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23章 被撵了

尼克吃起辣的,还真不含糊,不过饶是如此,这纯正的湘菜也辣得吸溜吸溜的,见到陈许二人吃得津津有味,他倒是越发地不服气了,专捡辣椒来吃,“我在墨西哥住过一段时间,那边更辣……”

许纯良逮个空子,抓住陈太忠悄声发问了,“这家伙怎么对我这么热情,你跟他说什么了?”

“这家伙……”陈太忠看着许纯良英俊到可以称之为漂亮的脸蛋,苦笑一声,极力压低了声音,“我啥也没说,不过这家伙……是个双性恋。”

“双性恋?”许纯良低声嘀咕一句,下一刻猛地睁大了眼睛,怔了一怔之后,咳嗽一声,放下筷子站起了身子,“我去趟洗手间!”

接下来,许纯良就没好脸色给尼克了,不过尼克倒是很有兴趣了解一下“许省长”是什么意思,听说省长是一级行政区的首脑,他对许公子的兴趣,明显地更浓了。

等吃完饭之后,许纯良实在受不了身边有这么一双眼睛了,站起身子落荒而逃,连送这二位回去的意思都没有,“不行,那边儿的人等急了,你们打车回吧。”

有了这么一出意外之后,尼克当然不用再指望陈太忠介绍别的朋友给他认识了,若有若无地,陈某人在接下来的一天里,甚至在疏远这位,见此状况,一旁虎视眈眈的素波的工作人员就渐渐地接过了接待的任务。

接下来,政府办公厅秘书长何铁英甚至在接待伯明翰代表团的百忙之中,到陈太忠的房间坐了坐,问陈主任有交流到素波的兴趣没有,“还是招商办副主任,可以兼职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。”

省会城市的招商办副主任,自然比凤凰的要强那么一点半点,至于高新区管委会的副主任,那就更厉害了。

现在素波的高新区是正县级,不过是副地级待遇,据说升为实打实的副地级也是早晚的事儿,陈某人做了副主任的话,迟早一个正处的帽子跑不了。

更别说管委会里的钱,比招商办不知道多出多少来,虽然花的时候,审核比招商办严格得多,但数量上的优势实在太大了。

何铁英所表现出的诚意,不可谓不足,当然,是个人就知道,这样的筹码,他这个市政府办公厅秘书长是没资格提出来的。

何秘书长本人不过仅仅是个正处,而省内干部交流,那是要过省委组织部的,他只是一个说客而已。

说实话,陈太忠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心动了,不过,现在他在凤凰牵挂的人和事,实在是太多了,无法舍弃。

是的,无法舍弃,真的无法舍弃,抛开他众多的女人和小弟以及产业,只说科委这一块,就不能让他没心没肺地甩手离开。

好不容易科委有点起色了,现在他要是拍拍屁股走人,接下来“三国大战”的惨烈,那是可想而知的,而他那么长时间的心血,就将毁于一旦。

哥们儿背负了那么多人的期待呢,再想到即将到手的六千万英镑的投资,他觉得越发地不能放弃了——好不容易讹点钱出来,这么走了,不甘心!

当然,他也不可能直接地拒绝了何铁英,只能笑着感谢何秘书长的厚爱,顺便说他要考虑一下,调动这么大的事儿,涉及到了个人前途,认真一点对待,总是没错的吧?

说实话,这个问题真的是很纠结的,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问了王浩波,也问了吴言,这二位都是同一个意思,希望他在凤凰再呆一段时间。

王浩波的理由是,陈处你现在实在太光芒四射了,我也希望你能到素波来,咱哥俩也好有个照应,可是以你二十岁的副处,党校的文凭还没拿到手,在地级市窝着,倒还没什么人注意,可是离了你的老家来省城的话,须得防别人使坏啊。

你来了,占了位子,就顶了别人的位子,省城可不比下面地市,手眼通天的人物不少呢,“太忠,你有蒙书记的关系,来素波还不是一句话?不过我觉得,你还是先韬光养晦一阵的好。”

吴言也是这个意思,不过她考虑的侧重点不同,“科委已经走上正轨了,就等着出成绩摘桃子呢——全国的地级市科委里,凤凰市算独一份儿了,你这么一走,岂不是便宜了别人?”

我要走了,这桃子十有八九熟不了呢,陈太忠听到这话,彻底地歇了这个心思,正琢磨着,说该怎么回何铁英的话呢,却冷不丁刘彬敲门进来通知。

那啥,你的工作完了,谢谢陈主任的配合,也感谢凤凰市政府对素波政府工作的高度支持,那个……你可以回去啦。

咦?陈太忠一听,心里这个纳闷就不用说了,这伯明翰代表团的还没走呢,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?

“陈主任,房卡给我吧?”见他发愣,刘彬笑眯眯地伸出了手,只是,那笑容里的冷漠疏离感,是个人感觉得到。

好像我多稀罕似的!陈太忠不动声色地递还房卡,转身就走了出去,等他跟尼克一联系,才知道,自己的存在,确实碍了某些单位的事,挡了某些人的道儿。

自打凤凰的招商引资考察团去过伯明翰之后,由于甯家帮着宣传了一下,有不少海外的华人,尤其是欧洲这边的,就去伯明翰了解一下动态,甯家在海外的华人圈里,名声还是挺响的。

其时,凤凰的考察团已经离开了,不过,尼克有意交好陈太忠,他在议会和政府里也能插上几句话,自是要随口解释一二。

按说,尼克议员对中国是极其不感冒的,这名声甚至很有一些人知道,那么,他对天南凤凰的推崇,就显得相当的异数了。

于是,这次伯明翰市来同素波缔结友好城市一事,就被很多华侨看在了眼里,代表团前脚飞往中国,后脚华商们就来了——人在国外久了,初次回来,还是抱团点儿比较好。

按说,华商来就来吧,反正他们的第一站是素波,其次才能数得上凤凰,不过,这里面又有点讲究了。

这么说吧,来的这一波华商里,大部分是冲着甯家来的,毕竟,这个宣传是始于伯明翰,所以,很多人来了,先问的就是凤凰离素波有多远之类的。

更有甚者,直接就点甯瑞远的名了,“甯家老二在哪儿啊?听说他现在在大陆搞得风生水起,不过,是不是有点忘记这些叔叔啦?”

甯瑞远是长支长房长子,不过由于长房里折过长子,现在长支里他这一辈,大排名是老二。

这种情况,由不得素波的人不多想,想来想去,这个姓陈的家伙,还是回凤凰比较稳妥一点,免得原本属于素波的投资长上翅膀飞到凤凰去。

可是陈太忠一听这话,就大不爽了,尤其是何铁英透露出来“交流”的信息才一天,自己这边还没个回话呢,这就要撵人走了,这不是顺昌逆亡吗?你当是在封建社会呢?

当然,他也知道,素波的招揽之意,自己这边没有当下接受,未免会让某些人心里不快,不过,这么大的事情,无论搁给谁,考虑几天也是正常的吧?

再加上尼克还在说,什么素波的人追得他挺紧的,又暗示天南省除了素波纺织厂,就没什么上规模的纺织品加工企业了——这不是赤裸裸地在抽陈某人的后脚吗?

陈太忠有点生气了。

遗憾的是,他能做的只有生气,他没什么可以用来反击的利器,这真是一件令人郁闷的事情。

不过陈某人可不是个爱吃亏的性子,在凤凰夹着尾巴做人就已经很郁闷了,来素波还这样,那岂不是越活越回去了?

他没有给何铁英打电话求证,没必要,太没必要了,他只是给章尧东打了一个电话,把自己在这边的遭遇,如实地反应了一下,最后的用意不过就是……通知我来,是素波市通知的,现在他们这么做,是不是有点那啥啊?

他之所以给章尧东而不是给段卫华打电话,那显然是因为章书记对素波,从来都有点不服气的意思,是的,他不想就这么回去。

果不其然,他还真找对人了,章尧东虽然当下没说什么,不过在隔了一段时间之后,主动将电话打了回来。

“这也太欺负人了,咱们不过是帮素波一个忙而已,他们倒好,跟防贼一样防着,真是没意思,”显然,在这一段时间里,章书记了解到了一点什么。

所以他有点生气,“小陈,实在不行,回来吧,当然,有人愿意往凤凰投资的话,那你……嗯嗯,注意一下工作方式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这有什么难明白的?章书记不过就是说,能拉的投资,咱们拉回来,只是不能大张旗鼓地拉就是了,无论如何,素波那是省会,该留的面子,还是留一点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