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67章 马屁的失败

吃完午饭之后,接下来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很过分的事情,张梅和雷蕾在单独对了陈太忠的时候,都还算放得开,只是,两人一时无法接受,那啥的时候,一旁有别的女人在场。

最后,被逼得急了,雷蕾只能双手合十地求饶,“下次吧,啊,太忠?好不好?下次……这次真的没准备好!”

“是啊,”张梅也随声附和,“下一次吧,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我要去赶汽车啊……”

“不许去赶汽车,”陈太忠很霸道地做出了决定,“明天我开车送你回去!”

“可是,我还有孩子在家,”张梅愁眉苦脸地解释,“我有点不放心他。”

这也就是欲拒还迎的意思,想她都出来三天了,孩子要没人照顾,早饿得半死了。

不过,陈太忠听到这个解释,倒是实在没话了,叹一口气,“好了,雷蕾你休息一会儿,我去送她吧……”

等陈太忠送了张梅回来,才刚将车停放好,就发现锦园这里吵得一塌糊涂了,一堆人四五十个闹哄哄的。

陈太忠眼尖,一眼就看出,一方是骑王的人,另一方却不知道属于哪儿的,不过看起来倒也不像是道上人物寻仇。

扫了两眼,他才要进大厅,却不防被保安拦住了,“先生,请出示一下你的房卡,我们现在暂缓登记住宿。”

我把房卡放房间里了,不行啊?陈太忠一时有点恼怒了,雷蕾在里面休息呢,他何必把房卡装在身上?

他眉毛一竖,才要发火,却不防肩膀被人一拍,有香风自身后飘来,转头一看,才发现是沈彤,“咦,沈老板?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?”

“能是什么风?”沈彤笑着冲闹哄哄的人群歪歪下巴,这一刻,她下颌那一道红印就显得有点扎眼了,“我看热闹的,唉,真是不成体统……”

敢情,昨天骑王那演唱会是演砸了,不但最后唱得不成体统了,最关键的,还是爆出了假唱丑闻,今天一上午,就有各个新闻媒体对这件事做了追踪。

不过,这次演唱会属于民间活动,虽然挂了一个义演的名头,其实还算是纯粹的商业行为——没有名头租用体育场的费用就大得多了。

所以,倒是没有省报市报的来,来的多是都市报、消费报或者晚报之类的纸媒,素波电视台、素波教育电视台之类的也有来,主办者倒是挺仗义,没撇了骑王单独面对那些媒体的轰炸。

好容易扛过上午记者们的追击了,中午说吃一顿散伙饭,骑王就可以走人了,沈彤作为赞助商之一,也被邀请了。

她不想去,只是架不住何铁英的女儿缠着她,要她来跟骑王要个签名,又惦记着要替贾总给那电吉他手带个话,想着左右没事,就来这儿转转得了。

谁想,饭毕的时候,骑王的人闹起来了,说是主办者不讲信用,没有全额制服尾款,克扣了他们的出场费,主办方这次不干了,“你们假唱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,扣你点钱不应该?”

骑王当然也有理,“是你们要我们唱足十二首的,说是要对一些曲子做些技术处理和加工,你们也没反对不是?现在倒好,不认账了?”

有那尖酸的,登时就指出来了,“让你们加工,可也没说让你们每一首歌都加工不是?再说了,斯麦那混蛋在台上抽风,也是我们的错了?”

所以,就闹到眼下的地步了。

沈彤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的脉络说清楚了,说完之后,她讶然看向陈太忠,“你怎么会呆在这儿啊?要不是看到你那辆林肯,还真是不敢确定呢。”

“一般我来素波,就住这儿,”陈太忠嘴上解释,心里不无得意地想着,哥们儿现在,也要培养定点消费的习惯了。

不过,他还是有点不解,正好闲得没事,“他们出场费很贵吗?还是说,主办方是恼火这场戏演砸了?”

“哼,不过就是拍丁厚德的马屁而已,”沈彤哼了一声,不想再说下去了,可是,陈太忠的好奇心却是被勾起来了,“丁厚德?”

不得不说,沈彤还是年轻,而且走了从商的路子,所以她的言谈中,没有太多的忌惮,由于吃不住陈太忠的发问,把事情的缘由,还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。

丁厚德的女儿喜欢骑王这个组合,而对这个自小就得了小儿麻痹,导致下肢萎缩的女儿,丁市长夫妻的心里,是存了几分歉疚的。

当然,这女孩儿的弟弟,更受宠爱,可是说起骄纵,丁市长对这个女儿,要骄纵得厉害一点。

总之,这次骑王能来素波,就是下面有人想求丁市长办事,知道其女非常喜欢骑王,就张罗了这么一场演出,女孩儿就躲在主看台的包厢里,拿着望远镜看。

这当然算不上行贿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主办方对直播和转播权基本没什么要求,反倒是在曲目数量上咬得很死:你们必须唱够数!

小女孩儿想看的,无非就是现场的气氛,以及跟骑王组合近距离接触的那种感觉,再说了,就算没有转播权,现场也能拍,回头再给丁市长家送一盘带子,这就算完事了。

谁想,这个斯麦不争气啊,不但假唱被暴露了,实唱唱得也是荒腔走板,最后两首,更是连嗓子都破了。

女孩不开心了,偶像虽然没有完全破灭,但心里总是多了几分失落,骑王遭了如此打击,也没了向她赠花的兴趣——助残性质的义演,找个残疾人配合一下很正常,这原本是主办方约好的,不过现场太乱,这个也实在难以按计划操作了。

诸多不顺夹杂在一起,她回家之后,连话都不想多说几句,嘴里偶尔叨叨两句,也是“斯麦太累了……不该让他们来的”之类的。

得,这下可好,假唱的没什么大事,想拍马屁的却是实实在在地拍到了马腿上,主办方心里高兴得起来才怪!

可是,不高兴归不高兴,大家还不敢败坏骑王的名声——要不有人该更生气了,说不得只能同骑王一道,共同抵御媒体记者的穷追猛打。

其实,骑王组合也挺郁闷的,被人踢爆“假唱”,现场后来也乱得不可控制,草草收场,导致他们压力大增,心想这尾款,未必能拿得囫囵了。

可是,今天上午主办方的配合,让他们意识到,素波人善,可以欺之以方,既是如此,尾款当然要没命地要了。

这些关窍的细节,沈彤都不是完全清楚,她向陈太忠的转述,又做了部分删减,因果就越发地不明朗了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还是听出了一个大概意思,于是笑着摇摇头,长叹一声,“呵呵,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啊。”

当然,他没指出“不用其极”的是骑王还是主办者,沈彤心里虽然品出了七八分,却也不想追问,何必问?又何苦问?

两人正在嘀咕,却见大门口又进来一辆捷达车,沈彤见状,冲着陈太忠笑一声,“呵呵,你家田甜来了!”

“你这家伙,就会满嘴跑火车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我跟她不熟,也攀不起田立平那高枝儿。”

“哎,问你句话啊,”说起攀高枝儿,沈彤倒是想起一件事来,身子略略向陈太忠靠了过来,低声发问,“我说,你到底喜欢荆紫菱、蒙晓艳还是蒙勤勤啊?是不是喜欢荆紫菱更多一些?”

两人离得近了点,陈太忠就闻到了她口中淡淡的酒气,心说这家伙果然喝酒了,微微皱皱眉头,“我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啊?”

“跟田立平比,蒙勤勤和蒙晓艳才是正经的高枝儿,我估计你有点害怕,”沈彤看着他,不住地笑,“而且荆紫菱,比她俩漂亮,你要不傻,当然知道怎么取舍。”

陈太忠本不待理她——跟女人较真不算好汉,可是见她笑得有点邪行,还是禁不住出口辩驳,“荆紫菱还不算高枝?中国的省委书记起码有三十多个吧,有几个荆以远这样的大师呢?”

“可你刚才说,攀不起田甜这种高枝儿,”沈彤看着他的目光,有点怪异。

“她更不算什么了,我是跟你客气呢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才要解释一下,猛地觉得,身后似有杀气,转头一看:呃……田甜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