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14章 阴谋的味道

听到陈太忠这话,刘小宝脸上笑得那个甜,简直就像开了花儿一样,“呵呵,咱们兄弟单位,陈主任不要见外嘛。”

说是这么说,刘主任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,前一阵各学校拿着科委子弟开刀,导致了一连串的意外发生,将教委折腾得鸡飞狗跳的。

不过,这个折腾,收获最大的还是教委,趁着各个学校没反应过来时候,教委大主任一声令下,统一组织了夏季福利的发放,虽然有点早,但也算是拿捏好了时机,算是第二个统一采购的单子下来了。

这次就有点像模像样了,最起码,买回来的茶叶、饮料、木耳什么的,堆在一起很是壮观,连钱自坚自己都嘀咕了一句,“我还真没想到,凤凰市这么多老师……”

倒是刘小宝比较点儿背,让警察局的调查了好几天,等风波平息之后,刘主任觉得,自己再也经不住这样的折腾了,那可是千夫所指啊。

为了平息科委的怨念,刘主任主动又组织了一次科教仪器采购的申报,这次的单子没上一次的大,不过总是聊胜于无吧,而且,科委这边还欠他的回扣没给呢。

李健待他,肯定是一如既往的热情,不过李主任的热情,通常都不太着边际,刘主任正说通过什么渠道找找陈主任呢,刚才听说陈太忠在办公室里待客,就拖着不肯走了。

直到见陈太忠出来,他才施施然冒头,等到陈主任嘴里说出“刘主任个人的事儿”的时候,刘小宝有泪流满面的冲动:老子总算修成正果了!

倒是李健在一边冷眼看得清楚,这下,教委再也不能在科委跟前跳腾了,科委在陈主任的领导下,果然是一天一个样子啊。

还没说了几句,梁志刚从二楼上冒出头了,“陈主任,刚才左行长提了一个不错的建议,各个银行现在上柜员机呢,那些对外的柜员机,为了防止风吹日晒,要加自动开合铁窗,这个利润空间很大,开发成本不大,加工难度也不高。”

“哦,先出个方案吧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能归到火炬计划里的话,梁主任你就着手搞好了,呵呵。”

总之,就是乱七八糟一大堆的事情,直到跟牛冬生吃完饭,陈太忠都没合适的机会给吴言打电话——这日子过得,那真叫了一个充实。

作陪的于满江副局长还提出,饭后要消遣呢,结果陈太忠和许纯良同时摇头,许公子的理由才叫笑人,“不好意思,我要连夜回素波,明天单位组织学习,不回不行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大家才反应过来,敢情人家许纯良,还是有公职在身的。

所以,陈太忠摸到临置楼的时候,还不到九点,正是天刚大黑的时候,吴言知道他要来,专门泡好了茶,陈某人进门的时候,刚好茶香四溢。

“哎呀,快点搬吧,”吴言冲着他抱怨一声,眼中却满是期待,“搬到宿舍楼就好了,找你也方便了。”

“先不说这个,”陈太忠心里有事,就不想谈这些儿女间的事情了,“你听说了郭宇的中关村街计划没有?我这儿遇到点麻烦事儿……”

现在的陈主任,对自己的一些判断能力已经有相当的信心了,他之所以问计于吴言,大抵还是由于吴书记是章尧东眼中的红人,应该知道一些内幕才对。

“这个事情,我听尧东书记说过,”果不其然,吴书记如是说,“不过,听起来他好像不是很热衷,反正啊……给我感觉怪怪的。”

“郭宇也真是敢搞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摇摇头,“上嘴皮一碰下嘴皮,就能拉动GDP增长多少,为了政绩,这是连脸都不要了吧?”

“谁知道郭宇怎么想的呢?肯定不会毫无原因,”吴言冷笑一声,略一沉吟她又提起了另一件事情,“最近段卫华和郭宇确实有点问题,郭市长做事,锐气太足,一点都不像以前主管工业时候的样子。”

“那么,章尧东比较支持他?”陈太忠觉得,这个搞平衡的机会,章书记不可能不把握住。

“支持?我倒是感觉,尧东书记跟他越走越远了,”吴言轻笑一声,“要不是为了牵制段卫华,估计会更糟糕。”

郭宇能上了常务,章尧东当时是大力支持的,不过短短的两个月,两人关系能变成这样,可见郭副市长也非常人。

“哦,只要你的尧东书记不开口跟我要钱,其他的我就不管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放下了心思,端起茶杯轻啜一口,“哈,还是明前的猴魁,挺不错的。”

“他不是跟你要过钱了吗?那个贾总,”吴言这话一出口,两人登时都是一愣,好半天,陈太忠才点点头,“敢情是这么回事……看来章尧东真不会再跟我要钱了。”

上次章尧东帮贾总说话,很给他一点云里雾里的感觉,到现在他才想明白,人家章书记开口,跟那些男男女女的事儿无关,而是埋着后手呢。

这次中关村街的款子,郭宇再向章尧东要求科委支持,章书记就有推辞的借口了——我堂堂的大书记,都张过一次嘴了,科委搞点钱,也挺不容易的嘛。

“有些事情,还真的挺莫名其妙的啊,”想到一些看似平凡的事情,身后往往藏着惊天动地味道,一时间,陈太忠有点感慨。

当然,更多的是气愤,“没道理的嘛,科委总共才多少钱啊?他郭宇捏着凤凰的财政,又能用政府担保的形式搞贷款,何必来难为我呢?”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呵呵,”吴言轻笑一声,“说起来也挺奇怪的,我听好多人说了,招商办的陈主任,搞钱的能力,在凤凰数一数二,从公从私都能搞到钱。”

“我这个……是不是该荣幸一下?”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,“这都是谁啊,没事乱嚼舌头根子。”

“谁要你风头太劲呢?不招人妒是庸才,”吴言笑一笑,不过这笑容有些艰涩,“还好你去的是科委,要是去的是交通局,怕是章书记都不会太容忍你了。”

她这话有点水份,章尧东不是“怕是”不容忍,而是就当着吴言说过——陈太忠这折腾劲儿,放到建委,不是死死地压住,那就只能陪他疯一把了。

当然,这话吴书记是不会说的,有点不和谐,她不希望这两个男人发生什么矛盾。

“省里的领导,谁跟章尧东打的招呼啊?”陈太忠又想起一个问题来。

“你连这个都知道?”吴言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瞥他一眼后,微微点头,“看来尧东书记和段卫华沟通过了,这个郭宇,这次可是玩儿大了哦。”

“你估计是谁支持的他呢?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死活想不出里面的味道,说不得只能虚心求教了。

向章尧东打招呼的是谁,吴言不知道,她倒是知道,范晓军是倾向于支持郭宇的,不过由于范省长是凤凰出来的,又身在素波,就算手里捏着天南的财政,也不合适站出来力挺。

“会是朱秉松?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他知道,最近朱秉松和范晓军有点那啥,可是再想一想,不至于吧?别人都合适跟章尧东打招呼,反倒是朱市长最不合适。

毕竟,素波和凤凰之间的竞争,还是比较激烈的,朱市长总是要避嫌的吧,他一打招呼,没准激起章尧东的不满了呢。

“算了,都是上面的事情,想那么多也没用,”吴言温言安慰他,“做好自己就行了,反正咱俩都能肯定,章书记是不会跟你张嘴了。”

“我总觉得,这事儿里,透着什么阴谋的味道,或许是第一次站队,有点激动吧?呵呵,”陈太忠手一滑,自上而下伸进了吴书记的睡衣领口。

“讨厌,先去洗手,”吴言一伸手,按住了那只大手,不让他动,“讲点卫生好不好……”

所谓仙人,都是具有“朝游北海暮宿苍梧”的神通的,陈大仙人也不例外,不过他是暮宿临置楼,梦醒阳光小区。

自打从素波回来,他还没有在阳光小区住过,而偏偏地,丁小宁已经将他回来的消息告诉那两位了,所以,一进屋,他就遭到了三个女人的埋怨。

还好,陈太忠现在转移话题的水平一时无两,直接问起了常寡妇那场官司,到最后是怎么处理的。

李凯琳一听这话,也没了继续纠缠他的兴趣,长叹一声,“出了六万,老板出了五万,我妈出了五千,我出了五千……”

这年头,人命还真的不值钱啊,陈太忠心里叹一口气,“你们娘儿俩为什么出钱啊?又不关你俩的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