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46章 人情冷暖

陈太忠当然不是一般人。

他反手一抬,就捉住了对方砍来的刀锋,大力一拽,刀和人就跟着过来了,随即就是一个响亮的反手耳光,那人登时被打得跌了出去,刀却留在了陈太忠手上。

“喂喂,大家不要打了,”黝黑汉子一边喊一边跑过来,“误会嘛。”

陈太忠哪里管什么误会不误会?手执着砍刀的刀刃儿,“噼里啪啦”地就是一通乱砸,硬生生用刀柄砸得一帮人四处乱跳,远远地避开,才冷哼一声,将砍刀丢在地上,转身冲王浩波招招手,“走,咱们回房间。”

“喂,朋友,留个字号,”黝黑汉子见他气势不凡,追着喊了一句,“今天这事儿,就算揭过了。”

“你算什么东西啊?”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眼中是不尽的傲慢,“也配做我朋友?”

呀哈,黝黑汉子火了,才说要张嘴说点什么,却见对方又转身手指自家的一人,“小子,你敢把手拿出来,后果自负啊。”

他可是明白,手揣怀里的这位,腰里是别着管子的,见状忙不迭大喊,“小刚,小刚,别胡来啊。”

那个小刚本来也就是下意识的举动,待见到陈太忠冲自己指指点点,才摸到枪把的手,登时就觉得有点腕子上发不出力来,待听到自家老大在喊别胡来,插进衣襟的手,就再也拿不出来了。

王浩波倒真的沉得住气,也没惊慌,慢慢地走上前拍拍陈太忠的肩膀,颇有点处长的沉稳,“呵呵,早听别人说你厉害了,这次总算开眼了,走吧。”

看着他俩施施然离开,小刚转头讶然地问黝黑汉子,“六哥,为什么不搞他?”

“笨死了,锦园的老板是谁你知道不?”六哥哼一声,“打打架不要紧,你要动了管子,那麻烦可就大了,明白不?”

“不过这家伙,有点太嚣张了吧?”小刚还是有点不服气,转头看见披肩发一帮人,“靠,是不是这帮人,得罪了六哥你?”

“算求,没心思跟他们计较了,”黝黑汉子哼一声,琢磨一下,转头走到披肩发身边,抬手拍拍那位的肩膀,“小子,刚才你不是挺牛逼的吗?现在怎么不说话了?”

那位一看这架势,也知道自己是撞上黑道了,沉着脸不吭声,却是也绝对不道歉。

“老子今天心情不好,”黝黑汉子抬手拍拍对方的脸颊,不算耳光,却是很侮辱人,“妈逼的你再绷个死人脸给我看看?”

那位脸上剧烈地抽搐两下,终于低声嘀咕一句,“骑王的签约公司,你知道是谁吧?”

“吊毛,”六哥抬手就摔了他一记耳光,人却是转身走了,嘴里兀自骂骂咧咧的,“有本事来大陆得瑟啊,看专政得了他不?”

他的话说得狠,不过这姿态却是表明,他无意把事情弄大,显然的,骑王签约公司背后的人,还是让他有点忌惮的。

看到这帮人呼啸而去,披肩发恨得直咬牙,却是不敢发话,过江龙遇到地头蛇,那也是不幸了。

陈太忠下楼去弄了几塑料袋吃食,又弄了几瓶酒,正要上楼,却迎面撞到打着出租车赶到的蒙晓艳。

王浩波笑着向蒙晓艳点点头,蒙晓艳这心里就有点不乐意了,不过,撞到一个男人跟太忠在一起,总比撞到个女人强吧?

上楼的时候,陈太忠将两人相互介绍了一下,转头奇怪地问蒙晓艳,“怎么大晚上的,你还能溜出来?你叔叔婶婶不说你?”

“怎么不说?不过,没办法啊,同学约呢,”蒙晓艳笑着回答,伸手去帮陈太忠拿东西,却不防王书记手更快,笑着抢了两瓶酒过去,“呵呵,我来吧,有男人在,用得着你个女孩动手?”

蒙校长看他一眼,心说这位倒是知道体谅人,难得啊,一个堂堂的正处,居然帮一个小女孩打下手,莫非是也知道了我的身份?

只是,她现在已经慢慢地找回了昔日做公主的感觉,倒也没觉得怎么不合适,下一刻,她的心思就转到了陈太忠的问题上,“唉,都是任娇嘴多……”

原来,袁望的情人,也就是任娇和蒙晓艳的同学,没事就给凤凰打个电话,同任娇拉拉关系煲煲电话粥,这也算是走夫人路线,帮袁总稳定在凤凰的基业。

今天蒙晓艳来素波,临走时通知了任娇一声,要她照顾家里的花花草草什么的,结果,好死不死的,袁望的情人又打了电话给任娇。

任娇心地善良,自然是要说一下,那两人去了素波,现在的蒙晓艳,也算是天南师大毕业生中混得好的,就让对方借这个机会,同蒙校长修复一下关系。

袁望现在还在凤凰呢,一听是这种情况,肯定要极力鼓动自己的情人拉拢好蒙晓艳,昨天的事儿他全入眼了,乖乖,那可是凤凰市政法委书记都要卖面子的呢。

于是,这边就张罗了几个同学,邀请蒙晓艳出来玩,蒙校长一开始还说要陪家人吃饭呢,结果死活抵挡不住同学的热情,而她现在同以往大不相同,也有点想卖弄的心思,终于在陪尚彩霞吃饭之后,找同学唱歌玩去了。

同学们一见面,以往的丑小鸭变成了天鹅,而且现在还混得极好,自然就成了大家关注和奉承的焦点,跟红顶白原本就是人间常态,倒也不足为奇。

总之,这种“富贵还乡”的优越感,让蒙晓艳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玩得就有点忘了时间,等到发现已经十点多,索性就给蒙勤勤打个电话,说陪同学玩通宵晚上不回去了。

蒙勤勤在电话那边很古怪地笑了两声,却也没说什么。

接下来,蒙校长自然是要联系陈太忠的,显摆过了也就够了,还是在太忠的怀里,睡得舒服。

这话笔者解释起来费劲,蒙晓艳说起来倒是简单,等陈太忠听明白的时候,三个人才刚刚走进套房。

“果然是世态炎凉啊,”他将塑料袋放在套间外间的茶几上,顺手拍拍蒙晓艳的肩膀,“呵呵,那今天晚上一定很爽了吧?”

“那帮同学使劲灌我喝酒,”蒙校长话是这么说,却是没什么醉意,“以前也不见他们这么热情,唉,人呐……”

“你去洗澡吧,一身的酒气,”当着王浩波,陈太忠也不避讳什么,就手摆开了吃食儿,“我和王书记再聊一会儿,扛不住的话你先睡。”

王浩波心里却是有点嘀咕,他倒不是对这种男男女女的事情敏感,事实上,在官场混的,只要不是太迂腐的,谁还没遇到过类似的事情?

他嘀咕的是:屋里那位,可是蒙书记的侄女儿啊,我这呆得久了,人家没准会抱怨,可是不呆吧,太忠又要不高兴了。

“那帮混蛋不会再追上来了吧?”王书记摸起一听罐装蓝带啤酒,“啵”地一声打开了,“今天还真扫兴了。”

“咳咳,应该没事吧,西城分局的也都认识我了,”陈太忠也拿起一听啤酒打开,苦笑一声,“怪不得多数领导,都喜欢选择固定的地方消遣呢,果然是有原因的,对了,你继续说……”

还说什么说啊?心情都坏掉了,王浩波抬手狠狠地灌一大口啤酒,打个嗝儿又叹口气,“不想说我自己的事了,跟你讲讲彭重山那档子事儿吧……”

事实上,王书记只是想尽快地灌醉自己好回家,没错,他是有倾诉的欲望,但是眼下真的没有心情了。

所以,四十分钟后,当蒙晓艳洗了澡,又擦干头发穿着妥当走出来之后,王浩波的舌头已经有点大了,他今天真喝了不少。

见她出来,王书记打死都不坐着了,晃晃悠悠地走了,“车我都不能开了,还得打车呢,不行,再不回家老婆要说了……”

“这家伙倒是还算识趣儿,”蒙晓艳笑嘻嘻地看着陈太忠,人也慢慢地偎上来了,伸手去解他的衣服,“你也去洗洗吧。”

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,手机却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,蒙晓艳听得就是一愣,转头看一下墙上的石英钟,不耐烦地皱皱眉头,“不是这样吧,十二点……这么晚了啊,还有人打电话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