的也不过就出了那么一点小小的成绩,你们倒好,仅仅是因为害怕凤凰抢了素波的投资,就大手一挥,将偌大的家产送给“外国友人”了?

当然,他就算恼火,也不会很在意,这送的是素波的资产,又不是他陈某人的资产,哥们儿也不是素波市长,管这么多做什么?

让他恼怒的是,如此一来,尼克的那六千万英镑的投资,没准因为受到限制,一时半会儿就到不了手了!

更何况,兄弟就算阋于墙也要共御外侮不是?你们素波对着外人,赤裸裸地掀开两个城市竞争的内幕,你们不要脸无所谓啊,我还想要脸呢。

这两个茶杯,我不想送你了!陈太忠真的很生素波人的气,不过,看到尼克的坏笑,他心里就更气了,登时就想翻脸了——我们之间矛盾再大,也不是你有资格笑话的!

慢着,也许……素波市在下一盘很大的棋?

陈太忠强忍着各种不适,勉强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,到现在为止,他还是不太相信,素波市会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来。

“哦,这件事或许不像你想的那样,”他随意辩解一下,脸上却是笑得极为灿烂,“他们给你开出了什么条件呢?说出来听听?”

尼克可不知道,这厮的笑容是暴走的前奏,眼见对方似是不怎么在乎这事儿,也就懒得卖关子了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要我安置好失业的那些人,还有养老金,”他对这些条件都能接受,“这无所谓,其实在欧洲,工会的势力很大的,但问题是,有些东西,我想听听你的解释……”

他盯着陈太忠的眼睛,缓缓地发问了,“有人悄悄地向我暗示,买下这个厂子之后,换个地方建新厂,在原厂址搞房地产的话,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买卖。”

尼克是聪明人,但是他对赤色中国的成见,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,“而且,他们要我答应让出几个重要岗位出来,不过……这些岗位只参与分红,陈,我信得过你,这不会给我带来麻烦吧?”

我操他大爷!陈太忠脸上笑容越发地灿烂了:果然是好大的一盘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