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18章 接待准备

蒙勤勤将这件好事告诉陈太忠的时候,他正在天南宾馆里闲逛呢,何铁英秘书长直接将他安置到了这里,正好,未来伯明翰代表团下榻的地方,也在此处,招呼起来倒是方便。

现在,整个天南宾馆都在忙忙碌碌地收拾着,只有陈某人,跟着接待组的成员,无所事事地在溜达,没什么人在意这个凤凰来的年轻人,虽然大家都知道,这人是跟伯明翰代表团里某个成员走得比较近的。

这让最近习惯了作为别人焦点的陈主任感到了些许的不适,这一刻,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当年初到凤凰招商办一样,基本上是个透明人。

被边缘化的感觉并不好受,人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,但是没人愿意用心去对待。

有个四十多岁瘦高的家伙,似乎想到了什么,走到陈太忠面前,笑嘻嘻地发问了,“小陈,你看前厅这个布置,是不是比较符合英国的习惯?”

陈太忠知道,这厮是天南宾馆的老总,还兼着接待组的副组长,不过他看着此人的笑容有点不顺眼,又受了半天的冷遇,自是不肯认真地回答。

“其实不用考虑他们想要什么,表现出自己的特色就行了,”他很无所谓地回答,其实,这也不算敷衍之词,想他在英国就用筷子吃西餐,自是不会在乎这些俗套。

迎合客人的审美观点,没的倒是自降了身价,这世界上这么多国家这么多民族,哪里可能有一成不变的接待方式?迎合客人不要紧,但是丢掉自己的特色——那人家在素波,跟在英国有什么区别?

“嗯,这倒是个主意,”副组长笑嘻嘻点头,转身而去,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,“你再多看看,多提意见啊。”

其实他原意也不过就是随便问问,这是朱市长调过来帮忙的,稍微关注一下,体现出礼节来就行了,一个凤凰来的家伙,比见识的话,副组长还真不放在眼里,我可是专业搞酒店的,住过的五星级酒店,比你见过的还多呢。

正在无聊的时候,陈太忠接了蒙勤勤的电话,心里少不得欣喜一下,旋即低声发问了,“呵呵,这可是谢谢你了,建行还有没有关系?”

“你先把中行的做好吧,”蒙勤勤哼一声,“花一两个月,完善一下你的东西,装了之后再说别家的吧,最好弄得卖相好一点,别让我丢人啊。”

“这个你放心,我现在就打电话通知他们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挂断了电话,挂机之际,那边隐约地传出,“你送给我的礼物是什……”

不过很遗憾,电话已经挂了。

梁志刚一听,陈主任已经搞定了素波中行的十台柜员机,登时高兴得笑了起来,“李健去跟工行的人交涉去了,人家说要上报市行,不过听说,问题也不是很大。”

“嗯,那先装凤凰工行,有什么情况,好及时反馈和处理,”蒙勤勤不想丢人,陈太忠更不想被人笑话,“素波这边可以等一等,好不容易打进省城呢,要慎重。”

“呵呵,没问题,”梁志刚在那边笑得很开心,不管怎么说,十台保护罩,足以回本了,科委的这么多项目中,他的火炬计划资金最先出彩,怎么不让他欣喜万分?“我已经跟电子部七六八所商量好了,请他们代工。”

电子部七六八所位于凤凰市高新区边上,现在也算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境况,日子过得比较紧巴,不过里面还是有很多技术人才,也有相当程度的电子产品加工能力。

梁主任在凤凰的人面儿还是不错的,他这儿要找代加工厂家,正好那边业务三室的主任跟他是同学,那主任背负了“自筹百分之五十的工资”的重担,一听梁志刚这边有活,马上就恶狠狠地扑了过来。

相对而言,七六八所的收费,比其他私人小厂的要高一点,比那些手工作坊更贵了,不过胜在质量可靠。

毕竟,人家的员工素质和高端设备在那儿放着呢,这还相当于是三室的半私活,要是真的对上七六八所所部,那价钱还得涨。

“呵呵,这个不用跟我解释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“只要会上过了,我这儿没说的,对了,新的服务公司,负责人是谁啊?”

临走的时候他定下了,这个项目要服务公司来搞,虽然没上会,可是在场的人都没反对不是?应该不算一言堂吧?

“这个……还没定,”梁志刚的回答有点迟疑,“嗯,同志们的意见,分歧比较大,还是等陈主任你回来再说吧。”

其实,梁主任也想抓这个项目,毕竟是实打实的创收,赢利了的资金,花起来比那火炬计划的资金方便多了,不过这跟他主要分管的内容有冲突,不得不舍弃。

可是一说到这个,他还是难免些许怨怼之情,好歹是我找到的项目,还主持了研发,这个……别人劈手就抢了过去赚钱,真的好不平衡!

所以,他觉得在这个新服务公司的人事任免上,自己该争一争,不过,别的主任也有各自属意的人选,不得不暂时搁置了,“现在是文主任代管,李健协管”。

这种事情,还得陈主任拍板啊,这样大家也服气。

陈太忠一听这话,觉得倒也正常,其实除了那装修检测,文海现在主要负责的,就是科委的传统业务——传统业务约等于无事可做。

至于说装修检测,卖苦力的却是环保局的人,文主任也就是签签合同什么的,目前代管新的服务公司,倒是挺合适。

“让他先来素波把合同签了吧,以免迟则生变,”说实话,陈太忠是怕了那些变数了。

自打他来科委之后,虽然诸事顺遂,但是仔细分析起来,其实每件事的操作,都是磕磕绊绊的,很多时候,都让他禁不住生出“想办点实事儿咋这么难”的念头。

还好,陈某人终是有点手段的主儿,面对那些或难或易的沟沟坎坎,终是跌跌撞撞地冲过来了,眼下科委的大好局面,搁在半年前,估计大家都会以为在做梦。

所以,他对可能发生的一些变数,警惕心是越来越高,也省得自己没完没了地救火扑火,“中行的大行长答应了,不过这些事儿,实在不好说,白纸黑字了才比较保险。”

“文主任带队去检测装修了,”梁志刚的回答,颇有点惊天动地,“等他回来,我再跟他说吧,让他尽快地往素波赶。”

横山的房子分下来了,不过估计最着急搬家的人,眼下也不可能装好房子,是的,科委的装修检测,第一个被检验的,居然是对公的——车管所的办公大楼。

车管所可是个牛单位呢,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心情很畅快,买卖开张了不说,对象还是这种单位,很有样板效果的嘛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,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,“陈处,到点儿了,该吃饭了,”来的这位,是素波市政府秘书三处的刘彬,三处分管招商引资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、交通、科技、农业和农村经济,他眼下的专职任务,就是招呼好陈太忠。

按说,从市长朱秉松到秘书长何铁英,对陈太忠都还是很重视的,甚至专门安排了人来沟通,可世间事往往就是这么回事,上面的或者是忙或者是囿于身份不合适接待,而下面的倒是不忙,可同样的因为囿于身份,不知道某些事情,这招呼得就未必勤快——朱秉松会跟下面人解释,说这伯明翰是凤凰市让给素波的吗?显然不会。

不过总算还好,小伙子刘彬也有眼色,最起码他知道,关照陈处是何秘书长亲口说的,殷勤劲儿倒也有一些,还时不时地想从陈太忠嘴里套点信息。

可是陈主任眼里,怎么会有这种人物?说说别的还行,要是说自己来素波的缘由,就只能说四个字“奉命而来”,绝口不提其他,这时间一长,刘彬也就有一点懈怠了。

反正,这次素波对伯明翰代表团是异常地重视,接机的时候,朱秉松甚至请动了常务副省长范晓军来撑门面,以表示对客人的尊重。

看着候机厅里两位笑吟吟侃侃而谈的省委常委,陈太忠觉得有点好笑:在场的能有几个人,知道这笑容背后,彼此的算计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