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06章 扶正了

这么做,对那些小包工队,不太公平!

陈太忠见识过吕强的恓惶样儿,更是在十中门口受到过民工乞求,要追讨工资——那还是孔繁茂的施工队。

不过,这跟哥们儿也没什么关系吧?下一刻,他又没心没肺了起来,“这件事情,我做不了主,得问问纯良才行。”

“这个小许就能做主?”牛冬生听到这里,眼睛禁不住睁大了,这有点颠覆他的认知,不过再想一想,他也释然了,省部级干部行事,肯定要跟他这实权正处有些区别才对。

“如非必要,我也不会拖欠别人工程款,”他开始标榜自己了,“主要有些施工队做事儿,也是特别操蛋,不干一行,你不知道一行。”

牛冬生轻轻一拍陈太忠的肩膀,“总之吧,二包和三包、四包的区别,就在你的操心程度上,比如说,以前常务副就能批了五十万的款子,现在只给他十万的权力,事情一细化,就能节省出来很多,这里面门道儿多了……”

“我不听你说了,”陈太忠越听,越觉得这牛局长说得有道理,笑着摇头站起身子来,“你也不用忽悠我了,我去问问纯良,合适了给你打电话,你下来就成了。”

“啧,不用,过个二十分钟,我自己下去,”牛局长好面子,也挺感激陈太忠这么给自己面子,不过,眼下可不是讲面子的时候。

他笑着摇摇头,“成不成都无所谓,交个朋友了,嗯,郑在富的事儿,你不用管了,就冲着顺达这事儿,他上定了。”

那是你的常务副的关系呢,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脸上却是笑笑,转身走了。

许纯良一听,陈某人又说起了修路的事儿,禁不住瞪他一眼,“你不是说不搞了吗?怎么又想起来了?”

“啧,骂人不揭短啊,”陈太忠笑一声,胳膊肘一顶他,“你少来了,上次说起来,你眼里恨不得冒出火来,我这不也是为你着想吗?”

“得,这件事,不谈了!”许纯良听到这话,有点生气了。

“啧,别介,”陈太忠不吃他这一套,笑嘻嘻地一指郑在富,低声解释,“那是丁小宁的舅舅,能进步一下呢,给牛冬生个面子嘛。”

“这话还差不多,”许纯良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,虽然挺想做这买卖,可一句话不对也能撒手不管,眼下得了这面子,就势下台了。

这事儿听起来,有点匪夷所思,一个副科级干部提拔为正科,就涉及到了二三十公里一级路的转包权,不过这样的行事,还真的符合许纯良这种不事张扬的衙内性子。

世间事就是这样,蝴蝶现象并不只限于自然界,在官场里更比比皆是,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例子举不胜举,是的,“官场无小事”。

不过,许纯良在上次的事情之后,确实也没再操心这事儿,少不得又得打个电话给老爹,问问那一级路转包情况的进展。

不多时,许绍辉回了电话来,别的还没落实清楚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有个五公里左右的二包还没出手,拿下的话问题不大,只是那地段……在素波地区,属于道路拓宽。

“行了,没多有少的,五公里也不少了,也几千万呢,”陈太忠觉得够多了,一拍许纯良的肩膀,“给牛冬生意思一下就完了嘛。”

“可是我还想让你给我找人,干那么三五公里呢,”许纯良挺郁闷的,“又是在素波的地界,牛冬生在凤凰牛,可未必敢跟素波交通局扛着来吧?”

你小子刚才不是不动心吗?现在也着急着自己干了?陈太忠听得有点想笑,不过既然许纯良面子薄,他倒也不想有意笑话他了,“现在太晚了,估计有些人的电话不方便联系了,明天没准还有好消息呢。”

正说着呢,牛冬生就下来了,也不顾房间里公主异样的眼神,直接拽了一个沙发,在陈太忠和许纯良所在的沙发前坐了下来——前文说过,牛局长身高一米八,体重超过了一百八,拽个沙发倒是不成问题。

“你俩说,我走,”陈太忠心说哥们儿不过是个引见,就不掺乎了,也是个避嫌的意思,谁想许纯良一把就拽住他了,“你走我就生气了啊。”

“哎呀,算我怕你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,只得再次坐下,听这二位白活……

“素波拓宽的二包?”牛冬生一听,登时喜出望外,“够了,这五公里,顶得上凤凰的十公里了,小许,呵呵,真的谢谢你了啊。”

陈太忠虽然打定主意,要做个看客了,可是见到牛局长这样子,还是禁不住出声发问了,“拓宽没有筑路挣钱吧?还有,那是素波的地段啊,素波交通局是甘局长吧?”

“这你们就不清楚了,”牛冬生心情大好,当然就要解释一下,他可是生恐许纯良反悔呢。

能将手伸到省会城市的地段,那就充分地说明了牛局长的神通,虽说地段短了一点,可那是省会啊,省厅的副科长下来,市局的副局长也得热情接待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

如此一来,自然抵得上凤凰的十公里,而且还是二包,跟三包四包不同,二包对个人能量的要求也很高,三包四包赚的是苦力钱,一包二包赚的是关系钱,说出去好听啊。

跟筑路相比,道路拓宽不怎么赚钱,不过,里面门道也很多,运作得好的话,利润空间也很大的。

别人能把手伸进凤凰来,他牛某人就能把手伸进素波去,一来二去算下来,这笔买卖硬是做得的。

对于许纯良的顾忌,牛冬生也不放在心上,“呵呵,素波的老甘真要觉得不平衡,那我送他两公里的拓宽嘛,一分都不挣他的……我就是要打出去个名声。”

“这件事儿,还没敲定,就是个大致的意向,”许纯良歉然一笑,“牛局长,万一不成,你可别怪我啊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牛冬生眼睛一瞪,他可太清楚这条素绕路了,甚至,连这五公里的路段会是在哪里,一包的是谁,背景如何,都猜了个七七八八出来。

没错,那就是京城的背景,绝对是许绍辉说得上话的范围。

听到许纯良有见外的意思,牛局长不高兴了,可是这……这还没个发泄的地方,真是令人郁闷了,他眼睛四下一扫,一不留神就看到郑在富了。

“小郑,你给我过来!”牛局长大手一招,郑主任一见,只能乖乖走过来。

“从明天起,你就是客运办主任了,”牛冬生毫不客气地拍拍郑在富的胳膊,郑主任眼见牛局够不着自己的肩头,说不得微微侧身,还好,牛局个子高,手臂也长,如此一来倒是够得着了。

牛局长嘴里这么说着,却是没看郑主任一眼,而是直接面对着许纯良,“小许,这事儿成不成,小郑这个主任是没跑了,我知道你跟太忠关系好,见外的话咱也不说了,你有这个心,老哥我就挺高兴了。”

“牛局这么说,那就客气了,”许纯良笑笑,顺便瞥一眼陈太忠,心里满是无奈,得,这就直接被牛冬生绑上战车了,“反正我努力帮忙吧。”

“嗯,要是太勉强,也不用为难,咱们谁跟谁啊?”牛冬生会说话,忽悠这几个小年轻还是没啥问题的,不过这也是实话,能搭上一个省委常委的路子,些许损失倒也是在容忍范围之内的。

倒是郑在富,见到平日里端庄肃穆、神圣不可侵犯的局长大人,跟一个小年轻挤眉弄眼称兄道弟的,禁不住偷偷伸手掐一掐自己的大腿:妈了个逼的,今天喝太多了,怎么就幻视了呢?

呃……不止幻视,好像还幻听了?刚才牛局说,明天我就是客运办主任了?

几句话说过之后,大家也就不再细谈了,真要谈的话,一时半会儿也谈不完,而且,细节问题,不应该纠结在他们这个层次。

拿主意和做事情的人,分属不同的档次,搞混了这个,那就是自降身份,要惹人耻笑的。

这下,牛冬生也不着急走了,就坐在这里跟大家闲聊了起来,不过对上这帮人,他也不能拿什么架子,大家边说边笑边玩,倒是挺开心的。

没过多久,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也进了房间,殷勤服侍着大家,这是牛冬生的干女儿,相貌中等偏上,就是个头高一点,骨头架子也大,只说身材的话,两人还真有那么点父女相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