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02章 一品香

“点雪茄很难吗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有点纳闷,转头看着甯瑞远直笑,“呵呵,不就是点个火吗?要不要回头我烧了你的工业园,示范一下?”

“去去去,我跟你这粗人没话,”甯瑞远不屑地摆摆手,“什么叫点个火?那都是学问,点雪茄之前要预热的,烤出香味和柔软度来,明白不?”

“嗯,明白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头,他又不抽烟,自是不怕往阴损里说,“要是能把焦油尼古丁什么的烤出来,那就又是一项填补国内空白了,我马上把公主招到科委去。”

几个人正斗嘴呢,又是两辆小车驶了进来,车上下来六七个人,其中一个人,却是陈太忠认识的,丁小宁的舅舅郑在富,客运办的副主任。

不过,他倒是没看到陈太忠,而是笑吟吟地冲着一个二十七八的中年人招呼着,那人身材瘦高,春末夏初了,兀自是一身笔挺的西服,头上剃个板寸,看起来煞是精干强悍。

“老二,这儿很不错的,”郑在富满脸堆笑,“今儿大家好好地玩玩,账就都算在我身上了,你们就不用管了……呃,小陈,你怎么也在?”

那被叫做“老二”的板寸,一下车就注意到了离自己车不远的三辆车,奔驰500的扎眼,那就不用说了,对车稍微有点了解的,也知道林肯车是什么档次。

就是那最不起眼的奥迪A6,也不是一般人能开起的,开这种车的,绝对不会差钱,只不过是想低调一点而已。

惊见这三辆车扎堆在一起,车边又是一帮嘻嘻哈哈的年轻人,老二自然要细细打量一番,郑在富觉得对方心思不在自己身上,少不得回头望望,才发现了陈太忠,于是出声招呼。

陈太忠本来没有理他的心思,不过听丁小宁说,她的这一帮亲戚里,也就还这个舅舅对她有点照顾之情——如若不然,她连“仙人跳”都没资格玩。

有鉴于此,他还是笑吟吟地冲对方点点头,“嗯,听说这儿不错,跟几个朋友过来转转,怎么郑主任今天也来啊?不怕李大姐说你?”

“应酬,应酬一下,”郑在富笑着点点头,脸上却是出现了些许的尴尬,略一犹豫,他还是走了过来,低声解释,“这地方,是牛局的干闺女开的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听了,点点头,心说怪不得这么气派,要真是牛冬生的干女儿,那倒也不足为奇了,交通局有的是钱啊。

“那你来这儿消费,是为了照顾牛局吧?”陈太忠低声笑着,斜眼看他,心说你这倒也是会做人,招呼朋友之余,也不忘记拍领导的马屁。

“啧,这是一帮混蛋啊,真是没治,串连了一百多辆出租车,难为我们客运办呢,”郑在富叹一口气,面有难色,“太忠,能不能帮想想办法?”

“想办法,你这不是想了办法出来了?”陈太忠本来还纳闷呢,听到是这种事儿,笑着摇摇头,“玩一玩不就搞定了?何必多弄出那么些麻烦呢?”

“老郑,”板寸的那个老二见郑在富跟陈太忠说个不停,走过来轻轻地一拍他的肩膀,“你们认识啊,不给介绍一下?”

他这么说话,当然是存了攀附的心思,眼前这帮青年男女,显然都是家里有点办法的,人在这社会上混,多结交几个强势人物,总是没错的。

“那郑主任,我们玩去了啊,”陈太忠看都不看那板寸一眼,冲郑在富点点头之后,转头朝着甯瑞远笑嘻嘻地打个响指,“瑞远,带路,我们哥俩看看你的眼光。”

甯瑞远这些人,眼里都是不揉沙子的,眼见陈某人不搭理那帮人了,说说笑笑地就走了过去,直把那帮人视若无物一般。

“哼,挺大能的嘛,”板寸不高兴了,当着这么多人涮他的面子,他有点不甘心,说不得冷哼一声,“老郑,这帮鸟人什么来头啊?”

“其他人我不认识,就是跟我说话的那个,是我外甥女的男朋友,”郑在富被一句一句地“老郑”叫得有点恼火,却是又不敢发脾气,当然不会认真介绍陈太忠。

而且,他心里存了点小算盘,就更是不肯说出陈太忠的官职,反倒是强调了一下:这个年轻人,跟我是亲戚。

这“一品香”的包间不是很多,不过包间里摆设得古香古色,尤为难得的是,地上没有地毯,就是大理石,对空气敏感的某仙人抽抽鼻子,“嗯,还真是不错啊。”

当然,古香古色并不是说就没有现代化的东西,人家这里的电视也是二十九寸的,还是纯平的那种,比陈太忠买给自己父母的超平电视还要高级一点。

总之,这里的摆设跟其他KTV包间比起来,更像一个用于商务谈判或者朋友相聚的会所,陈太忠看得挺满意,“回头得让十七也搞这么几间房子出来。”

“这地儿可就是十七告诉我的呢,”甯瑞远轻笑一声,“他也有兴趣搞成这样,不过间数不能多,还要隐蔽一点,招待一些够档次的客人。”

“他早该这么做了,”陈太忠想起碧园、海上明月也好,还是素波的万豪也好,都有那么几间普通人进不去的包间。

“幻梦城的档次,也该升一升了,不能只是富丽堂皇、纸醉金迷的场所,顺便搞搞商务会所也不错,现在不是流行这个吗?”

几个人说话间,门开了,服侍的公主进来了,穿着小背心短裙,看起来风尘气不是很足,反倒是显出了几分青春,些许活力。

甯瑞远倒是不见外,抬手一招呼,“找几个小姐来,要好看的,腿长的,钱不是问题。”

听到这话,杨倩倩转头看看李英瑞,似是想从对方脸上看出什么预兆出来,不成想李英瑞冲她一笑,“行了,你同学从来不要小姐的,跟小良一样,都是祸害良家大闺女呢。”

“哎,瑞姐,你看这话说的,”许纯良看她一眼,又好气又好笑,“太忠能祸害,我可是本份人呢。”

杨倩倩初听李英瑞的话,脸色就有点发白,不过再听许纯良的话,就知道大家是在开玩笑了,嘴角禁不住向上翘了一翘。

“切,我才是境界高呢,”甯瑞远笑着插嘴,抬手拍拍胸脯,“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那说的就是我甯总了。”

“拉倒吧,咱四个啥时候都是,一要就是四个小姐,你俩一人俩,”陈太忠瞪甯瑞远一眼,抬手拍拍杨倩倩,“倩倩别理他们,就是想在同学面前败坏我形象呢……”

杨倩倩笑笑,煞是随意的样子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总觉得她有点不高兴似的,说不得眼珠一转,拎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家伙出来批判,“对了纯良,我今天见到郭明辉了。”

“郭明辉?”许纯良听得就是一愣,旋即奇怪地看着他,“这个人很有名吗?怎么我不知道?”

“蔡莉的儿子,”陈太忠笑着解释,“那家伙居然也跑到凤凰来了,在建委混呢,刚才我还狠狠地踹了他一脚,呵呵。”

“蔡莉的儿子,”许纯良点点头,嘴角微微地上翘,那是掩饰不住的笑意,“怎么你想起来跟他放对了?不折腾,你不安生啊?”

“我从来都不折腾的,”陈太忠撇撇嘴,“算了,你既然这么看我,那我不说了。”

“行行行,我错了还不成吗?你说说吧,”许纯良本不喜欢听别人家的闲事儿,不过蔡莉的儿子,那可是例外……

约莫八点来钟的时候,陈太忠和杨倩倩正站在那里唱歌,门猛地推开了,郑在富跌跌撞撞地进来了,“不行,太忠,我在你这儿躲躲,那帮人喝酒太猛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