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17章 卖出去了

“哎呀,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了,”蒙勤勤被陈太忠这话气得哭笑不得,一不小心就说出了点带有歧义的句子,略一停顿之后,直接转变了话题,“这算是三无产品,是吧?”

“什么叫三无产品?你这话真难听!”

陈太忠一边反驳蒙勤勤,一边顺手就给自己套个光环上来,“这是凤凰科委新开发的产品,需要省里的支持嘛,这可是天南首创啊。”

“这东西其实用处不大,我注意过,”蒙勤勤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“能挡风挡雨,可是挡不了人为损坏——其实这才是柜员机损坏的大头,也不知道,怎么那么多人无聊啊?”

“不过,有总比没有强吧?”陈太忠承认,蒙勤勤说的是事实。

“其实,这就是那些分行变着法儿花钱呢,”私下里,秦科长还是敢说一说这种事的,“不过太忠啊,你拿着这三无产品过去,跟要赞助没啥区别啊。”

这话真的有点伤人,不过陈太忠也知道,难听归难听,正经倒是大实话,他笑一声,“我这有产品呢,怎么叫拉赞助?”

“反正银行的钱多得花不完,不买我的也要买别人的嘛,为什么不便宜了我?再说了,秦科长的面子,还不值几个柜员机?”

蒙勤勤沉吟一下,抬头盯着他看,“太忠你说实话,这东西……是不是凤凰科委自己开发出来的?”

她的话里,“自己”两个字咬得很重,显然,秦科长很介意原创和盗版的区别——起码在这件事上是这样的。

“我可以跟你发誓,绝对是我们自己搞的,这东西其实……难度不是很大,”陈太忠觉得有点受伤,你这不是小看我们吗?“很多技术都是成熟的,不过就是集成的时候,要考虑得多一点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没错!”他一边斩钉截铁地回答,一边拿出了一摞照片,“你看,这就是我们样机的照片,还不错吧?我说……你别笑啊,啧……再笑,再笑我可恼了啊。”

“我不笑……不笑!”蒙勤勤双手捂着胸口,身子不住地抖动着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“这个样机,看起来很有喜感……哈哈!”

“老土了吧?样机都是这样,”陈太忠见止不住她的笑声,也就懒得再徒劳地解释了,而是换了一副很不屑的腔调,“这又不是生产线上出来的,难看一点也很正常吧?”

其实,样机的模样,真的不算是太难看,梁志刚花了小五千块钱,弄出这么个东西。虽然有零部件更换的因素,但是,形象问题肯定也注意到了。

“看了这个照片,我倒是相信,这东西是你们开发出来的了,”蒙勤勤终于止住了笑声,一本正经地点点头—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,果然是不无道理。

“我帮你问问吧,”她犹豫一下,终于点点头,“我在市行有两个朋友,还有,我妈在人行和工行也有朋友,一起帮你问问。”

“这个市行……要是世界的世就好了,”听说尚彩霞居然能搞定柜员机最多的工行,陈太忠心里,不禁怦然心动。

“行啦,不过是……你这个多少钱啊?”直到此刻,蒙勤勤才想起来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可见,层次不同,考虑问题的重点,那绝对不会相同。

“市场价的话,五万一个,”陈太忠倒也不客气,心说哥们儿都背上赞助的名声了,多来一刀,不过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“哦,”蒙勤勤点点头,也没说什么,而是说起了别的话题,“听说……你评上十佳青年了?真的假的?”

“这个你还不清楚?”陈太忠一时大奇。

“这种事我懒得问我老爹的,他还得问别人,”蒙勤勤撇撇嘴,又拿起手边的报纸晃晃,“反正报纸上事先不会登的,等你们开完会了,我才能知道。”

“看文件嘛,”陈太忠也知道,这种事报纸上不会先登,很多事情都有个变数一说,官场里,变数尤其多,就像任命没有下达,相关人等都不会声张一样——谁知道下一刻,会不会出现一个手眼通天的家伙?

“好了,不说那些了,你有没有现场发言的任务?”蒙勤勤笑着摇摇头,“团省委的活动,肯定有青年代表发言的。”

“做梦吧你,我二十岁能做青年,已经不错了,”陈太忠翻翻眼皮,他当然知道,能发言的肯定比不发言的强,“能比得过四十岁的青年?做人要知足啊。”

“哈哈,我有发言,比你强啊,”蒙勤勤掩嘴轻笑。

“你也是十佳青年?”陈太忠傻不愣登地问了一句之后,才反应过来,可不是,人家省委书记的女儿,争这么一个名额,还不是轻而易举的?

“嗯,其实我不太看重虚名的,”他笑着点点头,心说你小子不许再得瑟了啊,到时候我也在会场,再得瑟我在你发言的时候丢个莫言术过去,让你再臭美。

“其实挺没劲儿的,青年代表可不是那么舒服的,”蒙勤勤无奈地撇撇眉毛,“起码有十来个兄弟行都打过招呼了,要我有空去做报告……唉,所以我推了,受不了。”

“好了,不跟你扯了,”陈太忠站起了身,“我去办公厅找何铁英报到,你忙你的吧。”

“啧,你这家伙……小气!”蒙勤勤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,“这都十一点半了,也不知道请我吃饭。”

“要不,你把你市行的朋友请出来,我请客?”陈太忠微笑地看着她。

“其实找他们没用,”蒙勤勤撇撇嘴,“还是找我们大行长顶用,你这性质有点那啥,不能按常规手续来走,估计你们科委连发票都没有吧?”

“谁说的?我们有其他服务业发票呢,套开几张零售业发票也不是问题,盖科委的财务章不就完了?”说到这儿,陈太忠才反应过来,眼睛一瞪,“我说,合着说了半天,你一直在拿我开涮啊?”

“哎呀,我都不知道谁在拿谁开涮,”蒙勤勤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,“陈主任,该上固定资产账的东西,你拿了其他服务业的发票来,求求你教教我,搁给你的话,你怎么下账?”

“你找大行长,说定了啊,”陈太忠其实不太明白这些财务术语,边说边向外走去,“你要帮了我,我送你个好东西!”

“好像谁稀罕你的东西,”蒙勤勤冲着他的背影嚷嚷了一句,声音不算很小,惊得四周的人纷纷侧目,那梳了马尾巴的牛小芳更是站起了身子,仔细看探着自家科头的眼色。

“看什么看?”蒙勤勤呵斥一声,谁想牛小芳笑吟吟地回答,“芬迪帅哥的好东西,很令人期待哦,秦科回头一定拿过来让我们看看。”

听到这话,蒙勤勤没由来地又想起了在陈太忠手上绽放的玫瑰,下一刻,她自嘲一般地摇摇头,拿起来电话拨号,口里以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着,“又不是我的,操那么多闲心……”

不过别说,她的能量,还真不是盖的,大约在下午四点多,大行长那边就传出消息了:可以考虑一下支援天南省本地的科技发展。

不过五万一台,这个价钱有点高了,每台让上……一两千怎么样?可以的话,先把素波的柜员机装了防护罩。

当然,大行长回答得这么痛快,还是请示了尚彩霞的缘故,凤凰科委手里有东西,不算是太赤裸裸的化缘,单个价格或许高了一点,但总价不过也就是区区的几十万,谁会在乎?

正经是借这么个机会,向蒙夫人打个招呼套套近乎才好,反正成本又不算太高——他只需要强调一下,那玩意儿目前还没商标和品牌,那就是一个人情不是?

不过行长大人也强调了:凤凰科委的技术力量很强,至于这个保护罩嘛,其实可以算到施工维护里去,有没有品牌无所谓的。

尚彩霞的回答也是中规中矩,滴水不漏,“凤凰科委是火炬计划的试点单位,不过,该讲的原则还是要讲的,我认为相同情况下适当照顾一下就行了。”

于是行长就知道了,这人情有点太小,卖得也没啥必要,不过,卖总比不卖强,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结果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