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21章 悲伤之夜

想到那被叫做什么牛首、狗头之类的水龙头,原本不过值个千把块的玩意儿,被相关人等花了大价钱买回来,陈太忠心里,肯定是有点不平衡的。

要知道,那是被人硬生生地抢去的呢,几圈下来就莫名其妙地被洗白了,就成了当初抢你一道,现在再抢你一道了。

偏偏地,人家还有自己的一套歪理,一套规则,真的是想起来就让人生气。

所以说西方人标榜的民主和公正,也就是那么回事,扯淡得很,想到这个,陈主任看看尼克,笑着发问了,“尼克,我记得你在伯明翰,有自己的地下势力?”

“哦,我已经改邪归正了,”尼克脸一绷,神情煞是肃穆,“你知道,现在我对吸毒都不是很有瘾了,人要是有了目标,那就可以变得崇高起来。”

“哦,不吸毒了?那真的太遗憾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还以为,你一定会喜欢我送你的那两块礼物呢。”

“偶尔……偶尔还吸,你知道,搞政治是很容易让人精神紧张的,”尼克一听,人家要借机收回那两块海洛因不给了,登时就着急了,笑着解释。

“偶尔放纵一下,也是会对身心有好处的,吸大麻的名人比比皆是,我不过……不过就是比他们走得略微靠前了一点嘛,那又有什么?”

“好吧,我不想听你的解释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随即盯着他,一副极其认真的表情,“不过你不能否认,你跟那些地下势力,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吧?”

“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你这副神情,我觉得有点危险,”尼克笑着点点头,他并不是蠢蛋,事实证明,他的反应还是很敏锐的,“好吧,就算是你说的这样,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?我的朋友?”

“听说过‘香榭丽舍的悲伤之夜’吗?”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,那次他的巴黎购物实在太野蛮了一点,所以那一晚得了这么个名声。

“是你干的?”尼克的眼睛,登时张得老大,这件事情在欧洲是如此地著名,尤其带给上流社会的震惊,实在是太深刻了。

想想就能知道,一年一度最重要的节日前夕,“购物天堂”的巴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那是何等震撼人心的事情。

“不是我干的,”陈太忠很决绝地否认,心说你们能标榜公正,这做了婊子还立牌坊的事情,哥们儿也能做啊,他笑着摇摇头,“我只是通过某些渠道,获得了部分赃物,你知道,这涉及到国家机密,我没有权力向你解释事情的详细经过。”

“呃……那么好吧,我也相信,不是你干的,呵呵,”尼克笑着点点头,不过他看向陈太忠的眼中,还是不免夹杂了些许的狐疑,“你到底想说些什么?”

“抵押啊,我从来没发现,你怎么这么笨呢?”陈太忠看着他,笑着一摊双手,“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了吧?利用你掌握的地下渠道,把这些东西抵押进去,我只有一个要求,你不许透露物主是谁。”

“你不相信政府担保,那么,我用珠宝担保抵押,总不是问题吧?难道我说得不够清楚吗?”

“悲伤之夜的失物……”尼克沉吟了好半天,还是颓然地摇摇头,“不行啊,这里牵扯的巨头太多了,我的压力会很大的。”

“哦,那么好吧,我去找别人好了,”陈太忠心说,这个钱你不挣,照样有人挣。

以前他没想过拿珠宝大做文章,那是因为有心理障碍,总觉得这是贼赃,拿出去的话,不但容易引起事端,而且也总觉得这面子上下不来,想我堂堂的罗天上仙,做事儿不能这么跌份儿吧?

可是,他今天想起了那几个水龙头的状况,心里那份歉疚,登时就被抛到脑后了,哥们儿只是按着你们的习惯走,这么一来,大家总不能说我什么了吧?

你要找别人?尼克听到这话,登时又是一愣,心说这家伙手里居然有这种货,消息一旦传出去,绝对是欧美几大豪门大力追查的对象,尤其是那些做出了巨额赔偿的保险公司,更是决不会放过此人!

尼克对保险公司的认识,比一般人深刻很多,他非常清楚,得罪了英国女王或者首相,问题不会很大,得罪了法国甚至美国的总统,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,但是得罪了保险公司——那后果还真的不堪设想!

小事上,保险公司的威力,或者体现不出来——毕竟,良好的形象是保险公司所追求的目标,可是在大事上,在保险公司做出了巨额赔付的大事上,一旦沾手,注定是会生不如死。

我会不会被灭口呢?这是他下一刻考虑到的问题,陈太忠既然将这种私密的事情都说了出来,显然,他若是不答应的话,被自杀的可能性很大。

我就知道,跟这家伙在一起,准没有好事!尼克心里,不无愤懑地嚷嚷着。

不过,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,下一刻,他的思路开始了转折,经手黑货的话,其间的利益,尼克也非常地清楚,这世界上,总有那么一些利益,是值得人冒着掉头的风险去干的。

比如说贩毒、军火……而眼下这一桩买卖,也是如此,其间能产生的利益,真的令人咋舌,最关键的是,尼克知道,这玩意儿的风险,其实比贩毒小多了——不过就是要注意遵守规则而已。

“人为财死、鸟为食亡”是中国的谚语,不过,类似的俗语,在英国也不少,踯躅半天,他终于拿定了主意,“你能把细节说一说吗?”

“这个……我做不了主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先做出了这种回答,现在的他,已经习惯了自贬身份,倒也没觉得是如何尴尬的事情,“我要跟人商量一下……我们是很民主的。”

你们民主不民主,关我鸟事,那是干预你们国家政治的借口而已!尼克心里恨恨地腹诽一句,却是因此越发地坐实了对陈太忠身份的猜测,不过,他的脸上却是恰到好处的笑容。

“呵呵,那我敬候佳音……不过,先跟你打个招呼,赃物的话,最高的抵押价格就是市场价的两成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
“嗯,我会把你的话带到的,”陈太忠沉着脸点点头,也不置可否,事实上他只是找个借口,盘点一下须弥戒内珠宝的标价而已。

他以前一直没注意这些玩意儿,甚至,唐亦萱那个须弥戒里,没准珠宝比他这里的还值钱得多呢,谁要他以前不注意呢。

接下来一下午的时间,陈太忠就是拿个计算器,坐在房间里不住地加减了,还好,珠宝虽多,顶级的却是有限的,品级不够的,直接忽视就完了。

他粗粗地算了算,再把法郎换算成英镑,大致有了一个差不多的数额,约莫就是二十多亿英镑的珠宝——算起来他席卷的数百家商店及其仓库,这点数字,真的不值得一提,虽然仅仅是珠宝。

而且,这还只是珠宝首饰,更而且,唐亦萱拿走的,还不算在其中!

总之就是二十多亿,他又花了约莫两个小时,才挑拣出了他认为便于抵押的货色,太高端的不好,太低端的又浪费时间,约莫就是三亿英镑左右的珠宝。

一千多件不到两千件,平均下来,一件也不过十五万左右,正是合适高端群体消化的内容。

等到他走出房间的时候,才发现代表团尚未归来,下午是素波市政府在同伯明翰代表团的敲定各种合作交流事宜,虽然大部分内容在电话、传真和电邮中已经谈得差不多了,但是敲定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不过,说是去倒时差的尼克倒是醒了,正无所事事地满大厅溜达呢,还有两个市政府的秘书之类的人,在他身边说说笑笑的——宾至如归的感觉,大抵就是这样了。

只是尼克看起来,没什么心思聊,有一句没一句的,目光也比较茫然,直到见到了陈太忠,眼中才放出些许的光芒来,“哈,陈处,你醒了?”

“你还是叫我陈太忠吧,”陈太忠有点接受不了他的新称呼,怪声怪气的听起来像“蟾蜍”,“怎么,没出去转转?”

“在等你给我找的导游,”尼克笑一下,来了精神,“呵呵,不过说实话,倒时差真的是一件苦差事,还好我没有去日本,否则会感觉自己像是半夜里爬出来的吸血鬼了。”

那两位看得有点瞠目结舌,我们还以为这英国人不会笑呢,敢情,人家这笑容也是分人呢,也不知道这凤凰的陈主任,是怎么笼络住这个英国议员的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