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61章 黄占城

“租的也未必就是骗子,”陈太忠对这个猜测很不以为然,心说庞忠泽这家伙也真是的,被杨斌骗了一次,就以为天底下全是骗子了。

“没准是这里的房子卖完了,对于那些想显示公司实力,又没赶上机会的,那也只有租别人的了,新世纪……素波也没比它更有名的写字楼了吧?”

“那倒是,除了在建的,已经完工的写字楼里,新世纪算第一档次的了,”张梅笑着点点头,“我也担心受骗呢,听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奇怪,你怎么对素波的写字楼这么了解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微微地有点好奇,他自己对新世纪的了解,也是偶然间得到的——袁望曾经感叹,没有拿下这个合同。

事实上,这不仅仅是一个合同,新世纪的资金来源,主要来自于台湾富豪余仁,没错,就是那个差点被张瀚扯进“间谍案”的台商。

余老板旗下的产业“恒福盛”集团,在素波涉及好几个房地产项目,袁望对公司失了这一单,很是痛心疾首,因为这意味着,远望公司以后想进入恒福盛涉足的项目,必须要付出比一般人多的代价——不管是什么人,肯定都愿意同老客户打交道。

陈太忠对此,倒不是很以为然,心说要不是这单子太小,哥们找几个国安的同姓余的随便谈谈心,再有单子你去报到的话,也未必就拿不下来。

反正,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他才牢牢地记住了新世纪大厦,不过却想不通,为什么张梅这个娇滴滴的少妇,还是凤凰的,怎么也这么熟悉素波的写字楼市场。

“我在素波有朋友嘛,你不知道,其实老庞很不支持我做这个,”张梅冲他无奈地苦笑,“我怕上当,就要打听得细一点了。”

这地主家,看来也没啥余粮,陈太忠听到这话,无端端地生出了一点感慨,庞忠泽可恨是归可恨了,可是看张梅的做事,也算是有本难念的经啊。

“要不算了,你告诉我一下,那个黄总叫什么?公司叫什么名?”他打算帮她打听一下,“他在陆海省……有公司吗?”

“陆海的盛泰集团是总公司,资产超过十亿,”张梅当然乐意回答他的问题,“黄总叫黄占城,他是盛泰的董事长,眼下为了开拓天南市场,才坐镇这里的。”

超过十个亿吗?那支光明和高强,没有不知道这个黄占城的道理吧?陈太忠摸出手机,走到一边开始打电话。

陆海省的经济,比天南发达好多倍,不过不管怎么说,九八年的时候,资产逾十亿的主儿,走到哪里都要震几下了,支光明玩得够大了,也不敢说自己的身家能过了十亿。

等陈太忠打了电话过去,那边支总正在吃早饭呢,听到“盛泰集团”四个字,琢磨了半天,愣是没想起来省内有这么一家大能的企业。

不过,说到“黄占城”,支光明在电话那边笑了,“原来是他啊,玩贷款起家的,资产十亿……他也真的敢吹,不过就是衬个千八百万的,还了贷款的话,估计毛都剩不下。”

身家千万的主儿,陆海可就多了去啦,未必能入了支总法眼,他知道此人,倒也不是无因,主要原因就是,这个黄占城,曾经忽悠过支总的朋友投资成品油项目。

到最后,支总的朋友略略投资了五百万,可是传说中的油库死活没建起来,支光明看不过去,直接带人堵了黄占城,追回了四百万的钱款,剩下的一百万,大家就捏着鼻子认倒霉了——啥时候有钱啥时候再还吧。

“这家伙点子倒是真多,跟‘点子大王’何阳都有的一比了,”支光明在电话里笑,“不过,跟他合作,一定要仔细考虑计划项目的可行性。”

何阳被判诈骗,是九九年的事情,这时候他身上的光环虽然已经黯淡了许多,但终究是名声响遍中国的“点子大王”,支总拿他来形容黄占城,倒也没太大的贬义。

这个张梅,还真够倒霉的,陈太忠挂了电话,侧头看看她,心里有点想笑还笑不出来,他现在已经有六成的把握,这个黄占城是骗子了。

否则的话,以黄总忽悠和折腾的能力,怎么可能落拓到卖配额呢?

陈太忠并不知道,搞到配额需要什么样的手段,但是他非常清楚,卖配额不过是赚个手续费而已,手握配额者真要有能力的话,就应该自己组织货源出口,以实现利润最大化。

当然,有人或者会说,亲历亲为的话,这钱未免赚得太过辛苦,你看那些接了基础建设大单的主儿,有很多都是直接将活转包了出去,因为什么?还不是因为那钱赚得太累?

可是陈太忠不这么看,修路是修路,出口是出口,根本没有可比性,尤其是纺织品的货源,在国内市场真的太好找了,近几年来,多少纺织企业,就是由于搞不到出口的配额,纷纷地陷入半停产、停产甚至于破产的境地。

凤凰纺织厂,那就是再典型不过的一个例子了。

有了上游厂家的疯狂追捧,自己若是又有点资金,谁会傻得把配额卖出去呢?这是第一次,陈太忠对庞忠泽的智商有了点略略的赞赏。

“怎么样,打听出什么结果了没有?”张梅望向他的眼中,充满了期待。

“这件事……”——这件事对你来说有点残忍,陈太忠刚想这么说,可是看到她企盼的眼神,居然有点隐隐的不忍,终于咳嗽一声,硬生生地管住了自己的臭嘴。

“这件事不要那么冲动,”他笑嘻嘻地摇摇头,“这么着吧,我跟你一起上去看看,有什么话,我问他好了,你不用操那么多心。”

看来,他还真的有点关心我,看着陈太忠大踏步走向电梯的身影,张梅心中,泛起了丝丝暖意,不过在下一刻,这些许的暖意被一个念头凉彻心肺:他既然这么说,难道,这次我真的错了?

她不敢想像回去之后,老公会用怎样的嘴脸对待自己。

天南盛泰公司租的三间房子,其实不算很小,一间会议室接近三十平米,一间是副总和财务室,差不多将近二十平米,最大的一间是套间,外间足有四十平米,里间的总经理办也有二十平米。

总共算下来,实用面积就一百平米打不住,加上百分之三十的公摊,基本上接近一百五十平米了,真要买的话,怕是六十万打不住。

黄总大约在九点半左右的时候,施施然地出现了,不过看那麻杆一样瘦的身子,似乎一阵风吹来都能跌倒,简直就像是一个吸毒成瘾的家伙——还是晚期的那种。

排在张梅前面的三位,是来得更早的,一大早来排队的,身份可想而知,所以,黄占城打发他们,没有用太多的时间,陈太忠和张梅进总经理办的时候,还不到十点。

总经理办布置得很奢华,超大的大班桌,真皮沙发大理石茶几,房间的一角还有个小吧台,吧台旁边有冰箱,里面有紫檀木色的酒柜,摆满了形形色色的名酒,而大班桌的背后,也是一个紫檀木色的壁橱,上面有书有纪念品。

这种摆设,使得富贵之气扑面而来,虽然未见什么高雅,但是毫无疑问,肯这么装修办公室的,绝对是一个很讲究生活品质的人。

黄占城就坐在大班桌后面,一边有一个打扮得较为妖艳的女孩,坐在桌子侧面,手里拿着笔,像是个秘书。

淡淡地扫了陈太忠和张梅一眼,黄总的视线,最终停在了张梅身上,不耐烦地点点头,“哦,是你啊,我跟他们说了,你去财务室付款吧……钱带了吧?”

“带了,”张梅刚才说的时候,还头头是道,正经对上黄占城的时候,就有点应对失措,对了压力,不可能人人都做得坦坦荡荡。

“小刘,带她去办一下,”看起来,黄占城跟两人没什么太大的交流欲望,向自己身边那个打扮得较为妖艳的年轻女孩努一努嘴,“买配额的,让高会计把钱上账。”

“慢着,等等啊,”陈太忠看不过了,轻笑一声,“黄总,有两个问题,想请教一下。”

“啧,”黄占城看他一眼,咂咂嘴眉毛一皱,略略犹豫一下,待理不待理的哼一声,“嗯,什么事儿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