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34章 犯小人

元岭存了这个疑问,肯定就要同丁小宁套套近乎,不过,丁小宁由于自身遭遇的缘故,对一般年轻男人的讨好,心里有一种本能的反感。

所以,在第一时间,她就先冷冰冰地反问了对方的身份,元岭觉得,自己这记者的身份尚可值得炫耀一下,说不得就拿出了记者证。

看到美女对自己的名字居然没什么反应,元记者心中微微地有点不服气,不是吧,陈太忠居然没跟你提起过我?

这不服气的心思一上来,他反倒是主动提了起来,“你这车很眼熟啊,是你的吗?”

丁小宁一听这话题,登时就在意了起来,不过,她知道陈太忠身份敏感,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,甚至都跟甯瑞远打过招呼了,“这车是我侄儿给我买的,怎么,你见谁开过?”

“你侄儿?”元岭听得倒抽一口气,上下打量丁小宁两眼,你才多大啊?

“我家很大,我侄儿买的不行吗?”丁小宁不屑地看他一眼,心说你脑子里就没点大家庭、大家族的概念?

“我见招商办的陈科长开过,”元岭的消息有误,一直以为陈太忠还只是科长,要是知道那位已经是副处的话,上次他都没可能有胆子去招惹。

“他是我朋友,跟我侄儿关系也很好,”丁小宁听说他识得陈太忠,心里登时放松了些许。

“哦,”元岭点点头,他对这车的来路,始终是有点怀疑,就对丁小宁的身份很好奇,再说眼下双方扯皮,跟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搭搭话,总是一个不错的消遣方式——能让关系更近一步的话,他也不会介意。

只是丁小宁来了之后,就一直跟另一个小美女在讲话,元记者心说这美女果然是扎堆的,可遗憾的是,那俩美女只顾自己聊天了,却是一点不把他这个记者放在眼里,这让他有点愤愤不平。

其实,丁小宁原本认为,此人大概是太忠哥的朋友,想到自己的身份不尴不尬,传出去未免坏了太忠的名声,才有意不做搭理。

遗憾的是,她同李凯琳聊了一阵才知道,那个记者居然是给常寡妇来添堵的,心里就瞧不起这人了。

没错,死者家属认为,能人请来记者,是为自己张目、申请权益的,可丁小宁是冲着李凯琳来的,她自然视这种行为为多事——你们那么能,还拽着凯琳妈在现场做什么?

当然,死者家属的心情,她也能理解,可是她觉得常寡妇在这件事里,实在是冤得慌,于是就连带着恨上这些多事的人了。

她不搭理元岭,元记者就觉得有点受伤,正好这时候有人过去想跟李凯琳搭讪,却被丁小宁冷冷一眼瞪得离开了——谁也不想招惹这个富贵气逼人的小美女,村民们或者不认识奔驰车,但起码知道人家是开了汽车来的。

“这车主人不是姓卢吗?”元岭见状借机搭讪,他查陈太忠的时候,去车管所查过车的档案,知道车主的名字,“既然是你侄子,可你怎么姓宁呢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姓宁?”丁小宁爱理不理地看他一眼,心知对方这个误会在于李凯琳一口一个“小宁姐”地叫,可是既然不想搭理此人,她就懒得多说。

不过,下一刻,她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头了,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行车证上车主的名字呢?奇怪之下,多打量了元岭两眼。

元岭却是被她这话勾起了一点怒气,转身走了回去,嘴里轻声嘀咕着,“不就是跟陈太忠不清不白的女人吗?切,得瑟什么啊~”

不成想,他这话却被一边周无名的司机听到了,讶然转头看他一眼,“元记者,你说谁?陈太忠……”

丁小宁见他走了,却是越想越不放心,说不得就出去给陈太忠打个电话问问,顺便还告诉他,“这个姓元的好像打听过车主姓名,知道姓卢。”

我靠,这傻逼还没完了?陈太忠听得就有点郁闷了,有心说找拨人暴打元岭一顿,可是想想这昨天才收拾了学校的,今天又打记者,有点夸张了吧?

没准王宏伟又要嘞嘞了,还是低调一点吧,想到这里,他吩咐张志宏和杨帆继续同单水交流关于IC卡的细节,他自己则是站起身,出去给段卫民打个电话。

段卫民一听这小记者居然去查陈太忠的车,一时也有点奇怪,“这家伙怎么跟你这么大怨气啊……不过,这事儿也常见,你行车证没问题的话,不用怕他。”

啧,你这个态度,很不端正嘛,陈太忠心里腹诽一下,试探着发问了,“能不能把他的记者证收了?太过分了。”

“呵呵,凭这一点事儿收他的记者证,恐怕不太合适,”段卫民笑一声,“不过你放心好了,我跟日报和电视台的打过招呼了,现在科委正竖典型呢,不许他们胡乱报导。”

可我还是觉得,憋屈得慌,陈太忠悻悻地放下电话,心说被个小人惦记着,还真的是让人闹心,迟早要他吃一点苦头。

下一刻,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却是支光明到了凤凰,“太忠,我订的是来回机票,你现在有空没有?对了,帮我预约一下甯瑞远吧,明天还得飞陆海呢。”

人在江湖,总有这样那样的无奈,原本支总还可以优哉游哉地四处乱逛呢,谁想突然之间两个大单砸了过来,他登时就忙得焦头烂额了。

不过,凤凰他还是不能不来,见不见甯瑞远其实并不算特别紧迫,毕竟甯家工业园在这里,甯总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,更重要的是,陈太忠的钱,他有必要做个交待了。

事实上,钱在今天早上,已经由他的人拉到了凤凰,不过,由于是支总没到,他的人又不知道这钱该给谁,所以一直在凤凰市里打转。

支总是痛快人,见了陈太忠之后,直接将他领到了藏钱的地方,一指那辆丰田沙漠王,“里面就是六千五,车我也不要了,都给你了!”

“哈哈,那两千万的投资,还算是你的钱?”陈太忠一听乐了,“我还当你是拿我朋友的钱做人情呢。”

“你想的话,我也无所谓啊,”支光明笑着摇摇头,“那好,下一笔,我扣你两千万!”

“老支你倒是从不肯吃亏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随即又笑了,“呵呵,你看着办吧,到时候钱要是紧张,那就挪用两千万好了,实在不够,三四千万也能挪用,不过提前打个招呼,省得我在朋友面前难做。”

“唉,”支光明摇摇头,由衷地感叹一句,“陈主任,你这气魄,不去经商,真的可惜了,这年头,只要有胆子,就不愁赚钱啊。”

“我差点经了商呢,”陈太忠想起自己在凤凰大学门口的一幕,不过是一年多以前的事,现在想起来,倒觉得有些久远了,“不过,后来觉得做官不错,就混官场了。”

“也是,”支光明点点头,自古民不与官斗,你商人做得再成功,还是要看当官的眼色行事,现在支总已经不把普通的厅级以下的领导看在眼里了,但是实权的厅级,他还是得忌惮。

就算混成甯家那样,又能怎么样呢?总有压得住你的官员的,这点毫无疑问。

陈太忠也不管他在想什么,抬手给马疯子打个电话,“疯子,过来俩人,你也来,要可靠的。”

这也是他想好的,钱交给马疯子了,要他做生意的时候,顺便出面给科委投一投资,也算是他拉来的业绩不是?

马疯子在那边一听,精神头就上来了,“很严重吗?要不要带管子?”

行啊,疯子这家伙还不错,陈太忠最近频频用到马疯子,不管是京华国际会馆还是南沟小学,原想着马疯子没准心里会嘀咕一下,可现在丫还是跟打了鸡血一样地兴奋,那显然也算是他没白照顾一场。

“呵呵,让你扛钱呢,把钱弄回去放好,”当着支光明,陈主任肆无忌惮地吩咐着,“这是朋友的钱,先帮着保管一下……”

不多时,马疯子带着人来了,陈太忠却是伴着支光明扬长而去,中午的饭局,定在了王府饭店,斜对着教委,陈某人如此做,无非也就是顺势再给刘小宝施加点压力。

路上,支光明告诉陈太忠一件事,“谭大炮弟兄放出风来了,说是你坏了他们在凤凰的买卖,跟你没完呢。”

“惹得火了就干掉这俩,”陈太忠一听,心里这是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了,哥们儿这最近是犯小人吗?怎么一个个牛鬼蛇神都要上身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