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66章 生和死

雷蕾的电话,直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才打了过来,这个时候,锦园的房间内,一对男女刚刚释放完彼此的热情。

“喜欢《廊桥遗梦》吗?”轻轻抚弄着身上男人赤裸的胸膛,张梅轻声发问了,这是一个暗示,只是,说这话的时候,她甚至不敢抬眼去看男人的眼睛。

“嗯,没看过,”陈太忠也就是大概听说过一点剧情之类的东西,闻言轻笑一声,“其实,我喜欢《查太莱夫人的情人》,我看过英文版的。”

这倒不是他吹牛,他真的看过那本书,当然,他一开始的目的,还是想琢磨一下男男女女之间的情感——谁要那本书那么有名呢?

越是禁的,反倒是越容易红。

而且,以他对《廊桥遗梦》那剧情一知半解的了解,总觉得跟《查》一书相差无几,所以他才如此回答——不都是恣情纵欲的发泄吗?

张梅一听,却觉得刚刚冷却的身体,再度变得有些燥热了,喜欢上《廊桥遗梦》之后,她也托人带了这本大名鼎鼎的书来看。

不得不说,这本书被禁和那本书大红,是有原因的,关键还是在于尺度的描写,不过,《查》书虽然涉嫌低俗,但是其间描写,还是很细腻很温馨的,正正在张梅能接受的范围之内。

所以谈到这个,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有点兴奋了,不过,她试图掩饰一下,“那好像……是本黄书吧?”

良家妇女,果然还是比较内敛的!两人既然还紧紧地堆叠在一起,陈太忠自然意识到了她身体的反应。

想到这个,他就想起了刚才她所说的事情,顿时心生不忿,“老庞这家伙真不是东西,居然随便拿你送人,裘之喜……更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这话果然是降火良方,比冰镇绿豆汤之类的管用多了,几乎在五秒钟之内,张梅身体的温度就降了下来,说起这个,她实在有点耻辱感。

原本她还有心跟陈太忠腻歪一下呢,眼下既然没了心情,她默默地推开他,翻身下床,赤着身子向卫生间走去,两道亮光,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去。

“别跟我说这个……他已经疯了,为了升官,走火入魔了!”

“唉,”陈太忠长叹一声,琢磨一下,“这样吧,我帮你调个工作算了,你要是混得比他还有前途的话,估计他也不敢再强迫你做什么了吧?”

这话一说完,他就有点纳闷了,哥们儿什么时候,变得这么富有同情心了?

不过,张梅从卫生间里传出的回答,帮他解释开了这个疑团,“谢谢你了,太忠,我不需要,我不想欠你什么,我不会背叛家庭的!”

虽然身体不太干净了,但是她的意念中,还在努力维系那一点可怜的自尊,也许,这才是这个女人的魅力所在吧?

哥们儿还是比较喜欢自强的人!陈太忠做出了如是判断,他有心再坚持,却猛然间发现自己若是刻意如此,反倒是有些霸道了。

再说,体制内那些岗位,他也不知道该把张梅调到什么好地方去,科委和招商办,那都是没问题的,可是,兔子不吃窝边草——他一向信守这个原则。

陈太忠正琢磨呢,雷蕾的电话来了,直接带偏了他的思路,胡芳芳的地址,她已经打听到了,华府花园别墅区四排三号。

不过,雷大记者对陈太忠要找胡芳芳做什么,是非常好奇的,“太忠,那个女人倒是挺漂亮,可是她的名声真的很糟糕,你不会这么饥不择食吧?”

“我要吃,必定吃天下的美味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向卫生间瞄一眼,发现张梅正坐在马桶上处理个人卫生,说不得关了天眼,再用“咫尺天涯”隔绝一下声音,轻笑一声,“呵呵,有你呢,我至于去找她吗?”

“你这家伙,就是会胡说,呵呵,”雷蕾笑得挺开心,嘴上兀自逞强,“什么时候来素波?要不要她的照片?我手上正好有一张。”

“嗯,开车呢,马上就到素波了,”陈太忠嘴里胡说八道着,心里却是挺好奇的,“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?”

“找的呗,”雷蕾笑一声,想来是因为能见他,心情大好了,“一张会餐时的照片……对了,中午你有空吧?好久不见你了呢。”

只冲你手上的照片,哥们儿能没空吗?陈太忠哈哈一笑,“好了,在单位等我,一会儿就到了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撤掉隔离声音的术法,不成想,就在这个时候,张梅围了浴巾出来了,听到最后一句,登时就是一怔,“你……要出去?”

“嗯,有事情要办,”陈太忠点点头之后,才想起,刚才答应了她,要陪她到下午两点,然后送她去车站的——说好分手之后不再联系。

哥们儿怎么想得到,雷蕾的动作这么快呢?想到刚才两人的亲昵和缠绵,他又有点身不得这个比较好强的女人。

“跟我一起去吧,”他走上前,轻搂一下她赤裸的肩头,“那也是个女人,跟我关系不错,嗯,跟你一样……家里也不是很和睦。”

“我要走了,”张梅的语气很坚决,可是被他这么一搂,身体顿时软绵绵地靠向了他,紧接着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肢,“再陪我一会儿,好吗?”

“不好!”陈太忠毛了,他原本就是个欠缺柔情的主儿,好不容易愿意跟张梅讲讲人情了,却是不小心发现,玩柔情只能让他变得更纠结。

咄,且看哥们儿慧剑斩情丝!

不过,他斩的不是自家的情丝,却是别人家的,“以后,你就是我的女人了,嗯,什么时候老庞肯认真对你了,你再老老实实地跟他过日子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张梅听闻,顿时站直了身子,手也从他身上撤离了,一双眼睛瞪得极大,惊恐地看着他。

“没有可是,”陈太忠很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,既然哥们儿玩不起柔情,那就玩玩野蛮好了,“嗯,回头我把你调进……警察局。”

原本,他还没想到该怎么调动她呢,猛然间想起,盖伦集团的贾总,老公可不是就调进警察局了?王宏伟跟我关系尚可,调一个人进去,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?

其实警察局的待遇,也未必能好到什么地方去,不过,跟外贸相比,总算是工资能发了,没准什么时候还能有点小外快,而且,好歹也算是个强力机关不是?

可是,“人不能只顾自己的好恶,自私到不顾他人的地步”,张梅在心里对自己说,她没有勇气说出来——这是《廊桥遗梦》中的句子,她一直很喜欢。

她知道,他比罗伯特·金凯更霸道,是的,她甚至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——她的内心深处,真的很想拒绝,虽然,有些微微的舍不得。

“好了,穿衣服吧,”一旦决定了某些事情,陈太忠就是非常果决的,眼下也不例外,他笑着向她解释,“我想,也许你们俩,会成为朋友的。”

张梅默不作声,开始背转身子穿衣服,但是,两分钟后,她还是禁不住出声发问了,“那么……她也跟你……跟你有这种关系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在卫生间,一边放水一边大声回答,“你要知道,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,你现在后悔,还来得及!”

最终,张梅还是没有做声,而是加快了穿衣服的速度,在她的认识中,他是个不讲理的人,但又是说话算数的人,那么——等老庞这一段烦躁期过去之后,他会答应不再介入我的家庭的。

只是,这个身体,绝对不能容忍第三个男人进入了,她心里默默地念叨着:活着的时候,我属于我的家庭,当我死去,我属于你!

这也是《廊桥遗梦》的名句。

只是,张梅没有想到,雷蕾见到她之后,居然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,而是笑吟吟地点点头,转身问陈太忠一句,“照片……你什么时候要?”

“没事,你俩都不是外人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向她伸了手出去,“现在就给我吧,不用顾忌她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