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47章 硬上弓

“呀,这就十二点了?”陈太忠讶然看一眼,禁不住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时间还过得真快,居然没有报时?”

“宾馆里的钟表,不可能有报时功能,要不就吵着客人了,”蒙晓艳笑着回答他,眼睛却是仔细看着他接电话。

来电话的,是荆紫菱,“太忠哥,这都十二点了,我爷爷……还没醒过来啊,”她的声音听起来,焦虑万分。

“我说,哪儿有这么准的嘛,”陈太忠叹口气,心说哥们儿又不是原子钟,怎么可能精准地掐到一秒不差?“最多再等个十来分钟,应该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
“……”荆紫菱静默半天,才叹口气,狐疑地发问了,“唉,你不会是在骗我吧?”

显然,下午的时候,陈某人的表现,实在有点那啥,让天才美少女心里,多少带了一点阴影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咂一下嘴巴,一时间竟然觉得无话可说了,这年头,好人还真是做不得了,“你要这么想那就算了,时间不早了,我要睡了。”

说完,他也不等对方的回话了,直接压了电话,抬头见蒙晓艳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,禁不住悻悻地苦笑一声,“真是的……以后再不做好人了。”

你是看上人家荆以远的孙女了吧?蒙校长轻笑一声,将身子斜倚了过来,“呵呵,我可是很念你这个好人的好处呢,别人嘛……你何必太在意?”

“晚上就这么说会儿话吧,”意兴索然之下,陈太忠抱起她,向卧室里走去,湿漉漉的长发紧贴着他的脸颊,让他心里的烦躁略减了一点,“今天跟老王学了不少东西呢。”

“对了,你的那个基金,勤勤说最好主动请市里监管一下,”蒙晓艳任由他将自己抱到大床上,懒洋洋地躺在那里,丰乳肥臀小蛮腰,火爆的曲线煞是勾人,嘴里说着听来的建议。

“她说,账外有账是可以的,不过表面的账一定要做好做给人看,有人监管,可以防止很多后患,哪怕算不上争取同盟,也能降低一点你们的风头,没做事先做人……”

“这个我想过了,”陈太忠衣服也不脱,跟她并肩躺在床上,手里把玩着湿漉漉的秀发,“有人监管,账上有问题也不怕,没人监管,没问题人家也能找出来问题——天底下哪有不犯错的人?”

“是啊,”蒙晓艳点点头,身子一翻,双肘托腮,支楞起上半个身子,认真地看着他,“我发现,你还真的挺累的……”

就这么絮絮叨叨了十来分钟,蒙校长忍不住了,伸手去解他的衣扣,“好了,不早了,洗澡交作业睡觉!”

陈太忠的心态,多少调整过来了一点,站起身子来就要脱衣服,谁想这个时候,枕边的手机又响了,蒙晓艳探头一看,“呀,又是这小丫头,这还没完了?不会是她爷爷死了吧?”

“看你这乌鸦嘴!”陈太忠本不待接这个电话了,可是听她这么一说,心里还禁不住嘀咕一下,少不得又拎起了手机,不耐烦地发问了,“又怎么啦?”

一听他这口气,荆紫菱登时就在那边愣住了,好半天才委屈地发话了,“我爷爷醒了,我是专门打个电话,告诉你一声的……”

“这个电话,你根本没有打的必要,”陈太忠一听,心里又有几分腻歪,“我当然知道他会醒,我说你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说是这么说的,不过他真的是很少救人,这次又不像给蒙晓艳或者文海女儿的施术,当场就能查看效果,听到这消息,总还是有点欣慰的。

“对不起,”荆紫菱的声音,登时就哽咽了起来,好半天之后,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,“我不该怀疑你……”

不过,下一刻,她的声音又高了些许,哽咽声也大了一点,“可是你有没有为我想过?我坚持要你帮我爷爷看病,然后中午你又那样,你知道不知道,笑话你的人没几个,全是埋怨我的?”

“我的压力……真的挺大的嘛,呜呜呜呜呜~”

“啧,我都不希的说你了,”陈太忠听见这声音就烦的想压电话,哥们儿心里一肚子委屈,还不知道该找谁哭诉呢。

不过,想想平时骄傲、自负又有点爱卖弄的天才美少女,居然会哭得稀里哗啦的,他也没办法叫真,“算了,这事儿就算了啦,明天我回凤凰。”

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荆紫菱一听这话,登时停止了抽泣,紧张地发问,“我现在就过去当面给你道歉,这总可以吧?”

“免了,这大半夜的,你搞什么呢?”陈太忠清清嗓子,“咳咳,你要真有心道歉,让你哥再投资个几千万就行了,行了,挂了啊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是不想被人知道你的医术,呵呵,”奇怪得很,天才美少女居然又笑了起来,“那你不许走,明天我再去找你……你要走的话,我就跟别人说,爷爷是你治好的!”

“我说,你讲一点道理行不行啊?”陈太忠听到这样的威胁,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,“合着这年头,好人真的不能做了?”

“其实,我只是高兴,真的高兴,”荆紫菱的语气,真的是变化多端,现在听起来,又有一点诚惶诚恐,“而且,我也没跟几个人说,是你治好的……”

“没跟……几个人说?”陈太忠听得,登时就是一声大喊,上下牙恨得直磨。

“一个人也没有,”荆紫菱又笑一声,颇为得意的笑声,“他们现在还在说呢,要是没你的折腾,爷爷没准能早一点醒来……反正,爷爷已经能吃饭了,谁还会计较你做的那些?”

“唉,你不用解释了,”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有点意兴索然,这个玩笑,一点都不好笑,难道不是吗?

“明天有几个应酬,应酬完了,我连夜回素波,”他淡淡地说,“你能守口如瓶,就算对我最大的报答了。”

说完,他又挂掉了电话,顺便还关了电源,今天晚上,他还要去董祥麟和方休家转一圈呢,开着机也不是个事儿。

事实上,刚才王浩波已经挑明了,说许绍辉问过他科委写字楼的事情——毕竟王书记递资料的时候,许纯良是在场的。

只是,许省长也暗示了,这件事强行推动的话,效果不会很好,倒不如先不声张,等到时机合适,再出手也不迟。

王浩波当然明白其中深意,不过当时他上课上得兴起,还很郑重地向陈太忠解释了一下“打蛇不死不如不打”之类的道理,只听得陈某人心中有点鄙夷,这个道理,哥们儿能不懂吗?

可是,想想就这么坐等,陈某人又有点不甘心,自是要去董祥麟和方休家里再搜寻点什么线索出来——你等着合适的机会打蛇,那蛇可还想着法儿要咬人呢!

“好了,还愣着做什么?”蒙晓艳哼一声,“太忠,去洗澡啊……”

一夜就这么过去了,第二天两人起个大早,蒙校长兴致勃勃地邀请他跟自己一起去叔叔家,陈太忠却是有气无力地拒绝了,“没精神,要去你自己去吧,我去街上随便逛逛好了。”

他真的很郁闷,在董祥麟和方休家里,他没搜出什么像样的玩意儿,虽然顺了七八万的现金,可还抵不过他这一通辛苦呢。

“所以啊,以后帮人的事儿,少做,”蒙校长不知道他的纠结,少不得胡乱劝说一番,“你要真惦记着荆紫菱,直接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不就完了?你救了她爷爷……她也不能说你什么。”

“霸王硬上弓?”听到这话,陈太忠禁不住哑然失笑,心情也好转了不少,“好像这话,你不是第一次说了,对唐亦萱……你好像也是这个建议?”

“是啊,我就是这个想法,”蒙晓艳理直气壮地看着他,冷哼一声,“男人家黏黏糊糊的,还不如我一个女人,切!”

“你这思想,也不知道会带出什么样的学生,”陈太忠从来是输人不输阵的,闻言也是冷冷一哼,“我是国家干部,怎么能思想那么肮脏?”

“还有比国家干部思想更肮脏的吗?”蒙晓艳不服气地反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