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15章 忙与闲的意义

听到陈太忠这么问,李凯琳也叹一口气“要是我妈不帮我哥找工作,也就没这事儿了,他们还说……我妈生活这么好,挣钱那么多,既然有能力,也该负一点责。”

“胡扯嘛,既然这样,他们要不出事儿,赚了钱会不会给你妈上交好处费啊?”陈太忠挺恼火的。

就事论事的话,他都不认为那个老板有责任,不过那厮的砖厂没手续,怕人将事情搞大,所以出点钱遮掩,倒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“行了太忠哥,凯琳她妈也是嫌闹得烦了,花点钱买个安生,”丁小宁接口了,她一直帮着李凯琳忙里忙外的,对细节再清楚不过了,“这种事情,也是没办法的。”

“哼,我垫的那五千,忠叔抽走三千,说是要感谢别人,也不见他们不给,”李凯琳说起这个就生气,“死人钱也挣,亏得还是乡亲呢。”

她嘴里的忠叔,就是死者家属从白凤乡找的能人,能说会道的,也算是能人,上次的记者元岭,和周无名的司机,都是他找来的。

那俩还敢收钱吗?陈太忠有点不太相信,不过,这件事已经过去了,他也无意再重提,以免扫了大家的“性致”。

遗憾的是,今天不仅李凯琳的性致降低了,丁小宁也记仇呢,“太忠哥你也太忙了一点吧?中午没空晚上也没空,我舅舅催了我好几道了。”

郑在富还没被扶正,不过,今天牛局已经让周主任停职了,然后亲口指定郑主任代理主持客运办相关事宜,这扶正就是早晚的事儿了。

尤其难得的是,孔老二也会凑趣,这边话头一放出来,顺达的司机们就挤到客运办,老老实实地办手续了,真的挺给郑在富面子。

顺达公司的态度转变之大,让客运办的人咋舌不已,于是就有小道消息说,这公司原本就是郑某人用来打击周主任的利器,眼下小周下了,老郑上了,那么也就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。

别说,这个“阴谋论”还挺有市场,因为用这来解释事情的发展,也挺符合逻辑的,倒是正应了那句话,“知道的不说,不知道的乱说。”

不管怎么说,各种小道消息既然在乱飞,足以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孔老二表示出来的诚意。

郑在富心里可是最清楚不过了,人家这是给陈主任面子呢,想着过年的时候,自己一家人还小看了陈太忠,这关说提拔的感激之情,再加上昔日的歉疚之意,他很迫切地希望,能向陈主任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。

可是郑主任也想得到,昨天晚上,牛局居然自己拽了沙发,坐在陈太忠和一个姓许的人面前,那么对他而言,请陈主任吃饭,最起码也得用俩字儿来形容——高攀。

既然有了这个认识,郑在富也只能求助于自己的外甥女儿了,求着她把陈太忠约出来坐坐。

丁小宁原本懒得答应,可是想一想,自打母亲过世后,真正照顾过自己的,也就这么一个舅舅,嘀咕了两句之后,还是悻悻地应承了下来。

那一刻,她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,你们郑家和李家小看我,接着小看我啊,我不用天生的甯家血缘关系,照样能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。

十八九岁,正是争强好胜的年纪,女孩儿也不例外。

不过,陈太忠的反应,让她有点感觉没面子——中午联系了,说是有事,晚上嘛,继续有事儿。

“我真的有事啊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“中午陪段卫华吃忆苦思甜饭,晚上又陪着牛冬生走上层路线,啧,都是推不开的嘛。”

“反正我觉得挺没面子的,”丁小宁的小孩脾气发作了,噘个嘴坐在那里。

“我都……我都懒得理你,”陈太忠只觉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,只觉得自己这委屈大了,索性就不说了,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忙啊?“跟你没共同语言。”

丁小宁的眼睛,登时就红了。

“好了,到了太忠这地步,不忙才该郁闷呢,”刘望男发话了,而且还是一枪就命中的那种,“小宁啊,你就不知道有多少老干部,因为闲得没事被气死了呢。”

“就是嘛,我都没打算照顾郑在富,还不是看在你面子上,把他扶正了?”陈太忠趁势借坡下驴,“牛冬生当时差点给我脸色呢,哼,也不见你领情。”

话说到这个地步,纵然一室中有三个大美女,可是陈某人先没了兴趣,想想自己的素波之行,还给胡芳芳添了点堵,原本也是想夸耀一下的,现在可真不想说了。

反正这里面也涉及到了命案,刘望男不知道更好,想到这里,陈太忠转身走出去了,打个哈欠,“好了,瞌睡了,我去小家睡了,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有事呢。”

谁想,睡到凌晨五点,陈太忠睡得正香,就觉得一具冰凉的胴体钻进了薄被,紧接着,就是一团火热包裹住了他的晨勃。

下一刻,陈太忠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匹烈马,有年轻的骑手在自己的身上忘情地驰骋着,不多时,有淋漓的汁液淌下,也是火热的。

这时候,他不能再睡了,闭着眼睛,伸手一摸对方的腋窝,“呃……小宁,早上好啊。”丁小宁有不刮腋毛的习惯,这一摸他就判断得出来。

“太忠哥,别生气了,好不好?”骑手一边驰骋着,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发话了,夹杂着延绵不绝的喘息声。

“啧,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?”陈太忠笑嘻嘻的回答,眼睛虽然是闭着的,上半身却抬了起来,忘情地轻吻着怀中女子上身赤裸细腻的肌肤。

“哎呀,不行了,”丁小宁长叹一口气,整个身子重重地坐了下来,软绵绵地挂在他的肩头,任那男性象征深深地刺入自己的命运深处。

歇了好一阵,她双足用力,站了起来,在陈太忠感觉下半截有点凉意的时候,她发话了,“凯琳,该你了。”

一个白花花的人影,在淡淡的晨曦中,畏畏缩缩地走了过来,竟然也是身无寸缕。

敢情,陈太忠赌气跑到小房间去睡,却害得三个女人唠叨了一整宿,就算是李凯琳正值贪睡的年纪,也整晚惴惴不已,绝无半点睡意,至于刘望男,那更不消说了,她本来就习惯上午睡觉的。

当凌晨六点钟整,钟声敲响时,陈太忠彻底地将自己的激情释放在丁小宁的体内的时候,他觉得有一点愧疚,“小宁,是我不好,不该对你们发火。”

这可是仙界绝无,人间仅有的现象,出名操蛋的陈某人,居然会向别人道歉。

遗憾的是,丁小宁却是没在意,她双手双脚紧紧地箍着陈太忠魁梧的身躯,胸腹间不住地痉挛着,四肢因用力而无法抑制地在抖动,鼻翼也在急促地翕动着,“要飞了……”

罕见名器“天命姹女”那漩涡一般巨大的吸力,委实让人销魂,那一刻,陈太忠简直有“从此君王不早朝”的欲望。

嗯,这一世情商练毕,定然要好好地享受一下人生,至于修仙……那再说好了。

总之,这个晚上,先期或者不算太美好,结局却是可以用美满来形容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陈太忠依旧忙碌,直到五月初,省里十佳青年的名单敲定,他都没有闲得下来。

不过,相对而言,这几天里,科委的进展倒是令人惊讶,第一个试验型产品开发了出来,却是梁志刚提出的那种“ATM机保护罩”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,这种保护罩,后来不多见了,但是在当时还是比较常见,这个东西对ATM的保护,还是很有效的。

梁主任还真是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惊人,所有人都没想到,成果最先是从他这里诞生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