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11章 创新基金的猫腻

加收了鉴定费之后,科技发展处很快就对盖伦集团的方案做出了判定:可行!

由于贾总对时间要求得挺紧,张志宏甚至联系了王衍的人来帮手,高新技术处别的不行,要说鉴定绕过专利的山寨技术,比他的科技发展处要强那么一点半点。

别小看了这么一个简单的合作,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,对两个科室而言也是意味深远,这俩科室的职能看起来差不多,其实还是各有所长的。

关键是文海和邱朝晖一直不对劲,张志宏跟邱主任交好,而王衍则是文主任的人马,自打高新技术处成立,这俩科室就没尿到一个壶里过。

不过,眼下这也是大势所趋了,创新基金目前是张志宏的科技发展处负责审核,可一开始几个主任就商量好了,人手不敷使用的时候,要高新技术处来协办。

再加上有了加收的鉴定费,别的不说,高新技术处的人帮个忙,每人一两百的奖金,邱主任还是舍得出的,所以,两个科室虽然是第一次合作,倒也算得上合作愉快。

没错,盖伦集团提交的建议可行,那么接下来,问题就又来了。

盖伦这里做的预算,是一千一百多万,可邱主任不给这么多,只给五百万,而且还不是一次付清,而是视盖伦的投资额,相应地增加。

这实在让贾总无法忍受,“我说,你们这不是扶持中小型科技企业的基金吗?我要是有六百万,剩下的五百万可也不愁了,为什么不全给我?”

“跟国家贷款相比,我们这个基金,更像是一种投资,”邱朝晖也没恼火,耐心地解释,“贾总你想想,换了是你的话,你会容忍别人一分不出,全额享受投资吗?”

“这么搞的话,基金的风险太大,你们自己,必须要自筹一部分,”邱主任的话,说得斩钉截铁,没什么回转余地。

“没这个道理的!”贾总不高兴了,她当然认可邱主任的理由,也承认人家的忌惮非是无因,可是她还是不能接受。

反正,有章尧东打招呼,就事论事的话,她也不怕争一争,“要是这么回事的话,你们那个暂行条例上,就应该标注出来,申请者要自筹资金若干,以实现利益共享、风险共担……”

“你们有这个标注吗?你们没有!”贾总的斥责,倒也是理直气壮。

“我们当然不能标注了,”邱朝晖笑吟吟地回答,“这么说吧,有标注的话,就是增加了资金条件,没标注的话,那就是对客户不设资金门槛……为了吸引更多的优秀项目,我们不能标注出来,否则没准会直接吓退好项目。”

“你这麻子不叫麻子,叫坑人,”贾总心说这文化人里,果然没几个好东西啊,这么损的招儿也想得到,“你们这是有意欺瞒!”

“有这五百万了,剩下六百万,对贾总来说,也不难办吧?”邱朝晖的脾气,其实不算太好,不过眼下他占了上风头,那态度就端正到无以复加了,简直就像一个客服小姐一般,彬彬有礼。

“你看,当初你要不知道凤凰市有这么个基金,或者说知道了这个基金,却同时知道,你想得到五百万的投资,自己必须先要六百万在手上,你还会来吗?”

“那我吃撑着了?”贾总不客气地顶一句邱主任。

说句实话,作为一个企业家,虽然是女性企业家,她也知道,邱朝晖的解释合情合理,人家这基金不要抵押,只要她也做些投资,条件比银行贷款,那是宽松多了。

可是,她还是不甘心啊,“我承认,你说得有道理,不过,我筹这么多钱,也有难度,你们给我投八百万吧,我自筹三百万。”

“这个你根本不要想,”邱朝晖脸色一绷,“这么着吧,你是怎么回事,我也比较清楚,看在那些招呼的份儿上,我加一百万给你,这是我的最高权限了,你自筹五百万吧。”

“你能加一百万?”贾总立刻出离愤怒了。

她可不信什么最高最低的权限,那不过是用来骗人的幌子,别人或者会认为,这是制度,但是贾总最清楚不过了,制度的建立,就是特权阶层为了打破来用的。

她这猜测,其实不无道理,别的不说,邱朝晖的手上,就有百分之百投资的建议权——是的,百分之百,虽然只是建议权。

科委为了这点钱,真的是费了心思和心血的,种种情况都考虑到了:申请扶持的各个公司,那是有好有坏,项目也有好有坏,这一点无须解释。

好的项目,那自然是值得大家去大力支持的,可是一般的项目,也去百分之百地投资,那不是傻的,就是吃了好处了。

章尧东打过招呼的项目,邱朝晖怎么敢去吃回扣?胆子大、敢下注的人有,但不是邱主任。

这个氧化铝的项目,在邱朝晖看来,还是不错的,不过搞技术的人都有一个毛病,不太看得起山寨——这不能带动产业链的进步,也出不了什么大的研究成果。

所以他认为,这个项目可以支持,但是没必要无条件支持,可想而知,由于专利的问题,连个品牌都闯不出来的项目,科委吃撑着了,这么支持你?

百分之六十的投资,是邱主任能做主的上限了,超过百分之六十,那是要科委四个领导占压倒多数的时候,才能通过的。

一千一百万的项目,六百万的投资,那就接近上限了,当然,邱朝晖不会跟贾总解释这么多——你丫要是知道,有百分之百的投资的话,让章尧东施加点压力,我们真承受不起。

当然,有一点必须要解释到,那就是,自打创新基金开创以来,贾总这个项目是第一单,邱主任对项目可行性的分析,没有太多的经验,主观性比较强,这是难免的。

是的,这氧化铝的项目,没准就是今年最好的,但是他没珍惜——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,可这并不能说明他就错了,对监管的资金负责,邱朝晖认为,这才是重中之重。

人做事,有时候步子和胆子应该放得大一点,但是有个前提不能忽视,大步走、大胆走的人,得承担得起损失,担当得起责任才行,要不那就是傻大胆,没脑子。

没担当的,或者说只捱过我的责任期就万事大吉的主儿,那都是不负责任的——最起码,一个眼高手低的名声是跑不了的。

邱朝晖愿意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,也敢负责人,那么行事之初,谨慎点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但是贾总不这么认为,她只说邱主任能做主提高投资金额,眼下却是卡在六百万上,死死地不肯松口,这个……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?

既然认知上出现这么大的差距,找陈主任来公断,那也很正常了。

陈太忠一听,就有点头大,没错,这个“投资不会达到百分之百,以达到降低风险的目的”的建议不是他提的,但是不将其写到暂行条例上,却是他一力主张的。

既然是自己一力主张的,他当然明白这个建议背后的味道,“贾总啊,这个不是我们对你有意见,事实上,你们要是有资金压力,不但成果会出得快一些,同时你们也会注意节省开支嘛,这个你总不能否认吧?”

贾总敢跟邱朝晖张牙舞爪唇枪舌剑,可是见了陈太忠,心里却是有点底虚,“陈主任,我这个项目很不错的,当时你也这么认为啊。”

“我都说了,不插手这件事了,唉,”陈太忠长叹一口气,瞥一眼邱朝晖,“老邱,实在不行,再给她加上五十万?”

“这个不行,”邱朝晖缓缓地摇摇头,他脑子不笨,一听这金额就知道,陈主任是支持自己的——再加五十万,那也他的权限范围之内,但是就算答应,也要讲个方式不是?

“这是盖伦的预算啊,陈主任,”邱朝晖愁眉苦脸地看着陈太忠,“这到了决算的时候,指不定还要加钱呢……”

“嗯……加钱就不关咱们的事儿了,咱们是投资,又不是报销,”陈太忠配合得也很不错,他冲着邱朝晖“无奈地苦笑”,“这个……邱主任,市里的关系,适当照顾一下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