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55章 山寨上门

欢乐的时间,总是很短的,不知不觉间,夕阳西下了,陈太忠和荆紫菱正说要离开公园,手机响了,却是沈彤打来的电话,“六点,五福楼海鲜馆,不见不散啊。”

“走吧,出来时间不短了,”陈太忠伴着荆紫菱施施然向停车场走去,“先送你回家,嗯,五福楼海鲜馆在哪儿?”

荆紫菱没有回答他,默默地走了几步之后,猛地转身看他,“刚才那个张梅,跟你有过不简单的关系吧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毅然决然地摇摇头,“她老公犯事儿了,想让我帮忙,那事儿挺过分的,我没答应。”

“哼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”荆紫菱的脸有点发白,接着又摇摇头叹口气,“算了,其实……我也不是你什么人,是吧,呵呵。”

她的笑容,有点凄然。

“我本来就不是好人,”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她这副表情,陈太忠有些微微的心痛,所以他不想隐瞒什么,“我的女人很多,非常多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勾搭我?”荆紫菱怒视着他。

“你这话,让我觉得有点冤枉,我只是自制力比较差一点而已,”陈太忠笑笑,同时又不无遗憾地耸耸肩头。

对这个指责,他颇不以为然,“你很漂亮,不过,一开始好像我也没打什么念头,因为你……跟一个人很像的缘故,呵呵。”

“我要见见你那个同学的妹妹,”荆紫菱的记性,那不是一般地好,居然还记得陈太忠无意之中说出的敷衍之词。

“天人永隔了,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其实……这是实话。

“那……走吧,”荆紫菱的思维,也挺独特的,说毕,迈动长腿,缓缓前行,“请你吃饭的是女人,我也要去!”

“是沈彤,你见过的,”陈太忠有点郁闷,你掺乎个什么劲儿啊?“那不是为了感谢我救了她吗?”

“是我让救的,你当时还想打人呢,”荆紫菱得意地笑了,说到这里,她禁不住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沈彤的时候,那次,陈太忠莫名其妙地就烧到四十多度了。

这才是我放心叫你治爷爷的根本原因啊,她侧头看看他,忽然之间,觉得这个男人……似乎是一口深不见底的井,虽然井口时不时地冒出些小水泡,但是井里所蓄含的水量,没准能将撒哈拉沙漠变为绿洲。

其实,是我自投罗网来的,想到这个,她很隐秘地撇撇嘴——这些事我都没跟别人说,也不见你小子领情!

现在倒是整天惦记着占我便宜,哼,我的便宜,哪里是那么好占的?

有荆紫菱指点,找那五福楼自然不是什么问题,不过林肯车开到半路,蒙晓艳打来电话,要陈太忠接自己,“吃完饭,正好一起回凤凰。”

“啧,我怕是……一下走不了啦,”陈太忠心里有点歉疚,他的工作时间很自在,可蒙晓艳不同,不但是校长还是老师,明天就周一了,赶不回凤凰是要耽误工作的。

“嗯?”果然,蒙晓艳根本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案,她犹豫了一下,才低声发问,“那你现在方便接我出来不?”

“方便啊,”陈太忠侧头看看身边的荆紫菱,心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,爱谁是谁吧……

不过,蒙晓艳在见到荆紫菱的时候,倒没有什么不妥的表情,反倒是热情地拽了她,两个人在后座上聊天,当然,她问的,主要还是荆以远的病情。

令陈太忠没想到的是,沈彤居然和韩忠一样,也带了一个朋友赴宴,那是盖伦集团的贾总,年过四十的女人,保养得倒是不错。

这个女人……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,陈太忠正绞尽脑汁地回想,冷不丁看到她手上一枚钻戒,就想起来,这个名字,是中行里听人说的,当时有个梅姐什么的,说蒙勤勤的钻戒比贾总的还大。

贾总对陈太忠带了两个女孩来,没表示出什么异样,反倒是笑吟吟地开起了玩笑,“陈处认识的,可全是漂亮女孩,沈总……有压力没有?”

陈太忠登时就能感觉到,身边的这二位精神立马高度集中了起来,说不得笑一笑,“呵呵,没事,她的顾公子很迷恋她呢,上次为了求我救她,差点跪地上了。”

沈彤却是笑嘻嘻地反驳,“贾姐,要不是今天田甜走不开,你还能多看到一个美女。”

“姐老了啊,”贾总长叹一声,看起来颇有一点郁闷。

这贾总原本也是体制内的人,素波化工局的一个科长,后来辞职下海,机缘巧合之下,赚到了不少的银子,现在也算是有了千万的身家了。

关于贾总发财过程的传言很多,不过大家一致认定,大概还是同某个已经离退的省领导有点关系,可以做为佐证的是:当时号称“化工系统一枝花”的她,在三十二、三的时候才结婚,而结婚两年之后,生了一个小孩又离婚了,接着就下海了……

这倒是应了高云风那句“傍老不傍小”的说法了,傍上老人的话,没准最后能得到个安置。

不过,这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,反正现在的贾总活得很滋润,她的前夫也成为了宝兰区警察局的副局长,两人之间,居然还没有什么太大的隔阂。

可是,滋润归滋润,贾总现在也是面临着公司发展陷入了瓶颈的局面,她本来是靠着代理一些化工原料的进出口起家,后来做起了办公家具,现在又办起了化妆品连锁店,可谓是“样样精通样样稀松”。

贾总此次前来,自然也是想从陈太忠这里弄点什么项目——事实上,她已经有了项目,只是手上钱紧,听说凤凰科委有点钱,再加上她的项目也离不开凤凰,那自然是要见见科委实际上的一把手,好做关说。

她打算搞个氧化铝的厂子,不过这氧化铝却是跟临河铝业搞的还不太一样,国家战略物资,一般人想做也做不了。

她要做的,是超纯超细的氧化铝——白色结晶的那种。

这种氧化铝不是用来电解铝锭的,而是做各种研磨、抛光材料的必需品,应用范围极广,油漆、陶瓷、荧光粉、不锈钢镜面……甚至,化妆品的生产都要用到。

盖伦集团缺钱,而凤凰的铝土矿,品质又不错,似此情况,贾总怎么能忽视了陈太忠?

不过,正所谓的功夫在棋外,初次见面,贾总也只是略微提一提,算是个意思,而陈太忠也只是略略地问一问。

得知不过才需要投资一千万左右,他登时就做出了决定,“这点小钱,贾总你按正常途径走吧,先把下面人的工作做好,我这儿才好说话。”

倒是蒙晓艳对陈太忠有点维护的心思,听到这儿,向着贾总讶然发问了,“才一千万?这种项目会没人做吗?”

九八年的时候,一千万确实不算少了,但是搁在有点办法的人眼中,还真不算什么,蒙晓艳这话说得或者有点大,可是别说甯瑞远,只想想荆俊伟、高强、支光明这些人的身家,就能明白,陈太忠所在的这个圈子里,一千万……也不过是谈笑之间的事情。

“这是我弄到专利了,”贾总笑笑,只冲着对方姓蒙,她也不能不解释,“不是正经的专利,不过,用起来很方便,要不然真要按纳米材料的方式来做,五六千万也未必够。”

陈太忠的脑中,莫名其妙地出现两个字——山寨!

“最好不要在专利上出现什么问题,要不我们很难做,”他想着国内首创或者填补国内空白呢,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做点仿制品,不是也挺好的吗?

当然,冠冕堂皇的话,他还是会说的,“而且这么一来,你的品牌也不好打响。”

“既然是变通的法子,品牌倒是在其次了,”贾总笑眯眯地回答,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:我只要赚钱,其他的关我鸟事!

“嗯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心说这个贾总倒也有趣,身为女人,说话做事却是颇有男人的气魄。

可惜啊,哥们儿既然做了领导,自是不方便直接对你的话表示支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