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94章 异常的招商办

可是,贾总又怎么会吃侯健这一套?闻言娇笑一声,“别的地方的科委,那是穷得叮当响,不过凤凰有陈主任在,几千万算多大点儿事儿啊?”

不是吧?听到她如是说,侯总还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是说,凤凰科委出得起这份钱?呀,这陈主任,果然厉害啊。”

“呵呵,那是,陈主任可是很了不得的,”小吉接口了,他对陈太忠的了解,要超出旁人一些,这跟他那个做政协主席的堂兄吉建新不无关系。

不过,他也无意大力夸口,只当这话是应有的,根本不足为奇,转头对贾总笑笑,“呵呵,贾总,这个项目,算成我的成不成?”

贾总登时愕然,好半天才笑嘻嘻地看他一眼,“这是你们主任的项目啊。”

由于过分的惊讶,她倒忘记了,这个项目的钱是要从凤凰科委出,而跟她的盖伦集团无关——这或许算不上招商引资。

“陈头儿才不看重这个呢,”朱月华笑嘻嘻地接口了,转头看一眼小吉,“小吉你过分啊,陈科已经给了你焦油厂的项目了,这个项目算我的。”

“凭什么啊,你不是也得了碳素厂的项目?”小吉笑着反驳她,“呵呵,这次啊,又该轮到我了。”

“那就该给人家小余,”朱月华跟他斗嘴,“大家统统轮一遍,你是老人了,该有这样的觉悟,你看,我的觉悟就比你高……”

说到最后,她已经笑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了。

余凤霞笑着摇头,她一开始来业务二科的时候,是被小吉和小朱略略排斥的,不过眼下关系倒是和谐很多了,“算了,我手上正有几个项目呢,要不,给了小杨……”

“小杨……他马上就拿下单子了啊,”小吉转头看看侯健,笑嘻嘻地发话了,“侯总的投资,也差不多了吧?”

这一帮人在这里嬉戏打闹,不但眼里没有出去的陈主任,而且,似乎连坐在一边的谢副科长都没放在眼里。

可贾总和侯健都不是小孩子了,自是能深深地体会到,这才是陈太忠的大能之处:不是陈某人有真材实料,压得住这帮肆无忌惮的手下;那就是有陈主任撑腰,这帮人才敢这么肆无忌惮。

反正大家一看,就体会得出,这个业务二科必定是极其和谐的科室,能把一个油水十足的部门,经营到这种地步,陈主任的本事,小得了才怪。

甚至,侯健隐隐能感觉到,没准是杨晓阳提前打了招呼,要这帮人帮着他将自己的军呢。

“搞粮食加工的话,凤凰还是有潜力可挖的,”难得的,谢向南发话了,不过按他接下来的意思,这话也非他说不可了,“曲阳黄很有搞头,侯总可以考虑整合一下这种资源。”

“呀,谢科发话,那就没问题了啊,”小吉笑着点点头,向侯健解释,“我们谢科以前是曲阳劳动局的书记,在那儿人面儿很广。”

“搞酒吗?”侯健一听,怦然心动,酒里面的利润有多大,他还是略知一二的,他犹豫一下点点头,“我了解一下吧,谢科可要多帮忙啊。”

“没问题,还有太忠呢,”谢向南点点头,也不多说话。

“陈主任也是曲阳上来的?”侯健听到这话,一时大奇,转头看看杨晓阳。

“陈主任可是还兼着科委的副主任,哪个县区能没有人啊?”贾总笑吟吟地接话了,“侯总,酒的利润,可是很大的啊。”

“大是大,不过,里面的麻烦……肯定也不少啊,”侯健自然能想到这个,他苦笑一声,“也不知道当地有没有上规模的企业,要有的话……”

“可以搞联营嘛,你占大头就行了,”小吉笑嘻嘻地点点头。

他这话,委实有点匪夷所思,别的地方的招商办,一说招商引资,恨不得把自己的条件吹得天上罕有、地上绝无,务必要把投资商的钱忽悠过来。

像这种摆明车马,要投资商联营的,还真不多见,起码在那个年代并不多见,那时候一说合作,成功一点的商人总觉得,不但要对外面操心,对内部事务更要操心。

尤其是侯健还被合伙人骗过,听到这话就越发地不顺耳了,心说这年轻人还真不够稳重,这种性子也敢谈招商引资。

“我对合作不感兴趣,”侯总刚刚摇摇头,猛然间想起自己方才还表示要入股盖伦集团的项目,禁不住尴尬地顿了一顿,“嗯……以前被合伙人骗过,当然啦,贾总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嗯,这个忌惮能理解,”小吉却是没管对方呛了自己一句,事实上,脸皮不够厚的主儿,搞招商引资还真有难度,当然,大家的身份也决定了——他们的脸皮厚度也是有限的。

总之,这话绝对是在小吉的承受范围内,他笑着解释,“那你让陈主任参与一下就行了,到时候有人找你麻烦也不怕。”

“陈主任的来头,可是比你想得大哦,”贾总笑嘻嘻地冲侯健点点头,“侯总,他要是想保你的权益,简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。”

“不会吧?”侯健听得真有点傻眼了,贾总已经知道我最少有三千万了,这种资产,只是一个项目的合作者,那这个项目有多大,那是可想而知的。

在这种项目里,一句话就能保我的资产?这种人不是没有,但是应该混在京城——至少也在省会城市的吧?

而且,这个陈主任年轻得可怕,想到这里,侯健不以为意地笑笑,“嗯,既然是这样,倒是要多考察一下曲阳黄了。”

他这话说得有点口不应心,朱月华看到就郁闷了,女人可是不能随便得罪的,尤其是她还是受了陈主任不少恩惠,连老公的兼职都是拜陈主任所托呢。

不过,面对投资商,她倒也不能乱发脾气,说不得只能含笑摇摇头,“侯总你这就不知道了,为了那个碳素厂项目,我们陈头儿可是调了两个营的武警过去呢。”

“两个营的武警?”贾总一听都吓一跳,她好歹是体制中出来的,又接触过上层,隐约听说过一点这事儿的难度,“那得什么级别的人批啊?中央军委?”

“武警和部队不一样,”谢向南简单地回答一句,他是军队子弟,自是明白其中差别,“双重领导。”

说到这里,陈太忠施施然走进来,恰好听到最后几句,笑着插话了,“那哪儿是我的本事?全是市里的支持,小朱你这不是捧杀吗?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坐下,冲贾总点点头,“好了,一切搞定,下午你再去接触一下,保证邱主任态度不一样。”

原本,他还有点担心,邱朝晖听到自己说放手反倒插手了,谁想邱主任听说上午的女人居然是章尧东打招呼的,顿时松一口气,“我说嘛,这人什么来头,不过,她做事倒是还算规矩。”

在邱朝晖看来,守规矩的人,都不难对付,“创新基金没搞起来的时候,是怕没钱,现在最怕的,是不守规矩乱来的,老邱我行得正走得端,只要守规矩,就算不成我也给他个绝对充分的理由。”

等到他听陈太忠说,有意收加急费,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哈,咱俩想到一块儿去了,正说再见你的时候,商量一下可行性呢,谁想你倒要我搞了。”

“那你定个尺度,下午收盖伦的钱吧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说一句,一时也懒得琢磨其实这种增加的收费项目,是该跟其他主任打个招呼的——多收钱难道还不好?

邱朝晖更是习惯了,是的,他自己想到的加急费,在他负责的项目上,都没敢这么定下来,反倒是陈主任一说,他就立刻觉得,此事可以操作了。

眼下的陈太忠,在科委不是一把手,胜似一把手,以前文海在科委说话,大家都是阳奉阴违的居多,而现在陈主任说话,那就是实实在在的一言堂了。

当然,他能做到这一点,跟做人强势、背景雄厚是很有关系的,但最大的原因,还是因为大家基本都形成了一个共识:陈主任做事,没有私心!

人心是杆秤,没有私心的领导,自然是受大家欢迎的,当然,也有个把小人背后嘀咕,说陈主任这么做,无非是想混点政绩,人家目标远大着呢。

可是一旦有人真这么嚼舌头,就会有若干人不屑地反驳:金无足赤人无完人,陈主任在工作上没私心就已经足够了,真要有那完美无缺的领导——问一句,你敢跟着那种领导干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