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90章 次序不能乱

随便聊了两句之后,章尧东才将话题引了回来,“小贾的公司,有意在咱们凤凰发展,你这招商办主任,可是要大力支持的哦,呵呵……”

陈太忠有点傻眼,在他印象中,章书记虽是强势,可说话时很少倾向性这么强,这话里虽然说的是招商办,可指的肯定是科委的那个创新基金嘛。

不是这俩有点什么猫腻吧?他很不厚道地猜测一下,脸上却是一脸笑意,“呵呵,好的,我一定安排得贾总有宾至如归的感觉。”

这小子的废话真多,章尧东一时有点哭笑不得,不知道为什么,别人见了他都是战战兢兢的,偏偏是这个小陈,每次都是谈笑自如,明明说个“好的”俩字儿就能解决的问题,这厮就能多冒几句出来。

不过,章书记倒真的不是一定要倾向性那么强,下一句他就点到了要害,“至于科委这边的可行性分析,要做到客观,是吧,小贾?”

贾总笑着点点头,“呵呵,没错,其实盖伦集团只要一个跟大家公平竞争的机会。”

你就吹吧,陈太忠可是不信这话,你要公平竞争的话,直接去科委报名好了,扯出章尧东这张虎皮做什么?

可是,这话他肯定不能这么说,于是正好借着这个机会,说说别的,他笑着点点头,“好的,一定做到客观,还好,市里不是马上要监管了吗?”

“监管只是监管,更可能是监而不管,”章尧东说话,果然是一等一的强势,“科委现在搞得蒸蒸日上,监管是必要的,但是降低了工作效率的话,还不如不要,这是我的意思。”

“配合得好的话,也能事半功倍,”陈太忠笑着答他,这话初听起来是在跟章书记唱反调,不过章尧东自是听得出,这是年轻的副主任在表态,我们还是欢迎监管的。

话是不错,可是这个语气……是个问题啊,章书记心里嘀咕一句,这家伙还真的是没大没小的,一时间有点恼怒,就不看他了,转头冲着贾总点点头,“这下,小贾你该放心了吧?”

他这话就相当于是送客了,贾总好歹也是侍奉过领导的,听到这话自是要起身告辞,陈太忠见状也站起了身子,省得书记大人专门发话撵自己走。

章尧东肯定不会再拦着二人离开,不过,看着陈太忠离去的背影,他还是笑着摇了摇头,嘴里轻声地嘀咕着,“赤子童心……怪不得蒙艺照顾你。”

章书记知道,这厮经常口不应心地胡说八道,不过想想别人在自己面前大气儿都不敢出,这家伙偏生举止得体不卑不亢,说话语气居然是对等的,倒也是一等一的异数了。

这种行为,往好里想,能让与之谈话的领导心情放松,不过大多时候,还是容易被人诟病的,没心眼的混什么官场啊?

可是这家伙,还不算没什么心眼的,想到这个,章尧东也不禁笑一下,觉得这年轻人,还真是有点好玩。

陈太忠却是不太高兴了,走出章尧东的办公室之后,斜眼瞟一眼贾总,“我说贾总,好像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吧?按正常程序来,我才好说话,你这一来就找章书记,算是……正常程序吗?”

贾总做了这几年生意,自是能对大部分官员的心态有所了解,她也知道,自己这下是把陈太忠惹了。

因为这事儿,她办得不合规矩,不从下面正常渠道走,直接先找到市里一把手,自是有仗势压人之嫌,就算撇开这层嫌疑,别人也会嘀咕两句:你这不是变相跟章书记我们工作不力,这算有意添堵吧?

可是贾总还真觉得冤枉,她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这不怪我啊,我只是来凤凰了,顺便看看章书记,他问起我来这儿做什么,我也得说一说吧,谁知道他就给你打电话了呢?”

是这样吗?陈太忠心里冷笑,鬼话听得多了,他胸中当然养了一点城府出来,所以倒也没兴趣去琢磨这番话的真假。

一番谈话,让他得知了章尧东对监管的看法,那么这个突发事件倒也不算很糟糕,尤其让他高兴的是,章书记对科委工作的支持力度,显然是非常大的。

于是,年轻的副主任苦笑着摇摇头,“以后你做事儿,不能这么做,这也是遇到我了,要是换给别人,觉得你对他们重视不够的话,没事都要搞出来点事。”

“这个我也知道,”女人做生意,有时候还真的是要差一点,贾总一听陈太忠置疑自己的眼界和办事能力,却是没的生出一点不忿的心思,少不得辩解一下。

接下来,她才笑嘻嘻地讨好对方,“反正是谢谢你了,呵呵,陈主任年纪轻轻,倒是胸襟过人,还好我遇到的是你。”

陈太忠瞪她一眼,心说你还真该庆幸遇到的是我,遇到项大通、阎谦之类口不应心的,或者李勇生、那帕里那种睚眦必报的主儿,没准还真就惨了。

贾总却是因为这一眼,彻底感觉到了陈主任的怨气释放殆尽,轻笑一声,拍拍他的肩头,手臂挥处,带起片片香风,“哈,时间不早了,晚上一起坐一坐?”

哥们儿还那么多公粮要交呢,你也不看看自己年纪多大了,还想掺乎?陈太忠笑着摇头,“改天吧,今天才回来,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办。”

说着,两人就走出了大楼,陈太忠的行程早就安排满了,现在自是要去见见吴言,敲定集资房的检测一事,拿下这第一单,顺便去领集资房钥匙。

吴言也得了消息,在办公室等着他,不过眼下的吴书记事情实在太多了,陈太忠一见屋里有人,外面还有人等着,说不得先去赵学文那儿领了钥匙,才又回转。

赵主任原本还想问问,他怎么从段卫华那儿搞到的这套房子,可是眼下的陈主任,身上已经散发出了些许淡淡的威严,又是来去匆匆,一时也没得了机会。

等陈太忠再进吴言办公室的时候,屋里只剩下了裘之喜一个人,在同吴书记商谈区里几个行局的干部考察事宜,见他来了,裘部长眉头微微一皱,也不说话。

只是,他的眼神已经将他的不耐充分地表达了出来,我说,没见我们正忙着呢?懂不懂规矩啊?

吴言见状,却是想起了这厮在背后对太忠的中伤,说不得轻咳一声,“这个,裘部长,这个话题一时谈不完了,明天继续吧,我要先接待一下客人。”

这就是公然地扫裘之喜的面子了,不过,眼下的吴言在横山只手遮天,就算裘部长心有不满,也只能咬牙悻悻地离开。

“吴书记这么忙,该配一个秘书了,”陈太忠笑着坐了下来,倒也是落落大方,“事儿都忙到一起了吧?”

“秘书……呵呵,正处不一定要配秘书的,”吴言笑着摇头,“而且,合适的女秘书也不好找,我总不能配个男秘书。”

正说着呢,岑广图走进来了,见陈太忠和吴言正说笑,又是什么“男秘书”之类的,身子倒着就往外退去,“呵呵,不知道吴书记有客人。”

“老书记你这话,就是抽我了,”陈太忠心说可不能再把这家伙放出去了,要不然事儿还不定传成什么样呢,他站起身笑嘻嘻地招呼,“坐下一起聊吧,我就是说说科委装修检测的事儿,正好也请老书记发表一下看法。”

“那是政府的事儿嘛,”岑广图心说这事儿基本上都定了,你要我聊什么?不过陈太忠这么一说,他再要离开,反倒是显得心怀那啥了,说不得看吴言一眼,发现吴书记微微颔首,才又走过来坐下。

又聊了两句之后,陈太忠发出了邀请——这是必须的,“既然这样,晚上我和文主任,邀请吴书记和赵主任办个小小的庆祝会,吴书记一定要赏脸哦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看看岑书记有什么事儿,”吴言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,“你先去找赵主任吧,我要走不开单独请她也行,你们科委这份儿心意,我领了。”

得,她都把话说成这样了,岑书记就算有事,也只能说没事了,陈太忠是横山区走出去的干部,眼下红成什么样了,他能不知道吗?

赵学文自是答应了这个邀请,不过文海一听陈太忠说要请吴言,只有四个人,又有点犹豫了,“陈主任,要不……把建委的耿主任也喊上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