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41章 人情(下)

当然,这种问题,只能算作是困惑,而不是困难,陈太忠也不是脑瓜不够数的,他只是情商不太富裕就是了。

荆以远并没有住进医院,而是就躺在家中接受救治,一来是他年纪真的太大了,搬动之间有个闪失,大家都承担不起责任,另一个原因就是,医院的讲究实在太多,荆老的朋友前来探视——或者说见最后一面的时候,未免就会受到一些制约。

陈太忠进来的时候,屋里满满当当地全是人,可见荆老这大师还真不是吹的,看人面儿,比他进警察局的时候,还要热闹几分。

荆紫菱见他来了,上前拉住他,冰凉的小手攥住了他火热的大手,“太忠哥,你看看,还能不能治……”

来看荆以远的人中,以老人居多,不过年轻人也不少,一些估计是子孙辈的陪着爷爷来的,一些或者就是为了荆紫菱而来的了。

反正,荆紫菱紧紧地攥着他的手,最少让四个年轻的男人用目光对着陈太忠放射出了若有若无的杀气。

当然,陈太忠不可能在乎这些人的感受,由于对这些目光有些本能的厌恶,他甚至手上微微地用力,不让那只手心隐约渗出汗珠的小手滑脱——就凭你们这些家伙,也够资格吃本大仙人的飞醋?

荆紫菱却是由于心系祖父,没注意到这一细节,拽着陈某人,一路来到荆以远躺着的房间。

荆老这次,亏得还真够厉害的,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,荆以远的生机已经变得极为微弱,看起来人还在那里闭着眼睛躺着,呼吸短暂而急促,嘴角还有口涎在不住地滴落,但事实上,他的情况,比人们看到的还要糟糕。

啧,要费点事了~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叹口气。

“怎么样,你去把一把脉?”荆紫菱见他看得愣神,低声发问了。

陈太忠四下看看,发现有人在观察自己,说不得将她扯了出来,低声说话了,“这次倒是问题不大,不过……我有点为难啊。”

“为难什么?”荆紫菱一听他说“问题不大”,脸上就是一喜,可听到后面的话,又是微微一怔,大大的眼睛扫一眼两人紧紧拉着的手,嘴里发问,目光却是有些游离,若有所思。

“我不想别人知道,是我动的手嘛,”陈太忠的话信心十足,不过听起来装逼的味道也十足,“要不传出去,我可就没安生日子过了,你可千万不敢跟别人说啊。”

“那你让我……去撵走他们?”荆紫菱知道自己猜错了一些事情,脸上隐隐有一道复杂的神色掠过,不过,陈太忠话里的意思,她还是听明白了,“这样岂不是更加欲盖弥彰?”

“要不……晚上吧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眼见荆紫菱狐疑地望着自己,久久不肯发话,似乎在怀疑自己有什么不良用心。

少不得,他就伸出空着的左手轻轻地弹她一个脑崩儿,轻笑一声,“你这小脑瓜子,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?”

“啧,”荆紫菱被这个脑崩儿弹得有点恼火,有心沉下脸来,却发现远处有几个人正瞄了过来,显然,他这个看似亲昵的行为,引起了别人对两人关系的猜测。

更有甚者,眼中带着些许的不屑,似乎是在说:丫头,你爷爷那么危险了,你还有心思跟别人打情骂俏,过分了吧?

“你这个混蛋,敲我的头做什么?”荆紫菱悻悻地瞪他一眼,轻声怒骂一句,“注意点儿影响好不好?”

“呵呵,不是故意的,不知道为什么,只觉得你这脑瓜儿位置挺顺手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再说了,你是我女朋友啊……”

“已经见过尚彩霞了,咱们现在应该恢复成普通朋友的关系了,”荆紫菱见他还在满口地跑火车,禁不住有点羞怒,“我说,我爷爷病着呢,你别嬉皮笑脸的好不好?”

说是这么说,她还是任由自己的手给他牵着,似是没注意到的样子。

“我有信心嘛,”陈太忠见她恼了,也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遗憾地皱皱眉头,“可惜现在不合适出手。”

“那晚上……就得晚一点了,看爷爷的人挺多的,”荆紫菱也跟着叹口气,不过下一刻,她猛地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犹豫一下,还是期期艾艾地发问了,“这个……我爷爷熬到晚上,没什么问题吧?”

呃~陈太忠倒吸一口凉气,心说我倒是把这个因素给忽视了,说句实话,他还真不知道荆以远能不能拖到晚上。

陈某人活了七百多年,最擅长的是杀人而不是救人,做点阴损的事儿,他拿手,做宅心仁厚的事情,他还真有点欠缺。

要我说,荆老现在这架势,直接来一针那啥才比较合理,反正就一口气儿了,也省得继续遭罪,他咳嗽一声,有点犹豫,“这个……我还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拖,他年纪这么大了……”

荆紫菱一听这话,眼睛又红了,死死地盯着他,目光复杂却又一言不发。

“啧,算了算了,我现在救他,可以了吧?你不用这么仇视地看着我,”陈太忠有点受不了这眼光,“不过,他要好转,就是午夜以后的事儿了,提前告你一声。”

“不能早一点?”荆紫菱又有点着急。

“能,”陈太忠咬牙切齿地蹦出来一个字,脸上的表情煞是精彩,“这样还容易点……不过,我不喜欢麻烦,你知道!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心情真的糟糕透顶了,定时让荆以远午夜好转,比眼下好转,难度要大得多,可是,他不是不想让人知道,事情是自己做的吗?

为什么别人一做好事,都是里外光鲜的,而哥们儿一旦决定了要做好事,就要顶着种种臭名头呢?这一刻,他真的郁闷极了。

这个抱怨,是很有道理的,因为他知道,自己下一刻要扮演的,是一个蒙古大夫——不想引人注目的话,也只有如此行事了。

荆紫菱也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了,愣了一下,轻笑一声,小手使劲儿地捏捏他的大手,“那谢谢你了,要银针不?”

“你这儿有就用,没有就不用了!”陈太忠撇撇嘴,“反正我也会扎针。”

荆紫菱还真的备了银针,下一刻她就翻腾了出来一个小黑盒子,“我专门跟同学借的,酒精和酒精灯我也准备好了。”

“嗯,不用那些东西,”陈太忠摇摇头,既然做了蒙古大夫,就要有蒙古大夫的觉悟,“直接扎了,这针……以前肯定消过毒的嘛。”

“啊?”荆紫菱望着他,讶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总之,两人手忙脚乱地收拾妥当,进去就给荆以远扎针去了,其间有若干人试图劝阻,只是荆涛和他爱人将压力承担了下来,“试一试吧,这可是我爹的忘年交呢……”

廖宏志也在场,看着陈太忠掣出银针,禁不住拉一把中午刚从北京飞回来的荆俊伟,“俊伟,小陈……他会扎针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荆俊伟苦着脸看他一眼,又看着一脸坚毅、固执己见的妹妹,轻轻地叹口气,“我现在有点怀疑,紫菱到底是天才,还是蠢才了……”

陈太忠真要有惊世骇俗的针法,能救得爷爷,那紫菱自然是天才——她挖掘出了这么一个不世出的神医。

要不然,她就是被陈太忠蒙蔽了眼光,会相信这么一个年轻人能有神奇的针法,那可真是不折不扣的蠢才。

然而,陈某人的针法,真的当得起“惊世骇俗”四个字,第一根银针扎下去的时候,针居然弯了好大的一个弧度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