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19章 不断的提醒

今天是阴天,不过代表团的专机还是准点抵达了,遗憾的是,陈太忠虽是尼克议员指定想见到的人,可现场的省部级和厅级领导实在太多了,根本轮不到他这个副处凑过去。

接下来,就是一系列的仪式,英国人客人穿过花的海洋,手臂组成的树林还有活泼可爱的少年们的歌舞声,终于坐上车,庞大的车队,一路警报驶向天南宾馆。

尼克眼尖,在即将上车的时候,看到了陈太忠,趁着那乱哄哄的闹腾劲儿,径直走了过来。

原本他是张开了双臂,看那样子是想给陈太忠一个拥抱的,不过,看到陈某人只是伸出了右手,那也只得入乡随俗了,干笑一声伸出手来,“呵呵,陈,很高兴再次见到你。”

“你扰乱秩序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伸手与他相握,“不过我真的没想到,你居然会把我时不时地挂在嘴边。”

“秩序的存在,本来就是为了扰乱用的,”尼克不介意他话里的刺儿,“而且,英国人并不全都是绅士,比如说,我就是阿斯顿维拉队的球迷,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在伯明翰同阿森纳的比赛时,向阿森纳队扔臭鸡蛋。”

阿斯顿维拉队和伯明翰队,同处在伯明翰市。

“其实你想扔的是手榴弹,我知道,”陈太忠笑着耸耸肩膀,“好了,车队要开了,你不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吗?”

“我坐你的车好了,”尼克笑吟吟地拍拍他的肩膀,“希望你不要告诉我,你的车不能加入礼宾车队吧?”

汗,陈太忠真的有点汗颜,他的林肯车,一开始还真的加不进车队里,总算是他这辆车卖相不算太差,又有省委的通行证,他托刘彬争取了一下,市里考虑着此人跟伯明翰的某议员交好,才破例同意了。

而眼下尼克的要求,证明了市政府在这件事上,做的决定很英明。

不过,在别人的眼里,这辆林肯车就很扎眼了,车队拉着警报,穿行在素波的大街小巷的时候,不少人很奇怪地发问了,“有部队的车也算了,怎么还有凤凰的车啊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尼克不是一个人上林肯车的,另外还有一个鹰钩鼻、眼窝奇深的男人,也上了这辆车,很久之后,陈太忠才知道,这个同尼克关系很好、叫布莱克的家伙,习惯在英国媒体上发布一些丑化中国的文章。

此时的布莱克,手里就拿个相机,不停地拍着素波市的大街小巷,陈太忠注意到了,这家伙最喜欢拍的,就是各个街道口被交通管制了的、拥堵的人群。

这家伙算是什么爱好啊?陈主任心里有点不满了,斜眼看一眼被逼到副驾驶位置上的尼克,“我说尼克,你不能劝他拍拍高楼或者路边树什么的吗?”

尼克耸耸肩膀,心说人家就是要拍你们丑陋的一面呢,不过这话,他是没勇气当着陈太忠说,没错,眼下他算是贵客,不过等到半夜被人摸进门的话,那就装孙子都来不及了。

谁想布莱克倒是听到了这话,笑着回答了,“这个不着急,回头有的是时间,我只是喜欢挖掘一些细节而已。”

“那你现在挖掘的,是什么呢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了。

“就我的感觉,专制也是有专制的好处的,哈哈,”布莱克大笑着,鹰钩鼻也显得越发地扎眼了,“看着这些被禁止了通行的人,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帝王一样的享受。”

尼克一听也笑了起来,“没错,这种感觉,实在是太美妙了,在西方国家,哪里感受得到?连G7峰会,都回回有人闹事。”

可见,同一桩事情,换个角度来看,就能得出不同的结论,批判专制的是某些人,但是轮到他们享受时,则又不同了。

陈太忠可见不惯他们这副样子,心说你们享受礼遇就享受吧,话还这么多,也不知道段卫华去曼彻斯特的时候,有没有这种待遇?

不过,见不惯也不能毒打他俩一顿不是?他郁闷地撇撇嘴:这厮要敢再这么语出轻佻的话,少不得要找个机会,好好地收拾丫一顿了。

机场离天南宾馆不近,足有四十公里,可是大部分道路路况极好,又有交通管制,一路畅通无阻,所以用了二十来分钟,就顺利抵达了天南宾馆。

宾馆也是张灯结彩、大红横幅高挂、彩球飘飘、鲜花繁茂……似此种种热闹,倒也不必多言。

飞机从北京起飞,到天南不过两个多小时,到宾馆一通忙乱之后,就接近中午了,去北京接人的,是素波常务副市长,人到宾馆,第一场宴会,陪客却是范晓军和朱秉松。

尼克是随行的议员,不受政府的约束,事实上,他对素波也没多大兴趣,所以众目睽睽之下,扯了陈太忠坐到小餐厅的一角,这举动让素波市一干人等颇为惊讶。

反正,一个是特立独行的英国议员,另一个却是胆大包天的罗天上仙,都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,对此倒也没什么不适。

刘彬见状,也跟着陪坐了过来,如此一来,那些不明就里的人才搞明白,敢情那个高大的年轻人,就是从凤凰来的陈主任,看起来……果真跟英国友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啊。

可是,尼克对刘彬坐下来,微微有些意见,他原本就是狂悖之人,眼里除了陈太忠再无他人,不过眼下既然陈某人没反对,他倒也只能咬牙受着。

“这次邀请市长来,我可是费了不少心血的哦,”最终,他决定无视此人,“太忠,你可是欠我一份人情了。”

刘彬也是大学毕业,英语过了四级的,虽然基本上说的能力都还给老师了,可是在秘书三处呆得久了,听的能力还是保存下来了一些,闻言登时就是一惊。

陈太忠却是知道,这家伙估计又惦记着海洛因呢,想借着这个人情,让自己心里有所不安,继而有所表示。

可是,对着尼克,他怎么又可能有“不安”这种情绪?少不得笑一声,“哦,那太感谢了,作为回报,我会在你游览素波的时候,介绍一个称职的向导给你。”

“其实,我更想去你所在的城市,凤凰市看一看,不死的芬尼克斯……呵呵,这是一个美丽的神话,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

尼克这话就是说了:我缠定你了,给你办成了这么多的事情,你小子怎么也该意思一下的吧?

“那我代表凤凰市欢迎你,”陈太忠笑吟吟点点头,却是没注意到,身边的刘彬脸色已经有点变了,“陈处,先请他在素波玩一玩吧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那是肯定了,不过,他要非去凤凰的话,我也没辙,这家伙很倔。”

“我会中文,”尼克不满意地用汉语大声嚷嚷一句,却是说得怪腔怪调的,“不过,你们能说得慢一点吗?”

遗憾的是,他这话重复了三遍,陈太忠和刘彬才彻底地听明白了,这个时候,小餐厅里的目光再次集中了过来。

倒是同来的英国客人已经见怪不怪了,一起来的,谁不知道尼克这个异类?就算丫做出更离谱的事情,也没人会觉得意外。

刘彬知道,朱秉松对伯明翰代表团很重视,而且对招商引资的期望值也很高,若不是凤凰市在去年年底才去过伯明翰招商,朱市长甚至有兴趣在近期再组织一个招商团去伯明翰走一趟——友好城市了嘛。

所以,刘彬不能容忍尼克对凤凰的青睐,不过他也知道,在陈太忠面前,自己只有建议权,而且还得客套一点,不管怎么说,级别的差距在那里摆着呢。

没错,他是素波市政府的,可以不理会凤凰市的副处,可是眼下他的任务是陪好陈太忠,而不是挑衅陈主任,这个关节,须拎得清才好。

所以,他能做的,就是婉转的提醒而已。

遗憾的是,尼克的中文实在糟糕得可以,根本听不懂刘彬在说什么,而陈太忠也不可能向他解释素波的担心,所以,他还在源源不断地向陈太忠释放自己的诚意。

可是他这诚意,多半还是冲着陈太忠个人和凤凰市的,当他说起,自己还跟服装业几个“关系不错的家伙”联系了一下,说服了对方在中国大陆设厂,做贴牌代工的时候,刘彬真的有点坐不住了。

“陈科,素波纺织厂,都到破产的边缘了啊,”他禁不住出声提醒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