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52章 小小的飞跃

“怎么控制不住呢?”荆紫菱的脸上,笑靥如花,只是,她的话才刚刚说完,只觉得腰身一紧,整个人已经被一个雄壮的胸膛覆盖了,嘴上也被什么东西堵住了。

呀,你要死了,她伸手用力去推这个男人,却只觉得两臂软绵绵地,一点力气都用不上,一时间,她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。

下一刻,年轻男人身体散放出的特有的味道,让她逐渐地迷失了,双臂也越发地没了力气,她甚至没有注意到,一双大手掀起了她的衬衣,轻抚着她的背脊。

嗯,手感不错,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心里,是异常的志得意满,或许,原本我对紫灵仙子,在内心深处就有一种觊觎?

当荆紫菱回过神来,发现一条舌头轻叩双唇,正在用力地撬动着自己的牙关,登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极大的力气,双手用力地一推他,头向一旁用力地扭去,“不要!”

一边喊,她一边挣扎着站起身来,向后连退两步,胸部急剧地起伏着,一双眼睛瞪得极大,怒视着陈太忠,“你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

陈太忠见她生气,原本是有点赧然的,可是被她这么一指责,反倒是心安理得地看着她,笑嘻嘻地一摊手,“你看,我明明警告过你的!”

荆紫菱直到这时,才反应过来,这厮刚才还摸了自己的背脊,禁不住恨恨地伸手拉拉衬衣后襟,“呸呸呸”连吐几口。

“你的唾沫,呸,好臭!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大笑着,也不解释,说实话,他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,不过,能看到她生气的样子,似乎……也让人很舒心的嘛。

“你对别的女孩,也是这样?”荆紫菱见他笑,知道自己没办法计较,只得远远地坐到另一个单人沙发上,“你很过分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“是你先过分的,”陈太忠悻悻地回句嘴,见她要张嘴反驳,忙不迭加个定语修饰,“我是说……昨天!”

呃,荆紫菱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撅撅嘴,“好了,这下,咱们算是两不相欠了,你要再敢这样,我就,我就……”

她“我就”了半天,发现自己似乎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威胁来,终于悻悻地白他一眼闭嘴了——不过,真的拿不出来吗?

“这怎么能行?”见她说话无力,这个时候,是个男人就不肯罢休,陈太忠也是男人,少不得笑嘻嘻地走过去,坐在沙发扶手上,近距离盯着她的脸和脖颈。

“别的不说,只说素波到凤凰这一来一回,我得用多长的时间?嗯?不行,还得再来两次……十次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就去伸手抚摸那圆润光滑的脸蛋,却是被荆紫菱身子一侧,避开了。

她恨恨地瞪他一眼,“行了,看把你饥不择食的,连脖子长的都要,好了,咱们走吧,不想在这儿呆着了。”

陈太忠伸手一捉,就将她捉进怀里,自背后亲吻着她的脖颈,嘴里含糊不清地嘀咕着,“我就喜欢脖子长的,你咬我啊?”

对很多女人来说,脖颈是比较敏感的部位,亲吻这里,很容易挑起她们的欲望,这一点小窍门,陈某人已经掌握了。

荆紫菱的脖颈也很敏感,不过很遗憾,此敏感非彼敏感,她的身子先是一僵,然后情不自禁地“咯咯”笑了起来,脖颈激烈地扭动着,“咯咯……呀,痒死了,你放开我,放开……咯咯……我要生气了!”

见她扭动得剧烈,陈太忠也只能悻悻地松手,心说不知道这小妮子敏感部位在什么地方,回头若是有了机会,一定要好好探索一下。

他这厢才一放手,荆紫菱站起身就跑,直跑到随员间的门口,才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,“男人真的是不能惯的,我本来是很尊重你的……以后不许这样了!”

陈太忠懒洋洋地举起手,攥成拳头,“还有十次,咱们就打平了,要不然……我很受伤!”

“哼,”荆紫菱白他一眼,看那样子,根本是懒得说话。

“你说了要道歉的,”陈太忠将自己的身子挪进沙发,懒洋洋地向后一靠,“这是我可以接受的道歉方式……咳咳!”

他身子才一舒展,猛地发现裆中鼓做一团煞是碍眼,立刻又坐直了身子挺胸收腹,以掩饰那不文之物的反应,同时不忘咳嗽两声,试图影响对方的思路。

可惜,人家荆紫菱又不是瞎子,天才美少女的称号也不是白得的,就算一开始没注意到,可是他这么一搞,反倒是欲盖弥彰,其尴尬之处,终于被她看得明明白白。

“你……你真下流,”荆紫菱的脸有点发红,轻啐一口,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,居然微微有一点点欣喜。

“咳咳,”陈太忠再咳嗽两声,很坚定地举着拳头,“十次……你必须道歉!”

荆紫菱沉默半天,才期期艾艾地发话了,“一次……最多一次,要不……你继续恨我好了……”

“九次,不能再少了,”其实,陈太忠也知道变通……

不多时,屋里传出陈太忠悻悻的嘀咕,“这是搞什么嘛,不汤不水的,你懂不懂什么叫湿吻啊?”

“差不多点啊,”荆紫菱的声音比他清脆多了,也高多了,“就出了一点点力,要这要那的,刚才摸我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

“那下次就可以多要点儿了,是吧?”陈太忠的声音也大了起来,听起来很有点期待的味道。

“下次再说下次,”下一刻,荆紫菱出现在了随员间的门口,脸有一点点红,鼻息有一点点重,偏偏地,她的嘴角还向上若有若无地划出一个小弧。

陈太忠紧跟着她走了出来,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,“好了,你说去哪儿吧,真是的,搞得人不上不下的。”

“去运河公园,看牡丹花展,”也不知道是有意叫真,还是荆紫菱真的想去,“除了姚黄魏紫,还有黑牡丹呢。”

“这天底下哪可能有黑色的花?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?”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,“只不过就是颜色深一点而已。”

荆紫菱当然知道这个,不过,刚被人占了便宜,眼下的她当然是要撒撒娇的——再聪明的女人,也有渴望被人疼爱的时候,“你要是不去,那我自己去好了。”

“我去还不成?长成你这种祸国殃民的样子,谁放心你一个人去那种地方啊?”陈太忠哼一声接话了,听起来颇有点不情愿的味道,“我可不想让别人说,保护投资商不力!”

“要是我不是投资商呢?”

“嗯……那也要保护,”陈太忠眼珠一转,轻笑一声,“紫菱,这认真地保护你,就算是下一次了吧?”

荆紫菱白他一眼,“不算!”

总之,就在这个中午,两个人的关系有了一个小小的飞跃,男人和女人之间,就是这样,一旦有了某种突破,就无法再回到从前,罗天上仙不能,天才美少女更不能!

运河公园,横跨了宝兰区和东城区,面积极大,正如陈太忠所料,公园里游人如织,要是上午来,真不知道要挤成什么样子呢。

一下午,两人都玩得挺开心,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高兴事儿,荆紫菱一下午都挺亢奋,甚至在走路的时候,偶尔都要蹦跳两下,开心地笑闹,惹得一路上的行人驻足观看:这女孩儿是绝顶漂亮,不过,怎么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啊?

当然,这种情况,少不得有一些自不量力的家伙,想打她的脑筋,不过看看她身边高大的陈太忠,大家都很明智地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陈太忠也很好奇,她今天怎么心情这么好,天才美少女平日里显现的,多是“天才”二字,现在她的表现,才能凸显出“少女”的活力。

终于走到了黑牡丹的所在地,荆紫菱上前一看,纵然是心里有所准备,但还是免不了些许的失望,“原来真的是这样,就是黑红而已嘛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