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62章 理直气壮地骗人

我靠,你这是什么态度嘛,看着黄占城的做派,陈太忠恼了,一个到处忽悠人的家伙,居然敢在我面前摆谱?

不过在下一刻,他就反应过来了,人家这是装逼呢,错非如此,怎么能哄得大家一愣一愣的?这两年来,各地对资金的追捧,真的几乎陷入了狂热中,摆不出架子的主儿,反倒是要遭人小看了。

想到这是骗人者该有的态度,陈太忠的心情就平和了许多,他冲着对方一笑,竖起一根手指,“这第一个问题呢,我是很好奇啊,黄总手握定额,怎么不自己做,反倒是要卖出来给别人做呢?”

你管老子愿意怎么做?愿意买的就买,不愿意买的滚!黄占城眉头一皱就想厉声呵斥,不过看看陈太忠坐在那里悠然自得的神态,他心里微微地动了一下。

这种年纪的愣头青,丫见过不少,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懂,却又爱认个真较个死理儿,只是不知怎地,他总觉得面前这厮,身上有点说不出的什么味道。

当然,黄总也不会因此就给对方什么好脸色,大投资商的架子,那是摆出来的,不是别人看出来的,他冷哼一声,淡淡地解释,“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,忙得顾不过来……”

这话有点避实就虚的味道,不过听得出来,这厮绝对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了,陈太忠迅速做出了判断。

人家这么愿意装逼,陈太忠自然不介意上去抽醒他,于是再灿烂地笑笑,笑容里却是带了一点说不出的味道,“呵呵,那看来,黄总的买卖是做得很大了。”

罗伯特·金凯,有他特有的微笑……没由来的,张梅的心砰地动了一下,当然,也就是那么一下,眼前有正经事呢。

这话可不是什么好话!黄占城看他一眼,脸上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伸手一指门外,“你俩要是没事,可以出去了,我很忙的,OK?”

他对陈太忠已经生出了些许警惕,但是很明显,按道理来说,以他的身份,是不能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冒头小子较真的,那么,撵出去就完了。

那个妖艳的小刘站起了身,摆动着腰肢走了过来,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。

“香奈儿五号?”陈太忠抽抽鼻子,笑嘻嘻地看她一眼,转头冲着黄占城点点头,“黄总果然有钱啊,连秘书都用这么少见的香水。”

这种香水,刘望男经常用到,而且吴言在家的时候,为了让他开心,也时不时喷洒上一点,他自然就记住了。

小刘冷着脸才待说话,听到陈太忠这话,登时就是一愣,闻得出女人身上的香水品牌,这个小伙子,好像很不简单啊。

所以,她马上改变了策略,微微地露出一个笑脸出来,“呵呵,麻烦二位……”

小刘的话尚未说完,黄占城发话了,一脸的肃穆,“小伙子,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,不过麻烦你以后说话的时候,考虑一下表达方式,年轻不是你放肆的借口。”

听到陈太忠辨出了香奈儿五号,黄总真的有点吃惊了,少不得就要略略敲打对方一下,没错,这小伙子大概是谁家的孩子,不过,肯帮一个乡下地方来的穷女人出头,其身家背景应该也强不到什么地方去。

“我考虑了,所以先确认一下,黄总最近是不是赚钱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支光明和张继华托我问一下,那一百万可以还了吗?”

“张继华?”黄占城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,心里却是心惊肉跳不已,这两个人他当然记得清楚,尤其是支光明,那可是靠走私起家的,手底下颇有几个狠人,要不然,他的四百万会退得那么利索?

这小伙子,还真的不是什么简单人物,黄总心里有点纳闷,按说,自己还差张继华一百万的事儿,是很少有人知道的,这家伙显然不是陆海人,怎么会知道这个?

支光明虽然出身“外贸”,做事却是挺讲究,想当初,支总堵上黄占城的时候,是说了话的——你姓黄的跟别人怎么回事,我不管,我也不干涉,但是麻烦你,把张继华的钱给我退出来。

这就是说,事情一码归一码,只要你还了钱,我不坏你的买卖,哪怕是你骗别人的钱来还账,我都无所谓,当然,达成这个默契的前提是,黄占城必须表示出诚意,否则事情会向哪一方面发展,那就难说了。

面对这种话,黄总倒也算光棍,很痛快地还了大部分钱出来,他很清楚,人家这是先礼后兵,讲究人一旦不讲究起来,那可是比一般人可怕得多。

可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这件事情,就在陆海都没几个人知道,所以,听到陈太忠嘴里居然能冒出支光明和张继华两个名字,黄总心里的惊讶,那是可想而知的。

“他俩跟你什么关系?”黄占城不动声色地发问了。

呀哈,你还装?真沉得住气啊,陈太忠见对方没有觳觫战栗,也没有跪地求饶之类的,心里那是相当地不爽,说不得淡淡地笑一声,“就是朋友而已,我这不是见黄总挣钱了吗?就帮朋友问问。”

“哦,你让张继华给我打电话吧,”奇怪的是,黄占城口气依旧强硬,看向陈太忠的眼中,居然带了些嘲讽的意思出来,“呵呵,我欠的是他的钱,不是你的钱!”

妖艳的小刘听到这几句对话,傻呆呆地就愣在了那里,黄占城见状,冷冷地哼一声,“小刘,你把门关上行吗?”

总经理办的门是虚掩着的,不过眼下这个话题,显然不宜为外人听到。

小刘听到这话,忙不迭地走到门口关门,自己却是借着这个机会,也闪到了门外,很明显,她也想避嫌的。

“傻丫头,我让你走了吗?”黄总见状,摇头笑笑,低声嘀咕一句之后,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,“怎么样,你认为我的理由合适吗?”

这厮显然是有所仗恃的,不过,丫显然也不想把事情搞大,要不然,也不至于换了一副脸孔对陈太忠。

“胸大的,果然无脑的多啊,”陈太忠也笑嘻嘻地摇头附和一句,他也觉察到对方的有恃无恐了,那么,这件事看来就要多做点文章了,有牌也不用着急着打了,“我挺好奇的啊,黄总,你不怕我把这件事张扬出去?”

“无非就是张女士的一点小钱嘛,”黄占城笑得很自然,他一指张梅,“她又没交钱呢,我不收不就完了?嗯,再补贴她一万,也就这么着啦……”

“看来我真的要给老支打个电话了,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句,摸出了手机。

“喂,小伙子,你等等,”黄占城的脸上还挂着笑容,心里却是有点着急了,他不怕跟张继华联系,却是绝对不想撞到支光明,陈太忠这一手,正戳中了他的痛处。

支光明手上有把子人,不好招惹,这是其一,不过,更重要的是,张继华才是债主!

“既然你是张继华的朋友,那我也就不怕跟你说了,”黄总身子向大班椅上一靠,看那表情,是相当地悠然自得,“张继华需要我还钱,所以他会很高兴看到我赚钱,明白了吗?”

明白了!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这个社会就是这么血淋淋的,这就是支总明明听到自己说,黄占城在素波骗钱,也没说要管的原因。

支光明不是悲天悯人的圣人,这种情况下他没理由去伸张正义,只能优先考虑自己朋友的钱能不能收回来。

那么,哥们儿也没这个理由伸张正义了!想到自己跟支总关系还不错,陈太忠很悲哀地发现:黄占城这么沉得住气,果然是有道理的。

可是,黄总这副做派,还是让他相当地不爽,妈的,你骗钱就骗吧,被哥们儿戳穿了,还是这副洋洋自得的样子,真是欠抽啊。

只是,虽然陈太忠很想痛抽一下对方,但却是没有合适的手段,黄占城的情商,果然是一等一的,随便轻轻松松地出一下招,就灭掉了漫天的杀气。

能将骗术堂而皇之地展现在众人面前,还不怕戳穿,这也是本事,借势用势之道,跟官场颇有点相通之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