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83章 朋友留步

白泽原本就是个有担当的性子,眼见村子里越来越乱,火了,警察管不过来,我管!

于是,南上庄就组织了棒子队,参加的大多数也是村里的年轻人,这年头村里已经没地可种了,大家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坐在家里,收收房租打打麻将而已。

眼下既然村里给发工资,报名的小年轻肯定不少,尤其是这些人里,原本就有几个游手好闲的家伙,能正大光明地打人,村里反倒是少了不少是非。

白村长给棒子队配了十辆摩托,还有对讲机等一干物事,一辆小巴,没事的时候,摩托车分两队每队十人,两个小时之后再换二十个人,轮流在街上溜达,遇到拦路抢劫的、小偷小摸的,二话不说上前抡棒子就打。

这反应速度,可是比警察快多了,而且棒子队一旦出动,最少十个人一组,另外十个没准离这里还不到五百米,遇上难缠的,还能呼叫本部让小巴出动。

那些拦路抢劫盗窃的蟊贼,虽然也是有组织的,但是面对这么庞大的护村队,那也只有跑的份儿——不跑不行,那棒子都是白村长特意从北边弄过来的核桃木做的,一棒子下去打晕人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而且,棒子队都是不讲理的,哪儿跟你讲什么证据?自由心证就不错,喊一声“站住”你敢再跑的话,那就只能指望腿脚够快了。

打错的人也不是没有,不过,白泽本身就有钱,南上庄现在也有钱,合理地赔偿一点也就算完了,当然,这些人若是指望狮子大张嘴来讹诈,那是不可能的——听到喊站住了你还跑?

再说,这整顿治安,原本就是大好事,谁要再多说两句,没准就成了全村公敌了。

几场围剿下来之后,南上庄的治安,马上一片大好,尤其是大家知道,被棒子队抓了的小偷和盗匪,都要先打个骨断筋折之后,才会送往派出所,一些大的小偷小摸的团伙登时就销声匿迹了。

有些新疆来的小偷团伙还不信邪,指着民族政策能保护自己呢,结果被棒子队抓了四个小孩六个大人,直接打断腿脚,大冬天地绑在院子里冻了整整一夜,天亮才送到派出所。

派出所讲民族政策,可是南上庄护村队不讲啊,所以慢慢地,棒子队的名声就传了出去,南上庄的环境,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当然,这世界什么时候也不缺瞎眼的,时不时地有些过路的蟊贼,还偶尔地想伸一下手,所以,这棒子队也就这么维护下来了。

不过,东湖区的警察局长为了这个棒子队,专门找白泽谈过心,“老白啊,这帮小家伙,你得控制好啊,要不然,没准要出事儿。”

“我在的时候他们在,我不干了,棒子队就散,”这是白村长打的包票,而警察局这边,也从南上庄得利不少,自是不好再较真了。

毕竟,棒子队把人打断胳膊打断腿,才送进派出所的行为,很容易遭人诟病,为此,南上庄这边也要向警察们意思一下:不好意思哈,乱世用重典,下手狠了点,大家帮着遮掩一下嘛。

不过,正是因为如此,棒子队在素波的名声不响,也就是燕辉,整天为了拍新闻到处乱跑,知道这些事情,高云风之流就未必清楚,至于陈太忠……他要知道才叫怪呢。

白泽是棒子队当之无愧的灵魂,那些小鬼们,虽然看起来是要听那精瘦汉子“二哥”的话,但是事实上,大家是觉得自己离白村长太远——是的,白村长那是高高在上,能跟区长喝酒,跟区委书记打麻将的主儿啊。

所以,白泽有信心自己在的时候,将棒子队管好,自己不在,将这队伍解散,也正是因为如此,刚才他觉得那卖毒品的家伙有点不太靠谱,索性一个电话打将出去,很随意地召唤了棒子队在外待命。

说句实话,换个时候,白村长还真不会这么搞,因为这么行事实在是太张扬了一点,可是,今天他身边全是镇得住场子的贵人,张扬一点也不打紧。

哪怕就是那帕里似乎差点,看起来没什么实权,可是省政府办公厅的傲慢,白泽的心里也一清二楚,人家混得再差,玩得也是省级政府核心部门的圈子。

再加上,他今天要办的事情没办利索了,心里就忍不住有一点卖弄的心思,其实还是心里那点怨念在作怪:我南上庄的村长,也不是一无是处的……就让你们感受一下我的能量,日后大家相处,也省得你们带了有色眼镜来看我!

我白某人,不差你们多少!

就在这个时候,DJ台上的音乐彻底地停了下来,一个浑厚的男低音响了起来,“大家好,我是老板的朋友,场子里好像出现了一点状况,我想说的是,大家坐下来谈好吗?”

不过,他喊他的,棒子队该打的照打不误,这帮小年轻也算是狠人了,眼里除了白泽和“二哥”,硬是容不下第三个人。

当然,比起红星化工厂,这帮人还是要差一点,不管怎么说,人家红星厂的武装部和民兵,都是国家认可的,荷枪实弹的,不论是比组织还是比装备,棒子队差得太多太多。

陈太忠这一帮人倒是有闲了,抬起头看看发话的地方,却是DJ台上站了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,相貌英俊身材挺拔,正望向己方这片儿。

他在说话,DJ台一旁也围了几个保安和服务员,却是没有人敢过来,想像一下就可以知道,几十根棒子在空中乱舞,胆气再大的主儿也要掂量掂量。

段天涯原本想上前问问,杜长岭去哪里了,不过想一想这个慢摇吧居然坐视毒品交易,而且居然在出事时也不进行管理,这让他觉得有些无法忍受——今天要不是跟了一个村长来,估计就要挨打了吧?

这一切,说起来话长,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事儿,三五分钟内,那帮卖冰毒的家伙全被放倒在地,哼哼呀呀地响成一片。

接下来,在区区的半分钟内,一干手持棒子的年轻人一哄而散,不过,撤得倒也挺有章法,忙而不乱,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种架他们常打,熟手了。

当然,人是走了,不过只要白泽需要,怕是随时都能召唤出来,这一点大家都很确定,南上庄离这里不算太近,白村长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显然外面有机动的交通工具。

“走吧,真扫兴,”看着一地的狼藉,沈彤叹口气,这当然不是她怕事,正如她所说的那样,扫兴,确实是太扫兴了。

“朋友,留步,”那英俊的年轻人却是已经挡在了他们前面,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白泽,“砸了场子就这么走了,不合适吧?”

“那你的场子有人卖货,你不管就合适?”段天涯的口才,比燕辉还要便给,张嘴就来了,他怒气冲冲地看着对方,“真的想谈谈?”

“这些我不管,”年轻人摇摇头,“他们也是客人,你们也是客人,其实……我并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!”

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依旧是看着白泽,显然,他认为白村长是这些人的头儿,虽然其他人看起来也是一副不含糊的样儿,但是不管怎么说,刚才的小伙子们却是此人喊来的。

“你是打算不讲理了,是不是啊?”按说,高云风是最不该生气的,燕辉跟他没交集,又有陈太忠扛着大头——那厮可是动手了呢。

但是,他刚拍了白泽的肩膀,高公子可是很要面子的,而且他招呼的警察朋友也在路上了,那还有什么客气话可说?

英俊年轻人一听此人说话这么霸道,禁不住转头看他一眼,得,这一眼别的没看到,看到那小演员正抱着此人的胳膊。

他认出这个小有名气的女演员,眉头一皱沉吟一下,说话就客气了一点,“我没打算不讲理,我都说了,这是我朋友的摊子,她现在不在,我在看着呢,你们这么走了,我没办法交待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