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04章 牛局的地盘

“孔老二”这匪号,已经多年没人叫过了,耳听得眼前这厮出言不逊,跟着孔繁茂的几个汉子,禁不住聒噪了起来。

孔繁茂脸一沉,手一举,顺势摆了两摆,虽是没说什么话,身后的杂音已经消失了,他很明白,自己对的是一帮有车族——而且还是好车族。

冷冷地,他发问了,“你是谁?”

陈太忠笑得很开心,“呵呵,原来你就是孔老二啊,你那兄弟钱串子,在临看过得还好吗?”

咝~孔繁茂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钱串子在临看遭了什么罪,他的心里是一清二楚,眼下听得这话,禁不住大惊失色,“你是……陈太忠?”

钱串子的遭遇,孔老二是仔细打听过的,不过,打听归打听,老钱惹的人,是连李勇生都惹不起的,他有心帮衬一把,可根本无能为力。

“跪下!”

陈太忠笑一声,伸出右手食指不经意地抖动两下,却是眼角都懒得扫他,“你现在给我跪下,孔老二……然后,我就原谅你这一次,你惊动了我朋友,扫了我的兴。”

孔繁茂登时就呆在那里,有若雕像一般不动了。

“怎么?”陈太忠见对方半天都没有反应,终于扭头正视着他,啜一口手上的啤酒,重重地向茶几上一顿,冷冷地发话了,“要我说第二遍吗?”

“二哥,做了这混蛋算了,”有人忍不住了,手向怀里伸去,大热天的穿个西服的,怀里肯定有家伙。

“操的,找死不是?”有人手快,抄起了门口的落地台灯。

“都给我停下!”孔老二大喊一声,陈太忠的事迹,他听得太多太多了,他原本就是混黑的主儿,怎么能不知道五毒书记的大名?

再加上他的“姐夫”李勇生也跟他唠叨过,那个外甥钱串子不学好,得罪了一尊大神,现在好不容易消除了误会处得近了点,繁茂你小子,以后可是不敢乱惹人啊。

就连这次的出租车闹事,孔老二都是请示了李勇生,李主任听说自己这边有人又占理儿,才点点头恩啊两句,“适可而止啊,老牛那家伙现在可是红着呢,你不看交通大厦那架势,起码得小两千万,才盖得起那楼。”

喝止了手下的人之后,孔繁茂勉强地挤出一张笑脸来,“陈哥,那个,我不知道是您不是?小屁孩儿不懂事儿,您大人有大量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一咂嘴巴抬起头来,脸上颇有点不耐烦的样子,“我说了什么,你听不懂?是不是想出点意外啊?”

要是搁在丁小宁在场,就能分辨出,其实他的火气,并不是很大,真的,陈某人在笑脸对人的时候,才是最可怕的,眼下他的喜怒哀乐一览无遗,其实是没太大的情绪,只是很简单的喜怒而已。

可是孔老二不知道啊,眼见这厮似乎翻脸了,禁不住倒退一步,“陈哥,那啥,我跟马哥关系不错,看在我姐……看在勇生主任的份儿上,您饶我这一遭,好不好?”

“啧,瞧你这点儿气性吧,”见这厮死活是一副不肯担当的赖皮样儿,陈太忠也没辙了,伸手不打笑脸的,中间还隔了一个李勇生,他也实在没做恶人的兴趣了。

“郑主任是我的关系,以后长点儿眼色,咹?”他淡淡地吩咐一句,“要说那个闹事嘛,想闹继续闹,啊~”

“不敢了,不敢了,再也不敢闹事了,”孔老二赔着笑脸,一个劲儿地摇头,原本他也算是个有担当的汉子,砍过人也捅过人,只是,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儿了。

流氓无产者自是什么都不怕的,不过眼下他已经略有家财,人也成熟了些许,当然知道什么样的人惹得起什么样的人惹不得。

没错,他手底下是有小猫三两只,可是跟陈太忠这凤凰的“黑道教父”比起来,那就什么都不是了;论白道,他那“姐夫”是李勇生,可李主任也怕陈主任怕得要死。

至于说他手上的那点钱,就更不够看了,人家陈某人跟甯家人关系好着呢,甯家工业园,钱一砸都是按亿算的。

比啥啥都不如人,孔繁茂哪里还敢再硬气?耳听得陈主任要他再闹事,他只能一个劲儿地摇头,没命地赔小心了。

“啧,我都说了,让你闹事了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咂咂嘴巴,眉毛也竖起来了,“怎么,我的普通话不标准?”

孔繁茂怔了一怔,看看郑在富,又眨巴眨巴眼睛,终于明白了,“陈哥,您的意思是说……嗯嗯,我明白了,那个姓周的,我一直看着不顺眼,心太黑了,反正以后,绝对不会连累郑主任了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冲郑在富挤挤眼睛,“是不是啊?老……郑主任?”

郑在富本已喝得不少了,懵然地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,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,敢情这孔老二怕陈太忠怕得要死,听到这问题,下意识地点点头。

陈太忠本已都打算放过孔繁茂了,看他这表情,心里又不爽了,“我说你有话好好说话,挤眉弄眼地干什么,算是威胁?”

不挺人则已,挺人就要到底,要不然回头这厮真的恨上郑在富,使出些阴损手段来,他还不如不帮呢,到时候,没准都要惹得丁小宁不开心了。

“哪儿啊,”孔繁茂笑着摇摇头,他可是真没存了威胁的心思,所以倒也不怕面对这个问题,刚才他冲郑在富挤眼,纯粹是习惯性动作——是的,郑主任一向没什么威严可言,他这不是欺负顺手了吗?

等到陈太忠这话出口,孔老二也明白了,虽然刚才在院里,陈某人看起来不怎么买郑主任的面子,不过人家还真是挺护短的,说不得细细解释一下缘由。

“老周那家伙,真的不地道,要不是他做事太过分,我们兄弟也不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不是?那家伙,真的太心黑了。”

“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一个洪亮的声音,在门外响了起来,“怎么这么乱糟糟的,咹?”

“呀,牛老大来了,”郑在富的身子,登时挺直,“这是小梁秘书的声音。”

一听是牛局长来了,孔繁茂那帮人也不作声了,转头离开了包间,溜了回去,没错,就是这样,孔老二敢折腾客运办,却是不敢跟牛冬生炸刺儿。

交通局的牛局长,那可也是凤凰市数得着的人物呢,手上权重钱多,又跟政法委书记王宏伟交好,据说手下的人里,还有跟道上人物关系铁的,这样的人物,谁愿意去招惹?

用李勇生的话来说就是——最少两千万的交通大厦,这种手笔市政府都没有。

见他们离开了,牛局长的胖大的身子就出现在了门口,他冲着陈太忠点点头,大大咧咧就迈步进来了,也没什么惊讶的表情,“陈主任你来,也不知道打个招呼,呵呵。”

敢情,牛局长的秘书小梁看到了院里素波牌子的奔驰车,再一看,又发现了凤凰市大名鼎鼎的灰色林肯,就知道陈太忠来了。

正好牛局长晚饭之后,在一品香的院子里遛弯消食儿呢,人到中年就要注意身体了,他又比较胖,很是在意养生之道。

听说陈太忠来了,同来的还有素波的奔驰车,牛局长心说这好歹是我的地盘,我去看看陈太忠,倒也不算自降身价,正好借这个机会,问问他一级路的事儿有什么进展没有。

进了房间,牛局长也不问刚才发生了什么,笑嘻嘻地坐下来,四下打量一下,“呵呵,都是年轻人啊,一时的俊杰,太忠你介绍一下吧……呃,你是咱们交通局的吧?”

他很愕然地看着郑在富,皱着眉头仔细看看,终于鉴定出来了,“客运办的郑在富?”

由不得他不奇怪,这一屋子年轻人,只看架势就知道,都是有来头的主儿,而郑主任平日里做人唯唯诺诺的,半点儿也不像是有资格跟这些人交往的。

“嗯,”郑在富很局促地坐直了身子,“是处理白天顺达出租公司的事儿,刚才那帮人就是顺达的,我跟陈主任认识,就坐一坐。”

“哦,小周这件事搞得不好,”牛冬生点点头,他对出租车闹事也有耳闻,不过眼下却是不想提这话题了,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太忠,介绍一下啊……”

陈太忠心说,我要是介绍了许纯良给你,怕是你又要旧事重提了,算了,与其让你提,还不如我提,顺便还能提点条件出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