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07章 忙不完的事

没人会傻得去问,牛局长跟这个女人什么关系,而且这女人在大家的眼里,也端不到不到桌面上说事儿。

不过,甯瑞远对这个“一品香”的布局挺满意,少不得问两句,“倒是没想到,牛局长一出手,直接就把幻梦城和金凯利比下去了,我喜欢这儿的气氛。”

“呵呵,随便搞的,本来是为了接待朋友的,”牛局长丝毫不以为意,笑着解释,“后来说放在这儿,闲着也是闲着,随便包出去适当地对外营业一下,就当是盘活资产了,也没指着挣钱,反正等交通大厦起来以后,这儿也就没啥意思了。”

果然不愧是一等一的大行局,这院子足有十来亩地大小,加上三层小楼和里面的豪华装修,价格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得到的,居然不过是随便用来接待朋友的,而且很快就会完成历史使命。

“人比人,真是气死人,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两句,“惹得火了,我就把科委搬到这儿来。”

那女人倒是没在意他这说笑,而是不依不饶地纠缠着牛冬生,“干爹,这儿其实还能赚点钱的嘛,我总得要生活吧?”

“这个我会考虑的,”牛局长看她一眼,却也没显得多亲热,当然,这或许是避嫌,谁说得清楚呢?不过,傍老不傍小的话,似乎又应验在这里了。

总之,这个一品香,带给陈太忠一行人很怪异的感觉,不过,今天发生的事儿,已经挺多了,一时也没人琢磨里面的味道,约莫九点半的时候,陈太忠起身告辞了,“我得送我同学回家,她家教挺严的。”

“还回来不回来了?”甯瑞远今天对房间里的公主挺感兴趣,看起来还舍不得离开,谁想许纯良也站了起来,“确实不早了,甯总你走不走?”

于是就此散场,临到离开之时,郑在富凑到陈太忠跟前,低声发问了,“太忠,明天有空没有,叫上小宁,一起坐坐吧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还兀自不忘瞟一眼杨倩倩,显然,有些东西,是他这个做舅舅无力控制的,他只能尽量地避讳。

“我看吧,真不知道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不骗你,我真的忙死了,有啥事儿你联系小宁好了,待她好一点啊。”

这最后一句……应该是我说的吧?郑在富愕然地看着三辆车渐次离开,人却是站在那里呆呆地发愣。

冷不丁,有人在他背后拍一拍,郑主任讶然回头,才发现牛大老板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,“怎么,担心出租公司的事儿?你找小陈,他绝对搞得定的。”

“不是,是酒喝多了,头有点晕,”郑在富战战兢兢地回答,“今天替周主任挡酒,挡得太厉害了。”

“我已经说了,小周不是主任了,”牛冬生哼一声,虽是漫不经心的一句,口气却是绝无商量的意思,“对了小郑,你知道为什么,他年纪比你小,反而先做了正职吗?”

他搜刮钱很有一套嘛,郑在富心知肚明,却是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小心翼翼地说,“可能是……我没他能力强。”

牛冬生自然知道这“能力”指的是什么能力,不过他也不想让郑在富背上太多负担,于是轻笑一声,“没事,你办事挺稳妥,这也是个优点嘛。”

这意思就是说了,没事,你不用跟他比创收,有我罩着你,你就随着性子来吧,听到这话,郑主任的心里,越发地踏实了,木呆呆地点点头,“那个顺达出租公司的老总,已经让陈主任训了一通了,应该不敢再搞事儿了。”

牛冬生闻言,再次笑着拍拍他的肩膀,“看来小陈对你真的不错,郑主任要好好干啊……”

周四一大早,陈太忠和文海双双出动,去不远处的“装修污染受害者”的家里走访,同时到达现场的,还有凤凰电视台的摄影师和主持人。

马疯子倒真是能折腾,居然在纺织厂宿舍里找到了一栋装修不错的房子,来安置那骨癌患者,而且一口咬定,这房子装修的时候,味道大了去啦。

嗯……还有那个啥,当时选石材的时候,选了一款石材,后来觉得不好,又撬了重新装过,总之就是死无对证的那种。

为了增强说服力,他还弄了一块不知道哪里搞来的小石块,患者一口咬定,说这小石块就是当时所选的石材。

毫无疑问,这个石材靠近测辐射的盖革计数器旁时,肯定会“滴滴”乱响,不如此也不能表明装修污染的危害性。

按说,这个装修检测的方案,市里都通过了,再搞这一套也没意思了,不过,科委几个主任一致认为,酒香也怕巷子深,做好宣传是很有必要的。

最起码,这一项收费是“凤凰特色”,哪怕从大义的角度出发,也是有必要大张旗鼓,将“装修可能带来污染”的先进观念,灌输给大家。

反正就是作秀,电视台来的人也不闻不问,就是照着科委提供的稿子发问——人家科委给了钱的,又是符合主旋律的专题,广电局和宣教部都点了头的,谁会吃撑着了,说些不该说的话,问些不该问的事儿?

不过,女主持人最后还是有点感动了,尤其是看着那一岁大的孩子,居然破天荒地转头问文海,“文主任,能不能提一提捐款的事儿?”

“能,当然能,”文海点点头,从身上摸出五百块来,“我带头捐,这个……单位穷,也就是个心意,要不要拍一下,也好增强渲染力?”

这个渲染力,就实在不好说是为了感动广大市民,还是为了彰显文主任的个人魅力了,不过无论如何,这建议总还是不错的。

“先拍吧,”这个主持却是有点主意的,转头看看摄像师,示意一下,转头又去找陈太忠,“咦,陈主任人呢?”

陈太忠又有事走了——不得不说,主管上几摊事情,真的忙坏了年轻的副主任,这不是?人事处孔处长派出去暗访的人,被人打了!

打人的,是一家卖板材的店铺,暗访的这两位进了板材铺子,皱皱鼻子,“这一家的味儿比较大啊,甲醛肯定超标的。”

铺子老板一听,就不干了,“我说大清早的,你们折腾什么呢?板材里面有不含甲醛的吗,不含甲醛,这板子能粘在一块儿吗?”

“我们说你们这味儿比较大,又没说别人家没味儿,”科委这二位说得也在理,“甲醛对人身体不好,这是事实,怎么,说说都不成?你卖实木板儿我肯定不说你。”

“我家的板子……是刚进的货,晾两天味儿就小多了,大家都一样嘛,”摊主不摸这二位来路,也只能强忍着这口气,“那个,您两位是质量监督局的?”

“质量监督局的要来了,直接就罚你钱了,”这二位觉得自己在释放善意,“我们就是看看,随便转转。”

谁想摊主一听这话不干了,直接招呼了店里的人,堵住了这二位,“说,你们是哪一家的,到我们店里干什么来了?”

摊主原本以为,这没准是哪个竞争对手派过来捣乱的,谁想科委这二位,虽然知道自己是来“暗访”的,眼见要吃眼前亏了,忙不迭摆明了自家身份,“我们是科委的,对市场做个调查嘛。”

“科委的?”摊主一时大怒,手指二人,“妈了个逼的,我卖板子关你们科委的毛事儿啊,给我打出去,打得他们下次再也不敢来!”

科委的,那都是文化人儿,讲究的是以理服人,那么,这两位的下场,那也就不用说了,鼻青脸肿地被打了出来,一个眼镜破了眼圈儿黑了,鼻血也被打得流出来了,另一个幸运一点,就是背上捱了两下,跑丢了一只鞋而已。

这事儿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啊,文化人也是有火气的,两人一商量,陈主任是能人,咱们这是干工作呢,吃了亏,得要求组织出面解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