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20章 都在变化

对刘彬屡次三番的提醒,陈太忠真的有点烦了,他能理解小刘所考虑的东西,可是却又不合适说破——我们凤凰,其实不稀罕这点东西,你安生一会儿好不好?

最关键的是,他非常清楚尼克的目的,所以眼下他只能笑嘻嘻地听着对方白活,却是绝对不会去试图改变其思路。

尼克虽然顽固,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改变其思路不难,但是可想而知,那厮绝对会顺水推舟地提出某些要求,这才是他头疼的,那玩意儿只剩下六块半了啊。

等到听刘彬提出素波纺织厂的时候,陈太忠实在忍无可忍了,侧头看他一眼,压低声音嘀咕一句。

“刘彬,你说的我都知道,反正凤凰纺织厂已经倒闭了,你稍微沉住点气好不好?还没开始谈判,让这家伙听到咱们的底牌,总是不太好吧?”

刘彬这才想到,其实人家尼克议员还是学过中文的,虽然说得一塌糊涂,但是,谁能担保对方不会像他一样——能听不能说呢?

不过,陈太忠话里的怨气,他也感受到了,“凤凰纺织厂已经倒闭了”,这种口气,傻瓜才听不出来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陈处跟别人打交道的能力,真的挺棒的,我要是能有您这能力就好了。”

你拿两百块海洛因出来,我马上能让你跟他的关系,变得和我一样好!陈太忠看他一眼,没再说什么,而是转头跟尼克白活了起来。

饭毕,范省长和朱市长相继离去,算是留给英国客人午休的时间,不过尼克却是以“不适应时差”为由,拉着陈太忠去喝咖啡。

这就是私人交情了,刘彬再不甘心,也无法在一边陪着了。

“那个玩意儿不多了,”尼克倒是不见外,两人在咖啡屋一落座,他就低声嘀咕上了,“陈,我还想再得到一些。”

“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上次我也是偶然得到了一些,现在没有了。”

“真的没有了吗?我可以花十二万来买,你知道,我说话一向算话,”尼克微笑地看着他,“先来五十块好了。”

“没有了,我说话也算话,”陈太忠直勾勾地看着他,目光虽然恬淡,却是不容商量的味道,“我想,在言行一致的这方面,白种人在黄种人面前,不应该有任何的优越感。”

“你好像是个比我还要激进的民族主义者,呵呵,”尼克不以为意地笑笑,表现得倒是挺奇怪的,“好吧,看起来我们都有强烈的自豪感。”

凭你也配跟我比?陈太忠心中冷笑,没打算接这个话题,好半天之后,见尼克也没有说话的意思,才叹一口气,“可以考虑送你两块,最后的存货了,这是为了感谢你的帮忙。”

“两块,”尼克苦笑一声,脸上的表情煞是怪异,“最后的……按我的理解,你以后都不打算沾手了这玩意儿了吗?”

“这个谁知道呢?没人能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,你不能,我也不能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已经告诉你了,上次的事情,其实就是个意外,我不得不承认,这种小概率事件,其实很少发生的。”

“你也许会因此失去我的友谊,”尼克直勾勾地盯着他看,目光有一点无情,“来了中国我才知道,其实你们很介意我们的,难道不是吗?”

“这个……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威胁我吗?”陈太忠的语气,登时生硬了些许。

与此同时,他的眼睛却是转向了窗外,手里的咖啡勺缓缓地搅动着咖啡,“我本来是打算感谢你的友谊的。”

“好吧,我只是开个玩笑,”尼克笑了起来,笑得很轻松,“真的,只是个玩笑,陈,我打算竞选议长了,所以这种买卖,下一步对我来说也许会带来麻烦……看来这真的是上帝的意思。”

敢情,尼克同学也想上进了,这次来见陈太忠,心情自然难免纠结一点,既想着能弄点货回去赚钱,又有点犹豫……这买卖做下去的话,一旦传出去,是不是不太好啊?

他原本就不是一个长于自律的家伙,要不然也不至于私生活那么不检点了,陈太忠这话,就算帮他拿定了主意——他就算想卖,也找不到货源了。

当然,更重要的是,这个买卖停止交易,还必须是陈太忠主动提出来才好,若是他主动提出来,中国陈恼怒之下做点什么出来,不管是对公众曝光,还是对他私人进行报复,那都会是很不幸的事情。

所以说,眼下陈太忠的直言,倒是他最期待的结果。

“你对上帝的敬意,我表示怀疑,虽然我认为那个家伙并不值得尊重,”陈太忠一听是这个结果,也有些瞠目,不过,不管怎么说,这对他也是一件好事,他笑着点点头,“好吧,说句正经的,我希望你能如愿以偿。”

说句实话,他还真的没想到尼克居然有这样的打算,原本他还想着,这家伙要是不满意,哥们儿也不介意翻脸收拾一下,这倒是歪打正着了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此人劣迹斑斑的,居然想当议长了,可见老话说得好,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,只是……如此道德缺失之辈的上台,就算是民主的结果吗?

“我也这么希望,”尼克不知道这厮在腹诽自己,脸上的笑意越发地浓烈了起来,其实他足可以称得上美男子,现在的笑容让他的面庞显得有一点妖异的英俊,“我一定会比别人做得更好。”

“我想没准你会考虑让吸毒合法化,”陈太忠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棒子,以打醒他的白日梦,“好了,现在让我们说一说,接下来还有什么可以合作的?”

“其实我对这个……一窍不通,”尼克笑嘻嘻地摇头,“说句实话,这次来,还想求你帮我处理一点事情,在可能的时候。”

尼克想上进,这是好事儿,不过显然他的竞争对手不会很高兴,而那几位的势力和口碑,比他也只强不弱,他想麻烦陈太忠一下——你手底下的人,能不能在合适的时候,帮点小忙什么的?

没错,某议员一直认为,陈某人是为某个机构或者组织服务的,只是他不敢让陈太忠帮大忙,以免贻人口实,做个傀儡议长显然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。

“嗯,这个好说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说哥们儿阴人的点子那可是多着呢,随便指点你两个,就足矣了,“说点招商引资的事儿吧,成不成?”

“资金我能帮你找一点,亚洲金融危机……这个你也知道,英国也受了一点牵连,现在投资中国是个不错的选择,”尼克笑着点点头。

“至于说搞实业什么的,我再想想办法吧,实在不行介绍一些法国和德国的朋友给你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嗯,我现在最想要的,还真的是资金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直接拆借过来吧,我搞了一个基金,要长期借贷关系,短期的……我没兴趣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五千万够不够?”尼克笑着点点头,“我认识几个上议院的家伙,可以从他们的经理人那里搞点钱出来。”

“不过呢,首要的是保证资金安全,至于收益,那就看情况了,你也知道,上议院那帮贵族老爷们,很多人投资都比较保守。”

“政府财政担保,怎么样?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心说你小子该放心了吧?

“呃……”尼克犹豫一下,终于硬着头皮发话了,“我说,还有别的什么方式吗?这个贵国政府……我刚才都说了,上议院那帮家伙,很多都是老顽固。”

你这骂人骂得挺隐晦的啊,陈太忠有点不爽了,不过意识形态这个东西,一旦计较起来,那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明白的了。

而且,就算说明白了,人家也得接受不是?陈某人琢磨一下,哥们儿好歹是在帮素波协调友好城市的关系呢,太不利于团结的话,就不要说了吧?

可是这么憋着,也不是他的性格,而且那五千万英镑,听起来真的很吸引人的啊,能换个什么东西来抵押呢?

陈太忠的脑子,在类似的时候是非常好用的,下一刻,他就隐约想起了七百多年前的往事,那是他上一世经历过的事儿了——好像有好几个被外国抢走的水龙头,后来被中国人花好几千万买回来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