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43章 新朋旧友

王浩波和韩忠这话,陈太忠听明白了,韩忠的意思是说,王浩波在厅里,基本已经没什么竞争对手了。

韩忠跟水利厅厅长张国俊关系很铁,应该不是口说无凭,可王浩波已经是正处的干部了,具备该有的慎重,绝对不会提前剧透。

当然,若是有什么强有力的人物,从系统外调进来,那也就是无奈了,而且正处升副厅,这道坎真的太难迈了,什么地方有个空缺出来,绝对会有无数个人盯着。

相对而言,水利厅这个系统,比其他的系统专业性强一点,从系统内提拔的可能性要大一点,却也不是那么绝对,有外来的强龙想过来谋实缺或者镀镀金走人的话,王浩波还真的只能干瞪眼了。

王玉婷见他们说得热闹,少不得认真地提个建议,“太忠,上次你们科委的事儿,肖秘书长可是关照过的,你有没有去拜望一下?”

“不就是五百万吗?有那么多人需要拜望?”陈太忠一听,脸上就苦得不能再苦了,蒙勤勤要自己去拜望严自励,结果他直接让蒙大小姐自己去办了,而眼下,王玉婷又要自己去找肖劲松。

当然,人家这建议,肯定是有道理的,肖秘书长虽然是看在严自励的份儿上,才一力促成此事,但陈太忠作为受益者,肯定要念其好处的。

让他郁闷的是:他不能再让王玉婷去代自己办理此事了。

“今天周末,等星期一吧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我总不能大周末的,跑到肖劲松家去,是吧?”

没啥事的话,星期一哥们儿就已经回到凤凰了,这可算不上故意怠慢,凤凰那边,别的事情也不少呢。

“对了,陈主任,听说你们凤凰科委,最近动作不小啊,”沈彤被大家冷落了半天,终于禁不住插话了,“能给点买卖不?”

呀,你比我还自来熟啊,陈太忠转头看她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那都好说啊,不过也都是一点虚的东西,倒是招商办那边,还能有点实在点的东西,你要是投资,我给你争取最优惠的政策。”

他是越来越会说话了,不管好歹先胡乱应承下来,以免惹人,顺便还不忘为招商办揽一点业务——他好歹也兼着一个副主任呢不是?

“听说你们搞了个科技企业的基金?”沈彤的消息还真的灵光,而且,她没有承继父亲的那一套,已经彻彻底底地跳出体制了,所以有些话,倒也不怕直说,这让她的行事,更像一个商人。

“我要是生产医疗器械和设备,能不能得到你们的扶持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要是你能体现出自己的优势,应该是不难吧,不过,具体事情,我是决定不了的,呵呵,那个创新基金有专门的审核小组。”

“你打算搞点什么呢?”池志刚皱着眉头看一眼她,“你连具体的项目都不说,人家太忠怎么帮你判断啊?”

他和她打小就认识,可眼下已经不是一路人了,说话自然也无须客气。

“有几个重点呢,回头再说吧,”沈彤冲着陈太忠笑一笑,伸出个大拇指,“以前可没发现陈主任这么厉害,连科委都能搞得风生水起。”

“那哪儿是我的功劳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不过就是大家捧场而已,像那个远望公司落地凤凰,可就是韩总帮忙了。”

“你还没完了?”韩忠瞪他一眼,不过下一刻,他的眉头就皱起来了,“对了太忠,那个何老三那边,最近好像有什么异动……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看韩忠一眼,嘴角一撇,“呵呵,怎么,他还有点什么想法不成?”

“老五跟我说的,”韩忠笑笑,“那家伙最近搭上了一帮做外贸的,气势挺盛的,现在狂得想买农行那栋烂尾楼呢,真是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”

“那栋楼我倒是听说了,也欠着远望公司钱呢,”陈太忠想起了蒙勤勤给的消息,“呵呵,里面好像……内容有点复杂啊。”

“岂止是复杂?那是一团乱麻,”难得,连沈彤都知道这栋楼,而且,女人家做商业一旦有成,气魄不输于男人,她居然敢对这种事情指指点点,“农行是国家唯一允许亏损的银行,这种性质都能停建,那水可是深着呢。”

敢情,她现在的公司搞保健品,做过农银的福利采购单子,所以对这个消息也算了解。

“顾泉他家,不是人民银行的吗?”池志刚发问了,“有人行做后盾,其实……沈彤你也可以考虑接这栋楼啊。”

“不要跟我提那个混蛋,”沈彤一听这话,登时柳眉倒竖,生气地摆摆手,“这家伙说去北京考什么试,现在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……他再不联系我,我可就不等他了。”

“不等他,那你找谁啊?”王玉婷听得高兴,随口就是这么一问,反正是闲聊嘛,“有什么目标没有?”

池志刚听到这话,却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

“目标,那当然得是太忠这种人了,”王浩波有时候也挺能瞎白活的,他哈哈一笑,“不过,太忠好像有心上人了。”

“他的心上人,可不是不止一个呢,”沈彤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陈太忠一眼,她见过荆紫菱,也知道蒙艺的女儿跟此人有点那啥,“唉,这天下的男人,就没一个好东西!”

“啧,你呀,”陈太忠被她这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,“啥都不知道,净胡说八道了,我这人一向专一,得不到我,你也不要乱说嘛。”

大家正嘻嘻哈哈地瞎白活呢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,却是蒙晓艳打来的电话,“太忠,我婶婶问了,你今天来不来吃饭?她说跟你吃饭挺香。”

“你叔叔不在?”陈太忠一听就听出来了,“家里就你们三个?嗯,加上保姆是四个女人?”

“我叔叔要晚点回来,你到底来不来嘛。”

“懒得去了,跟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呢,”陈太忠施施然地拒绝了,“跟尚阿姨说一声,我这边有应酬,啊……”

“尚彩霞?”一听尚阿姨三个字,沈彤就上心了,她在“商翠兰”和“尚彩霞”俩名字上搞出过误会,所以就分外地操心。

“哎呀,你还真够八卦的,”陈太忠笑着嘀咕一句,点点头,也没说什么。

“晓艳跟你一起来素波了?”听到尚彩霞三个字,又听到什么叔叔在不在的,王玉婷眼珠一转,就想到了这个女孩儿。

“太忠,你真的有点花心了,”池志刚也反应过来了,义正严词地指责他。

“那个……我其实挺喜欢骑王组合的,”陈太忠无奈了,只得转移话题,可怜兮兮地看着沈彤,“沈总,给我两张月票……嗯,贵宾票吧。”

“两张够吗?”偏偏地,沈彤也拿他开涮,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怎么也得五张吧?不过,陈主任,我交了你这个朋友了。”

“服务员,”陈太忠忍无可忍,抬手打个响指,“再来两瓶高度汾,大家都没喝好呢。”

喝好就是八点半左右的事儿了,王浩波还要请陈太忠去玩,陈太忠说什么也不去了,“还没找好住的地方呢,明天吧,明天成不成?”

分手之际,韩忠约好了明天中午的饭局,沈彤则是把明天晚上的活动包了,最让陈太忠吐血的是,沈总经理悄悄地将他拽到一边,“要不,明天我把田甜给你叫上?”

田甜是谁啊?陈太忠琢磨半天,硬是没反应过来,最后才恍然大悟地一敲脑门,“田立平的女儿啊,我跟她没交情的嘛。”

“我怎么听说,有英雄救美呢?”沈彤笑嘻嘻地看着他。

“英雄那是一定的,呵呵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由于跟这女人尽释前嫌,心情大好之下随口呛她一句,“不过,我还真忘了田甜长什么样儿了呢。”

“哦……这话我一定转述给她,呵呵,”沈彤咯咯地笑着,向他伸出一个大拇指,“真的,陈主任,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你了,你就等着被愤怒的田粉们追杀吧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