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901章 权力的诱惑

咦?慢着,郭明辉猛地反应过来一档子事儿,蒙艺跟陈太忠关系好,陈太忠又知道永泰县的事儿,这个……永泰县的事情,是蒙艺搞出来的吗?

想想《天南日报》评论员文章出现的蹊跷,他越发地能肯定,十有八九跟蒙艺有关了,天南省能做到这件事的人,不超过六个,而蒙书记肯定是其中一个。

退一步讲,这件事就算不是蒙艺发起的,他也肯定点头了,要不然,以潘部长的担当,未必就敢整出这么一篇评论员文章来。

再往下,郭明辉都不敢想下去了,心说我吃撑着了,跑凤凰来做什么?幸亏今天是陈太忠踢了我一脚,要是我踢了陈太忠一脚,这麻烦没准会更大——当时蒙艺可以算是轻轻地放过了“缆车事件”。

啧,都怪这个该死的胡芳芳!

郭明辉来凤凰,跟华府花园的命案很有点关系,因为不止死了的两人是他的朋友,那户主胡芳芳也是他的朋友。

由于胡芳芳想撇清,现场就没怎么收拾,房间里的淫糜现象那也是可以想像得到的——没办法,她不想把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出来,可是她更不想顶上杀人嫌疑犯的名头。

再由于,胡芳芳发现不妙的时候,连打几个求助电话,其中就有给郭明辉的,所以警察到场随便判断一下,就怀疑这是不是涉及到了感情纠纷的情杀。

还有,谭家兄弟的死状,引发了警察们的部分猜想,又发现胡芳芳等人神情有些许恍惚,少不得就要安排一下尿检,结果晚上在场的几人,检查出了海洛因分解后的残留物。

再后来,尸检表明那两人是吸毒过量身亡,这就是还涉毒了。

还好,在胡芳芳的别墅里,没发现海洛因,倒是在一个小抽屉里,藏得摇头丸数颗,也算是藏毒了。

眼见事情有越搞越大之嫌,郭明辉也被警察们问得烦了,索性跑到凤凰来了,谭超、谭松哥俩是挂了,不过他不认为跟凤凰的人有关。

正经是没了那两人,他在凤凰搞房地产也没了帮手,这才是大问题,于是他就想着实在不行的话,换俩投资商来凤凰。

反正他绝对不会自己出手,所以他来建委,也不过就是随便过来套套交情,以方便下一步搞房地产时,不会受到什么掣肘。

郭明辉这么做,铁定是没错的,别看他老娘是蔡莉,可是忽略了下面的人,人家要是生出怨恨,一着急的话,不买账还就真的不买账了。

可好死不死的是,他居然在建委,正正地撞上了陈太忠,倒也算得上是不是冤家不碰头了,更要命的是,由于两人发生了冲突,郭明辉开始认真地考虑撤出凤凰的可能性了。

天南省这么大,哪里不是做呢?不过,蔡莉好歹是在凤凰干过几年,有相当的人脉,凤凰又是仅次于素波的地区,别的地方就要差了些许,毕竟房地产这个玩意儿,是要考虑市场消费水平的。

算了,先不想了,郭明辉拿定主意,转移了话题,“宋主任,你们这儿,有什么不错的饭店吗?”

宋主任却是心里奇怪,这位的火来得轻松,去得也是这么稀松?少不得长叹一声,“唉,可惜建委跟科委的合作,已经是市政府批准了的,要不然的话,倒也能让那家伙难受一下。”

这话听起来,是他想尝试着拍一下马屁,但背后不无深意,万一郭明辉知道了装修检测的事儿,要他帮忙扯科委后腿的话,他可以视情况而定,事不偕也大可以将责任推到“市政府的压力”上去。

果然,郭明辉还不知道这档子事,不过,他也无心提这档子事儿,反倒是说起了杨倩倩,“那女孩儿不错,拿的拍子怎么也要一千左右。”

当然,这就是转移话题了,宋主任见状,又请教了一些关于网球拍的事情,终于算是将这场尴尬彻底地揭过。

与此同时,杨倩倩却是在饭店里拎住了陈太忠在问,“他既然是蔡莉的儿子,怎么那么虎头蛇尾的,那个‘永泰县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永泰县啊,”陈太忠咳嗽两声,心说有些事情,是不能讲给你听的,只爱人妻郭明辉——这话委实有点邪恶,不能污染了你纯洁的心灵。

可是,架不住杨倩倩使劲儿地唠叨,说不得他隐约地透个口风出来,“就是永泰有个干部,想求他办事儿,郭明辉那啥了他老婆,结果女人没心理准备,事后跳楼摔断了腿……”

“那个干部有心理准备?”杨倩倩听得目瞪口呆。

“你说呢?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也懒得忌讳那么多了,“你以为这世界上真有强奸犯不成?没人配合,他郭明辉怎么搞得进去啊?”

“你要死了,”杨倩倩伸手给他肩膀上重重一拳,心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“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看你都是从哪儿知道的?”

当然是从胡芳芳的笔记上看到的啦,陈太忠笑笑,却是不肯再解释了,“这件事影响不小,郭明辉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,呵呵。”

郭明辉要是眼下在场,听到这话起码要吐血三升,我靠,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?

没错,陈某人说的大致没错,那干部瞒着老婆,搞了这么一出戏出来——没办法,不瞒的话,那女人不答应啊。

可是,这么屁大点的小事,怎么能看在郭明辉眼里?他是将事情压下去了,可是也给那干部办成事儿了,至于说女人跳楼,却是那干部自己的事儿了。

你要把自己的女人送上来,关我郭某人什么事儿?话可是那厮自己说的,“只要日子过得去,哪怕头上有点绿”。

“这家伙,真不是好东西,”杨倩倩兀自愤愤不平,“太忠,将来你可是不能学他。”

“我不学他,呵呵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心说我也没比他好到什么地方去,念及此处,禁不住叹口气,“我倒是不想学他呢,架不住有人没命往上凑啊,你干爹不错,不过段卫民是怎么回事,你总是知道的吧?”

陈某人这话,实实在在是有感而发,他自认自己还算个眼界高的,也不算特别地花心,但是走到这一步,他才有种感觉,不是自身定力不够,而实在是……主动送上门的诱惑太多了。

主动送上门的,比如说钟韵秋,人家一早就打算好要献身的了,阴差阳错地,他收了这女人,可是他陈某人拒绝过的更多啊,比如说那个朱月华、湘香之类的。

他甚至在猜测,若是他能表示出一些兴趣,那沈彤十有八九也会倒过来,不过,那女人他实在是不喜,也没进一步发展的兴趣。

“花花世界,渐迷人眼啊,”想到这个,他禁不住长叹一声,杨倩倩也被他这话弄得情绪不是很高了。

“唱歌去吧?”陈太忠建议了,“去金凯利,今天好好地陪你玩玩,呵呵,谁知道能遇到郭明辉这个讨厌家伙呢?”

不过,惦记着玩的,却不止陈太忠一个,他这厢的话才说完,手机就又响了,来电话的是甯瑞远,“太忠,纯良从素波来了,晚上一起玩啊,说好了,不许推……”

甯总最近一直在致力于工业园的事情,白天倒还好,晚上就难免有点无聊,这凤凰市里,他认识的人也不多,于是基本上除了去几个市领导家拜访,就是满大街地找花街柳巷去玩了。

所以,他居然发现了不少比较隐秘、好玩的地方,虽然名气不怎么响,但是档次也不算低,相对来说,还比较清净。

今天他向陈太忠介绍的,就是这么一处所在,位于文庙区一处较为偏僻的巷弄里,名为一个“一品香”的KTV歌城。

歌城的门不大,还有高墙,不过进了高墙之后,景象豁然开朗,偌大一个院子里,耸立着一栋三层小楼,周围就是花草树木,还有两行平房分列南北。

“这儿的公主挺不错的,会调酒,还会点雪茄,”其时已是五月初,虽然已经晚上七点了,可天才微黑,三辆车停进车场之后,甯瑞远指着院子,不无得意地问着大家介绍。

一如既往地,许纯良和李英瑞是开了奔驰500来,陈太忠和杨倩倩是林肯车,倒是甯瑞远甯总,带了梁天驰这么个男伴来,开着一辆奥迪A6。

两人甚至连司机都没带,就是梁天驰驾车,直接无证驾驶了,不过,在凤凰市内,倒也不虞有人找麻烦——万一有事,就算陈太忠不出面,甯总随便打个电话给章尧东、段卫华或者王宏伟,谁还能不买账不成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