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37章 云集

这场戏,陈太忠设计得实在有点不太合理,不过他有自己的想法:就算勉强一点,凭着哥们儿在警察系统的“名头”,估计双方都关上一晚上,也很容易的吧?

遗憾的是,他算了那么多,独独忘记他自己已经不是一年前的小人物了,没错,他在官场上竖了不少对手,但也有不少利益攸关的同盟!

陈主任被关的消息不胫而走,段卫民第一个赶了过来,之后还有科委的三个主任和李健、甯瑞远、秦连成、谢向南、支光明、高强、吕强、袁望、单水、邢建中、蒙晓艳……

甚至,到最后连乔小树副市长都来了——听说有人有意抹黑科委?

报社那边,一开始还挺硬气的,打人的还有理了?可是,眼见一个个的重磅人物出现,终于抗不住了——那啥,小元你到底做什么了?

元岭都想哭了,尤其是宣教部副部长段卫民很严肃地告诉他一件事:李小波部长说了,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,你最好把黑科委的目的和幕后指使人说出来——你不知道最近市里要树科委典型的吗?

当然,知错不改错上加错的同志,那肯定就是辜负了组织的信任了。

事实上,这个认识有点阴差阳错,市里明确了保科委,是因为周三的那场会,可元岭因为傅逍遥的事情找陈太忠,都是上周的事儿了。

不过,元岭早被吓呆了,也就忘了这其间因果了,只能没命地推脱了,“我什么也没做,我真的什么也没做……”

“这个小同志,对错误的认识……不够深刻啊,”段卫民无奈地摇摇头,叹口气,站起了身来,“马总编来了没有?”

马总编不但是总编,还是报社社长兼党组书记,不过,这种场合,他怎么可能来?

他的话刚说完,秦连成就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,“谁姓元?姓元的给我站出来,来,我给你辆自行车,捷安特的!你给我完成招商引资任务!”

“可是……那个奔驰车主卢云,就是咱凤凰市纺织厂的下岗工人啊,”元岭怯怯地解释,“这个车……来路确实不好解释啊。”

“我给我姑姑买的,行不行啊?”甯瑞远跟着走了过来,抬眼望着天花板,都不希的看他一眼,“认识一下,我叫甯瑞远,没有大陆身份证,借个身份证买辆车,不行吗?”

“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,”元岭都要崩溃了,甯瑞远……搞新闻的还有不知道甯瑞远的吗?怪不得那女孩儿姓甯呢。

“哦?段部长在?那再好不过了,”秦连成转头看到了段卫民,笑一声,“宣教部就是这么引导公众舆论的?纵容记者以权谋私,讹诈党的干部?”

“喂,秦主任,我的态度也很端正啊,呵呵,”段卫民不怎么怕他,笑着回答,“我比你来得还早呢,而且这件事一开始我就是支持小陈的。”

“哈,段部长,呀,秦主任,你们都来了,我来晚了,”吕强走进来了,笑眯眯地像个弥勒佛,“听说太忠出事儿了?嗯,我得看看,我那水库……他还得负责呢。”

足够的压力,足以让任何心理素质够好的人崩溃,而元岭的心理素质,还算不上最好。

一开始他还死咬着不松口,眼见来的人越来越多,他真的受不了啦,最后,连问题也不回答了,就坐在那里默不作声,大滴大滴的汗珠,自他的额头滴落。

可是,警察们已经获得了傅逍遥的第一手资料,自是不肯放过他了,“元岭,傅逍遥这个下岗工人的情况,是谁提供给你的?”

“我有保护线人的权力,”元岭结结巴巴地抗议,“这只是民事纠纷……你们,你们无权问这个。”

负责讯问的警察目无表情地看他一眼,“不知道是你的线人对不住你,还是你有意讹人,傅逍遥,男,四十八岁,原市建一公司工程一处工人……”

念完之后,警察笑一声,“基于这种情况,我们非常怀疑,你是否做了与记者职业相符的事情。”

“各位领导,各位同志,大家出去一下好不好?”刘东凯笑眯眯地走进来了,“这个,为了方便案情的调查,这个……大家先去小会议室呆一呆成吗?”

眼瞅着这件事就要由民事纠纷上升为刑事案件了,元岭真的有点坐不住了,尤其是等那些人出去之后,刘东凯淡淡地嘀咕了一句,“还有胆子往中纪委写匿名信?真了不得了!”

“我没有写,不是我干的!”元岭刷地就站了起来,惶恐之下,情绪反倒亢奋了起来,“你们乱入人罪,我抗议!”

“没人说是你干的,”刘东凯扫他一眼,冷冷一哼,“不过也没人证明不是你干的,你好好配合调查吧。”

这下,元岭可真的傻眼了,他参加工作时间不长,可是有些东西的轻重,他还是知道的,匿名信写到中纪委,这个帽子实在是太大了。

于是,接下来的时间,他就将因果说得明明白白了,最近,他在追求一个市建总公司财务科的女孩儿,有一次在财务科,正好遇到傅逍遥来找他妹夫,两人就这么认识了。

上一周,傅逍遥求他帮忙办这件事,元岭正好也想在心上人面前卖弄一番,倒不是钱不钱的什么问题,关键是那女孩儿现在被一个包工头的儿子追得挺紧,元记者得显示出自身存在的价值不是?

当然,傅逍遥也许了他一点钱,这个是不用细说了,反正没多少。

其实,这件事他是不怎么怕说的,关键是中纪委匿名信一说,让他想起了上午跟周无名的司机的事情。

周无名的司机一听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就跟元岭聊了起来,双方彼此试探两句,马上就发现,对方跟自己一样,也是对陈某人相当厌恶的。

听说劳动局局长都对陈太忠有看法,元记者心里那点纠结就又浮出水面了,少不得把自己对陈太忠的一点了解,变本加厉地说出来。

“开奔驰?养小蜜?”司机冷笑一声,远远地盯着丁小宁和李凯琳,“纪检委等着他呢,哼~”

“真的不关我的事儿,”说出这些,元岭也算是解脱了,长出一口气,“我怎么知道那女人会是甯瑞远的姑姑呢?”

“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啦,”讯问的警察冷笑一声,“你继续说……”

“没了啊,还说什么?”元岭傻眼了,“我都说了,那匿名信没准是周无名搞的呢,我这也算是立功了吧?”

“态度,注意你的态度,”警察敲敲桌子,要是这么轻轻地放过此人,那倒是咄咄怪事了,“立功不立功,你说了不算,最好还是多想一想,其他的事儿也说出来。”

“周无名?”陈太忠在那边,接到了传信,一时有点不解,“这家伙我见都没见过,怎么能跟我这么大的仇呢?”

“周无名?”王宏伟听到这消息,眉头也是一皱,“我就知道,陈太忠这事儿,没那么简单,哼,不过,这次老周做得也过了。”

王书记是老凤凰了,自然知道周无名是怎么回事,周局长从一个乡里的干事,一路走到劳动局局长这个位置,在关键时刻,蔡莉可是伸手拉过他一把的。

所以,这件事,十有八九还是京华国际会馆案子的延续,那边周游吃了瘪,跑路了,周局长觉得有点看不过,就想帮蔡书记出口气……大致就应该是这样了吧?

不对,这两人,可是都姓周……王宏伟想到这里,登时坐直了身子,他有点明白,为什么陈太忠要死命地整这个小记者了,敢情这件事情背后,还真的有文章啊?

想到这里,他抬手打个电话,“老葛,问你点儿事儿啊,你们劳动局的周无名,跟那个京华,有什么关系没有?”

下一刻,王宏伟放下了电话,叹口气,“远房亲戚,哼,远房亲戚……”

对方说了,这二周之间,果然是有联系的,而且,自打京华国际会馆开张之后,周局长还经常去消费,关系那是越走越近了。

那么,这个消息该不该告诉陈太忠呢?显然是要告的,王宏伟真的不喜欢陈太忠,但是他没有选择的权力,所谓阵营就是这样。

事实上,王书记非常怀疑,陈某人已经猜测到了事实,否则也没理由来搞这个小记者,他要是藏着掖着不说,没准是枉做小人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