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35章 可能被双规?

中午,在王府饭店的包间内,支光明、高强和甯瑞远碰头了,由于有陈太忠提前的招呼,甯总和支总也是相见甚欢。

两人一致表示,高总独霸了同临河铝业的买卖,实在是非常不够意思的,搞得高强哭笑不得,“谁让你俩不经常跟陈主任联系呢?”

就在这个时候,马疯子打来了电话,“那个……陈哥,这么多钱该怎么办啊?我们一直看着,那也不是回事儿啊,要不先找个银行存起来?”

刚才陈太钟给他指了一下车就转身走了,马疯子也知道那个场面不合适随便说话,只不过,等林肯车一离开,三人一登上吉普车,揭开盖着的黑色塑料布,登时傻眼了:这么多的钱?

跟着马疯子来的那二位,眼珠在瞬间就变得通红,马疯子见状,只能咳嗽一声,“咳咳,看什么呢?没见过钱?赶紧开回汽修厂再说!”

其实,他的心里,也在怦怦地乱跳,不过,这几个月玩走私车,他狠狠地赚了一票,眼里多少也算是见识过一点钱了,所以这钱虽然多,倒也没多到能让他利令智昏。

而且,他深知陈太忠的厉害,人家陈哥既然敢把这钱给他,那就肯定不怕出事儿,要知道,马疯子现在越来越怀疑,狗脸彪的失踪跟陈哥有关了,只是这个话题,他是打死都不敢说的。

总之,一般人见到巨款的反应,这三位全有,只是,也不过就是眼热一下而已,没什么异常情况发生。

“得有一个亿,”开到合力汽修厂之后,三个人也不慌着下车,一个小弟终于长出一口气,“最少一个亿!”

“最少俩亿!”另一个不同意这种猜测,很不屑地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,接着转头看向马疯子,“马哥,你说是吧?”

“你们见过钱吗?”马疯子冷哼一声,“也就是四五千万,看着多而已,两个亿……两个亿这车的钢板受得了吗?”

“反正一样,”那两位齐齐哼一声,开门就下车,“又不是咱的。”

“你们俩给我嘴紧一点啊,”马疯子叮嘱一声,眼珠又一转,“这是陈哥给咱兄弟们张罗的做买卖的钱!”

“哦?”那两位交换个眼色,眼中都是压抑不住的惊喜,那这可就是大买卖了,要知道,他俩能跟着马疯子来办事,自然是心腹,马哥做大买卖,他们自然也跟着风光。

剩下的时间,马疯子将车上的钱按着摞点一遍,十万一个小扎,百万一个大扎,嗯,六千五百万,果然是不到一亿。

可是,守着这么一笔巨款,他是哪儿都不敢去了,眼瞅着就要一点了,午饭都没法去吃——马疯子习惯在吃饭时抿两口小酒,不过眼下他哪里敢喝酒?

陈太忠心里也惦记这事儿呢,接了电话,告个罪就离场了,到了合力汽修厂,直接将那辆沙漠王开走了,寻个没人的地方,把钱往须弥戒里一装,这就是万事大吉,对他而言,洗钱结束了!

至于马疯子那里,他只留下了五十万“辛苦费”,也算是封口费,最后还不忘记叮嘱一遍,“疯子,要钱的时候找我,嗯,回头给你介绍俩买卖。”

马疯子哪里还敢计较那么多?事实上,走私车的钱,陈太忠还没跟他算呢,从借钱走私开始带现在,他占陈哥便宜老大了!

给那俩小弟一人分了五万,剩下的四十万,马疯子点吧点吧,塞了十万进手包,剩下三十万放进了保险柜,汽修厂的账挺乱,他花钱又不怎么讲究,估计会有点亏空,不过这三十万可绝对够补了。

那俩小弟心里挺高兴,拽着马疯子,“马哥,走,喝酒去……”

三个人还没出了合力汽修厂呢,却见陈太忠的林肯又开进来了,陈主任探头出来,“疯子,还有你俩……走,喝酒去,还有点事儿要跟你说说……”

敢情,他洗完钱之后,发现自己的饭只吃了一半就离席了,又想起孔处长那个炒作的建议,说不得又返回来找马疯子。

对这个建议,马疯子当然是无条件支持的,“正好我就认识这么一个人呢,骨癌,医生给他挖骨头的时候,挖得少了一点,后来发现就晚了,虽然又锯了一条腿,可现在癌细胞扩散,就坐着等死呢。”

癌细胞扩散……那好像也没啥办法可治了!陈太忠撇撇嘴,“那给他点钱,让他配合一下,行不行?”

“行啊,为了治病,他家可是穷得啥都没有了,”马疯子叹口气摇摇头,“唉,前两天还闹着要曝光医院呢,那可不也是为了给孩子讹点学费回来?”

敢情,那位年纪不大,孩子才三岁,想着没了爹之后的苦楚,正红着眼四下踅摸钱呢——病是没治的必要了,可有了钱,孩子将来不也能少吃点亏了?

“给他十万,让他好好演一出戏,答应他,那孩子将来有事你招呼,”陈太忠随口就发话了,心里却是郁闷不已,怎么又是曝光?

这话说出来,就该马疯子郁闷了:得,陈哥这么一吩咐,起码十五年内,我得招呼那小屁孩子了,这都是……什么事嘛。

下午三点,更让陈太忠郁闷的事情发生了,雷蕾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,听说你最近换了一辆奔驰车开?”

原来,雷蕾一上班,就被胡主任拽到了一边,说是报社里收到了匿名信,检举凤凰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生活腐化、荒淫无度,不但同时跟若干个女人保持着暧昧关系,而且手上还有大量来历不明的钱物。

当然,这种信,直接投递到报社,基本上起不了什么作用,但是寄信人说了,他还要将信件寄到省纪检委等其他部门——“整个凤凰市都烂掉了,章尧东和段卫华肆无忌惮地充当陈某人的保护伞”。

我靠,陈太忠真的是出离愤怒了,“这到底是谁干的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你小心点吧,”雷蕾在那边轻言安慰,“每次省十佳青年评选,总要有点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出来,未必会有什么事,不过,警惕点总不是什么坏事吧?”

问题是,纪检委的蔡莉……我刚招惹了她啊,陈太忠这心里,还真不是一般的腻歪——接下来是什么,双规吗?

一想到双规,就由不得他大怒,随便分析一下,他也懒得再琢磨了,抬手就给吴言打了一个电话,“吴书记吗?”

吴言正开会呢,眼见这冤家连个短信都没有,直接打了电话过来,心里就觉得有点不妙了,走出会议室小声接电话,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陈太忠将自己搜集到的消息随便嘀咕两句,吴言登时发话了,“嗯,这个事情,半个小时以后你来我办公室谈。”

吴言是考虑到可能有监听的情况了,虽然陈太忠的级别不高,事情也是捕风捉影的,可真要是蔡莉想认真对付,那也未必就没有可能。

在办公室,细细听完陈太忠的话之后,吴言的脸上阴晴不定,犹豫半天才发问,“这个,你那些钱,都是怎么来的?还有那些女人,有没有不可靠的?”

“钱是我四处找的,绝对不会有苦主,女人嘛,也没哪个不听话的,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,“我知道没事,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,传出去的话,我的名声还不得臭了大街?”

“你荒淫无度,就该臭大街!”吴书记悻悻地瞪他一眼,接着展颜一笑,“行了,无所谓,你没事的,蔡莉都要退了,谁敢再来招惹你?”

“不敢吗?”陈太忠有点迷糊,“这世界有个词儿叫‘垂死挣扎’啊。”

“你以为你的‘太忠库’是白建的?”吴言翻个白眼给他,“纪检委要查人,先是会打听那人大概的底细的,你身上蒙书记的符号那么强,谁敢小看?为了一个蔡莉,值得吗?”

“而且,你朋友说得没错,现在正是十佳青年评选的时候,这种事,呵呵……”说到这里,吴书记轻笑了起来,“不过,以后你还是要低调一点。”

“哼,这件事,不能就这么算了,”陈太忠一听自己没事儿,站起了身来,“我现在就去找王宏伟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