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05章 细说内情

“客运办的周主任,很过分啊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摇摇头,却是揪住这个话题不放,“听说郑主任还被当枪使了,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

我说我交通局的事儿,轮得到你插嘴吗?牛冬生心里不痛快了,不给介绍这些人也就算了,手还伸这么长,这是看着我牛某人好欺负?

不过,牛局长久经官场,自是能暂时压住这些小小的不快,他笑着冲郑在富点点头,“嗯,郑主任肯顾全大局,不错。”

“牛局,把那个姓周的撸了吧,”得,陈太忠下一句话,更过分了,“郑主任这人,工作态度挺端正的。”

我操,你欺人太甚!牛冬生心里,一时大怒。

慢着,不对!牛局长的震怒,在瞬间就克制住了,他眼珠转转,脸上泛起了开心的笑容,“呵呵,太忠,我说你倒是给我介绍这些朋友啊,你这藏着掖着,算怎么回事啊?”

“这是甯瑞远,甯家工业园的老总,”陈太忠已经把要求提出来了,当然就好介绍人了,“甯总的姑姑,是郑主任的外甥女儿。”

“哎呀,我这一下差了两辈啊,”甯瑞远本来正坐着看他们白活呢,猛地听到这个关系,禁不住苦笑一声。

“哦,幸会幸会,”牛局长一听是甯瑞远,身子登时就站起来了,伸手去握甯总的手,心说郑在富不吭不哈的,居然有这么一层关系?

照这么看,陈太忠为其出头,倒也是可以解释得过去的,蹊跷处,果然有缘故啊!

牛冬生自是知道甯瑞远的份量,也清楚甯家工业园对凤凰市委市政府意味着什么,要是郑在富真的心存怨怼,没准也能为此在甯瑞远耳边吹吹风。

总之呢,郑在富跟甯瑞远有亲戚关系,牛局长不知道就算了,知道了不照顾也成,但是绝对不合适去为难。

接下来就是梁天驰了,甯总的副手,这个……牛局长也比较客气地握握手,介绍到许纯良的时候,陈太忠只简单地说了一句,“许纯良,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的。”

省字号的,牛冬生也不想怠慢,接下来的李英瑞,那也是投资商比较有钱,倒是杨倩倩,就是个凤凰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的。

不过,杨倩倩身份虽然似乎差了一点,却是坐在陈太忠旁边的,牛局长握了一圈手了,自然不会吝啬这最后一下了。

这是陈太忠的人嘛,牛冬生笑眯眯地握一握杨倩倩细嫩的小手,又侧头看一眼甯瑞远和梁天驰:这俩家伙一个人俩小姐,这个陈太忠和姓许的小伙子,却是带了自己的女伴。

姓许?许纯良?猛然间,牛局长觉得自己脑子里有点什么东西一跳一跳的,握着杨倩倩的手,就那么呆在了那里。

还好,他握手的力道不是很大,杨倩倩见他发愣,等了一等,慢慢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,不着痕迹地坐了下来。

感觉到手里一空,牛局长才回过神来,笑着坐了下来,他侧头看看许纯良,“小许,你认识不认识高云风啊?”

“认识,”许纯良也笑着点点头,脸上波澜不惊,心里却是犯起了嘀咕,这个云风,唉,真是……长了一张什么样的嘴巴啊。

“哦,”牛局长脸上,就越发地灿烂了,他已经确定这许纯良是什么人了,强压着内心的欢喜,他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苦笑着摇摇头,“太忠啊太忠,今天我要是没过来……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啊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咂嘴巴,下颌扬一扬,指向郑在富,也没回答什么,只是苦笑了一声,不过那意思很明白了:你的客运办的周主任,把郑主任欺负成这样,你说我有心情联系你吗?

牛冬生哪里会领悟不了这个?他刚才还有点狐疑,虽说这甯瑞远能量大,可跟郑在富的关系还是远了点,值得你小陈悍然插手这事儿吗?

可是眼下他就全明白了,人家陈主任的意思是:你要联系许省长,现在就联系得上了,不过郑主任受了点委屈,做为回报,你就把郑主任提成真的“正主任”吧。

“小郑不错,我刚才就说了,”牛冬生笑着点点头,却是也不肯多说了,话贵精不贵多——尽管他刚才的意思和现在的意思,是截然不同的。

“好了,你们玩儿,”牛局长也不多说,站起身子,顺手拉起了陈太忠,“走,去我房间聊一聊去。”

陈太忠有点不想去,哥们儿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啊,可是偏偏地,牛局这动作做得煞是自然,又表示出了强烈的亲近的意思,实在让人生不出拒绝的心思。

所以说这肢体语言,也是一门学问,毫无疑问,牛冬生对这门学问,已经掌握得炉火纯青了。

将陈太忠领到三楼的一间套房,牛局长也不客气,大大咧咧地直接发问了,“太忠,听你的意思,许省长那边有戏?”

没戏的话,陈某人怎么可能提出撤掉小周换上小郑呢?这是明摆着的——虽然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。

是的,眼下的牛局,认为这是再小不过的事儿了,根本提都不值得提,却是浑然忘了,刚才他差点因此而大怒。

“前一阵儿有戏,现在不太好说了,”陈太忠很坦然地看着他,“之所以没跟你说,主要是因为,这活儿未必是二包,有可能是三包。”

“三包也干,四包都干,”牛局长斩钉截铁地回答。

“没搞错吧?你这么说,我可不敢介绍活儿给你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没命地摇头,“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?”

“啧,不是偷工减料啦,唉,”牛冬生摇摇头,拉着陈太忠坐了下来,“你听我细说啊……”
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牛局长要争取这修路的权力,不仅仅是因为要赚钱,他还要面子呢。

走到了他这一步,钱并不是什么唯一的追求目标了,凤凰市的标段不全在凤凰交通局,这是很正常的,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,里面有不可抗因素。

可是,那些不属于凤凰交通局的标段,也是要人来干的,现在本事大点的势力,目标都转移到高速路上去了,所以很多地方,真有人弄到了三包四包的——蚊子小那也是肉嘛。

不过这么一来,牛局长脸上就挂不住了,凤凰市交通局接不到的活儿,让别人接了,换个没心没肺的主儿,倒也无所谓,可牛局不但在交通局强势,还是一个超级爱面子的。

他不能容忍这个现象出现,在他看来,这隐隐有挑战他权威的意思,要知道,除了市局,很多县区交通局的领导,手下就养着小包工队等活呢——这要传出去,真不是好听的。

“就算不挣钱,这个也接,”牛局长笑嘻嘻地一拍陈太忠的肩膀,旋即又叹一口气,“你光看到我领导这么一个大局的风光了,可是不知道……这队伍难带着呢。”

“不行,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太靠谱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这话怎么听怎么邪行,杀头的买卖有人做,赔本的买卖没人干。”

“那是商人,我是干部,能一样吗?”牛冬生瞪他一眼,颇有点哭笑不得的意思,“许绍辉怕出事,我就不怕出事?谁不想落个善终?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不过,虽然牛局长的理由很充分,他还是有点怀疑,真的。

“啧,再难听的话,你也不用指望我说了,”牛冬生见他油盐不进,也是叹一口气,“你干过工程没有?知道不知道工程款会怎么支付?”

这话陈太忠当然听得懂,牛局长的意思是说,这里也是一块儿,有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,想靠着四包五包的赚点银子,变数也是很多的。

在修好的路上找毛病、克扣保证金、拖延支付款项……这些道道儿,陈太忠不是很懂,但是想当初,市政工程公司的任卫星任书记把吕强逼到什么地步了,他还是清楚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