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38章 热闹

陈太忠得了消息,还真的愣住了,搞半天,那周游走是走了,却是留下了仇恨,怪不得……怪不得有人搞我!

说实话,由于被穿越的缘故,他是实在太痛恨那些使阴手的家伙了,再加上想到可能被双规,一时间他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所以,他要制造自己不在现场的事实,好出去痛快地出一口气,至于说目标,他也没想好,反正,有手尾没处理干净的,统统处理一遍。

这显然是在作弊,可是盛怒之下,他已经顾不得讲究了,哥们儿还要在官场继续混呢,双规我?做梦去吧。

不过,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这么稀里糊涂一搞,反倒是把幕后指使者搞了出来,这年头,阴差阳错的事情还真多。

可是,搁在别人眼里,这就未必是巧合了,尤其是王宏伟,将形势看得通通透透之后,王书记心里居然有点害怕了。

在他想来,陈太忠这次主动打人,顺便还要在警察局待一天,就是想借这个机会,将其人脉发挥到最大的程度,堂堂正正地向那些幕后黑手宣战:想搞我吗?你来啊,我就让你看看,你要搞我的话,会得罪多少人!

更妙的是,来掺乎的,都是不大不小的官员和商人,最大的也不过就是秦连成和乔小树,都是副厅,什么叫群众基础?这就叫群众基础!

至于说那些藏在暗处的高层,那就更不用说了,人家不方便出头,但是毫无疑问,有人想盘点陈太忠的靠山的话,凤凰市党政一把手的章段二人必在其中,省委一把手蒙艺也是可以确定的。

至于说许绍辉这种陈太忠的暗牌,知道的人就不是很多了,不过这已经足够了,不是吗?

上面有人撑腰,下面有广泛的群众基础,这样的人物,任是谁想动,也得掂量掂量,蔡莉和邝天林虽然都是省委常委,却也不能为所欲为不是?

想明白了这一点,王宏伟的心里,对陈太忠那是由衷的佩服:别人做领导,都是谨小慎微,生怕不够内敛,不够低调,可这家伙倒好,关键时刻,居然敢反其道行之,唯恐不够张扬!

事实上,逆流而上的主儿,王书记也不是没有见过,不过那种例子都属于尸骨不存的,所以说,眼下陈太忠的做法,真的太令他惊讶了。

可是细细一品味,王书记又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这逆天行事,天时地利人和却是全占据了,时机实在把握得太好了,不服不行啊。

所以说,混官场,只有正确的结果,却是没有正确的手段,只要能把握了其间分寸,逆天行事那也未尝不可。

乔小树是被文海拽过来,本来文主任就算计着为了装修检测的事儿,要在今天请乔市长和建委的耿主任吃饭,认真商量一番呢。

听李健说陈太忠被请到市警察局了,文主任一时有点犹豫不定该不该来,最后听说邱朝晖和梁志刚都要去,也只能动身了,集体活动,不参加的话,那是自绝于人民。

可是,他已经约了乔市长,这么一来,那就只能解释一下了,“陈主任因为跟人打架,去了警察局,我去协调一下先。”

换个人的话,乔小树肯定就只当没听见了,他心里对京华那档子事儿还纠结着呢,不过陈太忠嘛……他琢磨了一阵,最后听说秦连成都去了,叹口气,心说我也去凑个热闹吧,要不可就要被秦连成比下去了。

只是,乔市长来了之后,总觉得有不少警察用比较异样的眼光斜瞟着自己,这心里就觉得有些腻歪,才说呆一呆就走,可是瞄一眼来探望陈太忠的人,又硬着头皮留下了。

陈太忠的人面儿,还真强啊~这是他心里的感慨。

一帮人在会议室等到七点左右,王宏伟露面了,“这个问题,现在不好定性,这么着吧,大家先回,这呆得久了,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”

“小陈不能走吗?”秦连成不满意了,“我保他行不行?”

“嗯,加上我,”乔小树也发话了,“怎么说也是个处级干部呢,我这不是官本位思想,王书记,这只是两人扭打一下,又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。”

“是啊,”第三个说话的,却是蒙晓艳,还好,在场的人没几个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一时就有点奇怪,这女孩怎么敢跟在两个副厅后面发言?

“啧,”王宏伟咂咂嘴巴,心里却是把陈太忠骂得体无完肤了,我操,早知道,我打死也不答应关你一晚上,靠,还说出出气呢,现在可好,受气了。

“晓艳,这个……这是原则,我不能违反,”王书记看着蒙晓艳叹一口气,眼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一下,似是暗示又似是不堪重负,“反正,只是一晚上。”

嗯?大多数不明真相的群众,眼光齐齐地转向了蒙晓艳,这个女孩在王宏伟眼中,比乔小树和秦连成还重要?

又有人好奇地瞟一眼秦连成和乔小树,发现秦主任神色如常,可乔市长却也在一头雾水地看蒙晓艳。

秦连成多少知道一点陈太忠和王宏伟的关系,琢磨一下,心说这里八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文章,一时就没有表态。

乔小树收回看着蒙晓艳的目光,发现秦连成不作声,他也不作声,我俩都是陈太忠的主管领导,大家一样就成,别的风头,谁爱出谁出去。

倒是段卫民有点忍不住了,虽然王宏伟是常委,不过跟段卫华关系不错——不错到令章尧东都有点不满的地步,所以段部长发话了。

“王书记,这个……目前只算是民事纠纷吧?”

“那个记者那儿,出现一点新情况,”王宏伟心里这个恨,那就别提了,现在他连掐死陈太忠的心都有了,妈的,你小子玩阴谋诡计,老子却是被你活生生地装进了套子里!

你得逞了,得罪人的事儿都轮到我干了,下午我怎么就头脑一热答应了你呢?下次打死都不抓这混蛋了!

可是骂归骂,王书记嘴上还得笑嘻嘻地解释,“这事儿啊,目前还没定性,所以呢,既然那个记者要留下,那么,陈太忠肯定也要留下,当事双方要对等处理,我们不能搞先入为主那一套。”

事实上,这已经是偏离了对等了,没人认为,一个副处会同一个小记者地位对等,而王宏伟的话也说得很明白了,有问题的是元岭,至于陈太忠,那不过就是换个地方睡觉而已。

“这个……有点形式主义吧?”关键时刻,邱朝晖还真有点胆色,居然敢质问政法委书记,“陈主任既然没事,为什么不能回去?”

你当我想留他啊?王宏伟瞪了邱主任一眼,心里这郁闷越发地大了,他不认识邱朝晖,不过只从衣着上,他基本就能断定,这位应该是科委的——这种苛碜,别人装都装不来。

“你是科委的同志吧?”他清清嗓子,不再看邱朝晖,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段卫民,“这也算是对新闻工作者的尊重嘛,他们是代表广大人民群众,监督我们这些领导干部的,段部长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倒是这个道理,”段卫民已经看出来了,王宏伟执意要留陈太忠,连这些大道理都讲出来了,那说明一定是有什么猫腻的,他自然也就不好多事了,笑着点点头,转身就走。

他这么一带头走,秦连成愣一愣,也要转身就走,却是不小心扫到了甯瑞远,“哈,甯总,相请不如偶遇,走了,今天晚上……咱们不醉无归。”

甯瑞远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,他知道事情不会是那么简单,可是这里面的味道,他是死活品不出来,眼见秦连成走过来,嘴角微微翘着,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,也笑着点点头。

“成啊,还有太忠的一个朋友呢,”他转身一指高强和支光明,“呵呵,这是高总的朋友支总,支总明天要走了,纯良还在外面等着呢。”

显然,他这意思是说,秦主任,等一会儿,你可是得给大家交待一下,许纯良可也是太忠的朋友,只是不方便进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