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12章 中关村街

“我已经照顾了,”邱主任叹口气,伪作悻悻状,“算了,再加五十万……最多了啊,贾总,不能再加了。”

“可是,剩下四百五十万我去哪儿找啊?”贾总知道,陈太忠发话的话,事情也只能这样了,但是想想又不甘心,眼巴巴地望着陈太忠,“陈主任……”

“要不,我给你提供个拆借的路子?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着她,“利息不会很高,怎么样,有兴趣没有?”

这个建议,彻底地把贾总打败了,若是有三分奈何,谁会去想起借钱搞企业?而且显然,陈主任的钱也不是那么好借的。

“邱主任,再涨一涨吧?”她只能再转头求邱朝晖了,“我一开始,真没想到你们还要自筹资金,我的钱都压在货上呢,要不给你们一点抵押?”

这显然是不用想的,陈太忠刚想帮着邱主任回绝,手机再响,一见电话号码,他就转身走了出去,这个电话他不能不接的——是段卫华来的。

段市长的口气,倒是挺和蔼的,“小陈,要是没事的话,现在来一趟我的办公室。”

市长大人有请,那就是有事也得没事,陈太忠挂了电话,一看时间,得,十一点二十了,转头走进邱朝晖办公室,“唉,中午邱主任接待贾总吧,真是的,估计午饭又要身不由己了。”

“这都几点了啊?”邱主任看看墙上的石英钟,“要不吃了饭再办吧,人是铁饭是钢,太忠我不是说你,这工作啊……永远没有干得完的时候。”

“不能不去,”陈太忠悻悻地撇一下嘴,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去,贾总认识章尧东,那他自然不好说是谁喊自己,是的,他已经比较注意这些避讳了。

段卫华通过这种方式找陈太忠,自然是有一点说不出口的理由,否则大可以换个时间,要刘敏来通知他的。

素波市的招呼已经打过来了,说是伯明翰的代表团有成员提出,希望能在素波见到陈太忠,当然,陈某人不是省管干部,那也只能由两个城市相互沟通。

甚至,朱秉松都有将陈太忠“交流”到素波的意思,不过段卫华可是舍不得放,陈太忠年轻归年轻,一旦被交流出去,凤凰市有形无形的东西,就损失得太多了。

招商办一块,陈太忠跟很多投资商交好,尤其是甯家的工业园,那是凤凰市近年来少有的大项目;科委一块,现在也被这个年轻的高中生副主任搞得风生水起——这个难度才尤其地高,离了陈主任,没有人能将科委这么撑下去,这是段卫华和章尧东公认的。

至于说人脉资源,那就更不用说了,上从黄老到蒙艺,横从青旺的范如霜到陆海的支光明、英国的议员,这些了不得的人物,都跟他有接触。

仔细一盘点,段卫华才愕然地发现,自己以为已经很重视陈太忠了,但其实还是忽略了这个年轻人的能量。

关于交流的这个猜测,他都没跟任何人说,尤其是自己的干女儿杨倩倩,那更是说不得的,也省得陈某人知道之后,难免心红眼热——省城就是省城,说破大天来,也要强于凤凰市,机会多,层次高。

而且他相信,章尧东也不会放走这么一个人,与其自己嚷嚷出去,引发章书记的意见,还不如先这么闷着。

当然,这么一来,对陈太忠有点不太公平,可是凤凰市给他的不少了——二十岁的副处,对别人来说公平吗?

正经是低调两年,再说别的吧。

所以,关于临时去素波接待伯明翰的事儿,他也希望陈太忠自己拿主意——万一这家伙不想去,就再好不过了。

“看市里的意见吧,我服从组织的决定,”怎奈,那个青涩的小伙子,现在已经变得圆滑了些许,却是不肯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。

“随便说说嘛,当闲聊了,”这种招数,对段卫华可是不顶用,他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科委那儿,你现在离得开离不开?”

“哎呀,够呛,”陈太忠叹口气,摇摇头,心说还有吃拿卡要的问题要强调呢,不过说起科委,他倒是想起点事儿来,“嗯,不行去一趟吧,看能给咱们凤凰搞点什么高科技项目回来。”

段市长终于无语了,既然陈太忠要去,他就不干涉了,而且转念一想,其实这家伙的思路,倒也不错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随便吃点,嗯,还有点事情要跟你说。”

两人走进市政府小食堂,这是段卫华定点吃工作餐的地方,离大食堂不远,中间一条小路并没有栏杆,却是将其他人挡了个结结实实。

小食堂不大,就是一栋类似别墅的小二楼,一楼有个大厅和四间房子,二楼的布局陈太忠没看到,大概也是如此吧。

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笑吟吟地迎了上来,“卫华市长,一号菜谱吗?”

“嗯……三号吧,”段卫华沉吟一下,做出了决定,随手一指陈太忠,“今天跟着小伙子来的,加一盘回锅肉吧。”

“这个我可不敢答应,”女人摇摇头,“卫华市长,要不您给阿姨打个电话吧,让阿姨跟我说。”

“那加两条煎鱼总可以吧?要罗非鱼。”

那女人愣一下,“这个……要不虹鳟吧,您看行不行?罗非鱼没活的了。”

“死的也要吃罗非鱼,”段卫华不耐烦地摆摆手,“虹鳟那么厚的肉,怎么炸得透?就是罗非鱼了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冲着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唉,我好歹也是个市长,想吃块肉……都要被人管着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声,却是有点奇怪,“是高血压?”

“血脂高,脂肪肝,”段卫华笑着摇摇头,“其实都没多严重,不过……唉,有人卡着不让吃,我能吃的肉,就是鱼肉,还是清蒸的那种,今天有煎鱼,算是沾你的光了。”

菜上得很快,四菜两汤,一道清炒空心菜,一道凉拌红萝卜,还有就是那油炸罗非鱼和红焖小河虾,一个汤是普通的番茄鸡蛋汤,另一个汤却是有野山菇、发菜之类的滋补汤。

最让人吃惊的是,段卫华居然喜欢吃那种没什么油性的硬硬的粳米,“当兵的时候大锅饭吃多了,现在死活吃不惯那些高级米,太忠,今天委屈你跟我忆苦思甜一下吧……”

“这个无所谓了,我吃米吃面都行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说哥们俩月不吃都没问题的,“这菜的味道,真的很不错啊。”

菜真的不错,刀工细腻,味道香郁而不失本味,偏清淡却是胜在新鲜,火候也恰到好处,不能说是什么佳肴,但绝对是家常菜里难得的好手艺了。

事实上,这玩意儿对陈太忠来说,没太大的意思,他是能生吃饺子的主儿,哪里会在乎这些?他只是一边吃一边在琢磨,今天段卫华,跟我很不见外啊,这怕是……又有什么说法吧。

说法,那自然是有的,吃了两口之后,段卫华端起手边的啤酒杯,向陈太忠示意一下,两人轻啜一口之后,段市长缓缓开口。

果不其然,筵无好筵。

近期凤凰市在高新区想搞一条“中关村街”,这是常务副市长郭宇的点子,市里给了极大的支持,不过眼下资金困难,既然陈某人一手搞的创新基金,号称能融资三千万美元,段市长的意思是,科委能不能考虑扶持一下高新区?

郭宇跟陈太忠的关系,那是不用再说了,可是郭副市长刚刚上任,着急着做出点成绩来,这年头,做事情总不能被困难吓倒吧?

“要科委扶持?”陈太忠听得好悬没傻了,“郭市长手里,那可是捏着凤凰的钱袋子呢,卫华市长!”

“省里有人说这个项目,有重复建设的嫌疑,”段卫华苦笑一声,“搞是可以,但是没必要搞那么大,凤凰和素波比高校资源,比交通甚至比知名度,都差很远,而且起步也晚了。”

陈太忠沉默半天,才抬头问段卫华,“这个……不知道章书记是什么意思?”

段卫华知道,陈太忠这话,其实是指章尧东心里一直有跟素波叫劲儿的心思,闻言笑着摇摇头,“最先知道这话的,就是章书记,你说他能是什么意思?”

显然,这是某个跟章尧东关系不错的省领导,特意来打招呼的,那意思就很明显了,省里对你们搞的这个“中关村街”有点意见,搞是可以,不过要搞那么大的话,你们自筹资金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