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51章 动画片

吴言的话一点没错,时下的官场就是这个样子,能上不能下,若是一个人没犯什么错误,最大的惩罚,也不过就是将其发配到一个冷清地方而已。

赵璞已经是信访办的副主任科员了,还能冷清到什么地方?真的去党史办?

更何况,他在北京还有个老师,虽然未必有多亲近,但是大家多少要考虑一点这个因素,是的,在官场里,有人和没人那绝对是不一样的。

“那不能给他找点什么错?”陈太忠就是这毛病,一阵一阵的,要是没想起赵璞也就算了,想起了赵璞,就想起了昔年的恩怨,再想到那厮居然有胆子去纠缠自家的白书记,这心里的火苗子,那是腾腾的。

“我的事儿多着呢,可顾不上专门给他栽赃,”吴言在电话里,倒也不掩饰真实想法,“你要有办法你搞吧,到时候需要我了,跟我说一声就成了。”

“这么着吧,你把姜世杰提上去算了,我看委办主任就不错,”陈太忠笑着发话了,“到时候,我让姜世杰没事就去找他的碴儿。”

“快拉倒吧,别跟我夹杂私货,区委办主任,找区政府信访办的麻烦?亏你想得出来,”吴言在电话那边笑一声。

“这事儿我考虑着呢,不过要全盘考虑,让姜乡长不要那么急躁,那么大人了,连这点气都沉不住的话,我还真就不用他了。”

这就是吴言——其实也是大多数上位者的真实心态,谁也想用自己的关系,可是这关系要是做事欠缺,反倒是不如扶起来一个不那么近但是有能力的。

世上本没有关系,维系得多了,也就有了关系,凭什么说未来的委办主任,不会比姜世杰用得更顺手呢?

嗯,被看穿了,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,心里开始琢磨,用什么办法阴上赵璞一把……嗯?慢着,既然能阴赵璞,那为什么不能阴一下素波科委甚至于是省科委呢?

他琢磨了一阵,终于还是打消了由此引发的遐思,科委没权,阴起来有难度,信访办嘛……好像是个做得好是应该、做得坏是活该的受气衙门。

反正赵璞既然在横山,还是可以想想办法的,那个地方都搞不定,哥们儿还有脸做人吗?陈太忠登时拿定了主意,等回去了就着手办理吧。

就这么想着想着,陈太忠斜靠在会客间宽大的沙发上,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,不知道睡了多久,隐约中,他感觉有什么不妥,猛地一怔,醒了过来。

刚才……好像听到警报了?他几步蹿到门口,打开门一闻,果然有点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味道,楼层的服务员也正在打着电话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他走过去厉声发问。

搁给个别人,服务员还未必要实话实说,可是这位是总统套里出来的,她自是不敢隐瞒,“是这样,刚才十层起火了,现在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。”

“控制住了?”陈太忠斜眼看着她,“你确定?”

“嗯,应该是吧?”服务员点点头,却是怯生生地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“房间里都有烟感喷头呢,要是起火会自动喷水……”

“哦,那就行,”陈太忠点点头,转身往回走,脑子却是又开始走私了,烟感喷头这东西……应该算是高科技的吧?也不知道能不能搞这么一个东西。

不过,他回了房间之后,看着紧闭着的主卧的门,猛地想起来,水火这东西无情,最好还是跟紫菱说一声吧,万一不合适,不是跑也方便?

由于他脑子里还在琢磨着烟感器,也就没有考虑,荆紫菱的丝绸衬衣经不经压的问题,在陈某人想来,无非是中午的小憩,还用得着脱衣服吗?

于是,他大大咧咧地推推门,在发现被反锁之后,想也不想地就直接穿墙过去了:这个臭丫头,还反锁门?等火烧到的时候,只多这么一道手续,也够你哭一阵了!

荆紫菱被他扭动门锁的声音惊醒了,迷迷糊糊地支起身子揉揉眼睛,想看看发生了什么,却冷不丁发现,陈太忠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。

“呀,”下意识地,她用毯子遮住了自己赤裸的肩头,却是顾不得下面露出的脚丫了,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

她虽然遮得够快,陈太忠却是已经看到了那粉雕玉琢一般圆润的肩头——荆紫菱的肤质,甚至还在吴言和唐亦萱之上。

“有没有这么夸张啊?”他被那抹一掠而过的白皙吸引了,登时就忘记自己进来是做什么的了,“我说你睡个午觉,还要脱衣服?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还皱皱眉头,心里那是……相当地不解。

“你进来做什么?”荆紫菱的眉头皱了起来,看起来有点微微的不高兴,“有什么要紧事儿吗?”

一边发问,她一边蜷起长长的双腿,将露出的脚丫收进毯子中。

她这个动作,又吸引了陈太忠的注意力,陈某人一瞥之下,登时大笑了起来,“哈哈,你还穿米老鼠的袜子……真好玩!”

荆紫菱闻言,两道浓而不散的柳叶眉登时就竖了起来,脸也微微地有些涨红,“你……”

陈太忠哪里容得她斥责自己?大笑着转身向门口走去,“好了,快穿衣服吧,十层起火了,最好不要睡了,谁知道会不会烧到十二楼呢……哈哈,米老鼠~”

荆紫菱气得银牙直咬,眼见那厮开了门就要离开,心中这份愤懑再也无法忍受了,“太忠哥,我吓得没劲儿了,你帮我穿衣服吧。”

嗯?有这等好事?陈太忠心里十分明白荆紫菱的难缠,可是听到这样的请求,还是禁不住驻足回望——男人的天性,有时候真的不是说克制就能克制得了得。

遗憾的是,他才一回头,一个巨大的黑影就飞了过来,荆紫菱将自己枕着的气枕恶狠狠地砸了过来。

她这个动作做得有点大,所以,就在同时,毯子自她身上滑落,露出了无限美妙的上半个身子——可惜,她还带着胸罩,这让陈太忠觉得,这一枕头挨得不怎么划算。

“睡觉戴着胸罩,有碍胸部的发育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地走了出去,却是忘了,自己刚才还纳闷对方为什么没穿衣服呢。

看着他的背影,荆紫菱气得胸部不住地起伏,可偏偏地,不知道为什么,同时还伴随着的,是一点淡淡的、说不出的失落。

失落归失落,想到可能有的火灾,她还是在第一时间穿好了衣服——只用了三分钟,然后就匆匆地走了出去。

会客间内,一个男人正在拿着电视遥控器,优哉游哉地选台呢,这让荆紫菱感觉有点无法忍受,径直走上前,“陈太忠,你不是说着火了吗?”

“我说是十楼着火了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直接无视了她的愤怒,自顾自地在选台,不过还好,他的嘴里倒是在解释,“只是提前通知你一声,怕你睡死了,就像小猪科比。”

“我说,你们公务员整天什么事儿都不干,就看动画片了?”荆紫菱听到这个解释,心里有点释然,不过,那种失落感,却是渐渐地变得浓烈了些许。

“让开,你挡住我换台了,”陈太忠的大手一挥,声音颇有一点不耐烦,一边说着,一边看看坐落在地上的工艺座钟,“才一点四十五,你再睡一会儿吧,别进卧室了,就在沙发上睡吧。”

“我睡不着了,”荆紫菱悻悻地瞪他一眼,转身向外走去,她每天的午休是雷打不动的,不过时间却不是很长,二三十分钟就行,多也超不过一个小时。

会客间有对着走廊的门,不过一般不开,商务间和主卧根本就不对外,她从随员室绕了出去,鼻子抽动两下,就闻到了空气中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焦糊味儿。

这家伙真的没骗我,一时间她的心中百感交集,说不出的滋味,慢慢地走了回去,“太忠哥,咱们走吧,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烧上来了呢。”

“那火可能已经灭了,”年轻男人的回答,让天才美少女差一点暴走,还好,后面有补充,“我就是不太放心你个傻丫头。”

“真的不放心我?”荆紫菱贴着他坐了下来,大大的眼睛,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

“你……离我远点儿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“离得太近的话,我怕控制不住自己,不要给我机会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