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32章 事情不断

正是因为教委的领导们有了高度统一的认识,刘小宝才能还比较自如地四处转悠和打电话,要不然这么严重的事情,召开个紧急会议都是有可能的。

更有那个别领导不明真相,居然打了电话来告诉刘主任,“这个,小刘同志啊,刚才有些老师打电话向我反应了一些问题,我觉得办公室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,还是要适当地注意一下工作的方式方法……”

这语气看似不满,实则是关爱之情毕现。

所以,刘小宝敢向陈太忠夸口,科委子弟的事情,他会马上协调好。

“高度关注,那是好事儿啊,”陈太忠在电话那边笑笑,听起来心情不错,“当然,老师的情绪,刘主任你也得注意安抚一下,大家都不想有什么麻烦,是吧?”

我操你妈的!刘小宝挂了电话,真的是想跳脚骂人了,你打烂的摊子,让我给你善后,有你这么操蛋的主儿吗?

不过,好歹把这位爷的毛理顺了,倒也算值得了,虽然陈太忠最后的话,还是不无威胁之意,但那只不过算是个警告的意思:快点办,要不然我不保证你的安全。

这时的陈太忠,正跟高强、许纯良坐在一起聊天呢,甯瑞远今天晚上会到凤凰,大家都没吃饭,等甯总来了一起消遣。

八点半左右,甯瑞远一行人才来到了海上明月大酒店,李英瑞原本是想到路口接人来的,不过许纯良认为在这里等着就不错,热情是应该的,但是热情到自降身份就没啥意思了。

甯瑞远这次来,除了裴秀玲,还带了一个女秘书,却也是长腿美女,可见丫对高春梅的惦记,绝对跟个人审美观点有关。

当然,用甯总的话来说就是,这次要在凤凰长驻了,带点日常生活用品那是必然的,这个女秘书……姑且也算日常用品好了。

甯瑞远来得这么晚,是因为中午在素波喝了不少,起得晚了,晚上居然还想偷奸耍滑赖酒,被陈太忠抓住一顿好打,才老实多了,不过,他有条件,“喝酒可以,太忠你得给我按摩一下先。”

敢情,他还惦记着好久之前的阴平之行呢,面对这么多人,年轻的副主任不好扫了别人的兴致,也只能咬牙认了。

得了他的按摩,甯瑞远直如换了个人一样,喝酒喝到十点,兀自感觉有点不够尽兴,“小良、太忠,走,咱们去幻梦城接着喝。”

许纯良看着陈太忠,无奈地耸耸肩膀摊摊手,一脸的苦笑:看看,我没说错吧?这家伙一来,咱们就不得清闲了。

那大家也只能转奔幻梦城了,许纯良这次来,带了七八个人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杀将过去,声势倒也颇为浩大,四辆奔驰,连幻梦城的老板十七都惊动了,忙不迭地迎了出来。

这个场合,主角是甯瑞远,陈太忠终于得以摆脱大家的关注,四下里转悠了起来,然后……他就很遗憾地发现,事情有点不对劲!

说不对,倒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对的地方,只不过就是前台,少了一个尖下巴的女收银员而已,是的,李凯琳没在!

这个女孩儿,也是陈太忠一直惦记着的,一见她不在,心里就有一点些许的挂念,难道是回东临水了吗?不太可能啊……

为了避嫌,原本他是想找刘望男问问的,可是刘大堂在招呼两拨客人,实在走不开,陈太忠头脑一热,直接就问收银的另一个小姑娘了,“小李哪儿去了?”

“好像她说,她母亲有事,今天请假了,”收银员张大了眼睛看着他,笑靥如花,“陈哥您有什么事吗?我可以帮忙。”

陈太忠瞥她一眼,发现小姑娘除了略略丰满了一点,长得还算可以,只是脸上的妆化得极浓,带了几分风尘之气。

“不用了,谢谢,”他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,转身就走,女孩儿眼中的暗示,他看得明明白白,禁不住恨恨地嘀咕一句,你想帮忙我也得乐意啊,哥们儿像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吗?

可是,李凯琳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呢?陈太忠知道,阎谦在凤凰势力不小,常寡妇在阎教授的庇护下,当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,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放不下。

不会是做二奶的被大房捉了现行吧?他不无恶意地揣测着,这么一来,哥们儿到真不合适伸手管了,怪不得李凯琳不跟我说一声呢。

直到凌晨,陈太忠同刘望男一起回到阳光小区之后,才见到了两眼哭得跟泪人一般的李凯琳,“我表哥吃官司了……”

常寡妇娘家是白凤乡长坡村的,自打常寡妇在凤凰扎下根之后,基本上就不怎么回东临水了,她恨那些夺了栓子家产的族人,倒是偶尔回一回娘家长坡,那意思也是说:大家看看,我现在日子过得不错。

她这么一显摆,就有娘家的姐妹们托她给在凤凰找点活计,其中她大姨家的女儿,跟常寡妇很要好,直接塞了自己的儿子给她,“毛蛋儿是你看着长大的,人也机灵,帮他寻个出路吧。”

常寡妇哪里有这样的门路?忙不迭地拒绝了,谁想没过几天,那毛蛋儿直接找上门了。

村里人来一趟凤凰也不容易,这下,常寡妇也推无可推了,只得硬着头皮找到阎教授想办法,阎谦原本不想帮忙,“他一个初中毕业的娃娃,又没有城市生活经验,也没一技之长,你让我把他介绍到哪儿?”

可是话归这么说,阎教授也是个心软的,枕边风听得多了,又架不住常寡妇诅咒发誓下不为例,最后还是帮着在一家旅店找了一份活计,“没办法,先让他打小工,慢慢学吧。”

毛蛋儿想的是干服务员,怎奈他不具备那个能力,好在承包旅店的老板跟阎谦关系不错,也没亏了他,就让他在旅店打打杂干干苦力。

年底的时候,毛蛋儿要回家,那老板觉得这孩子用得还算顺手,来年还想再用,就没把工资全部结清,大约扣下了七百多块,“资金周转困难,我先给你打欠条。”

毛蛋儿也没觉得老板会阴人,他有他姨在呢,怕个什么?而且,他手里的六百多块,回了村里也够显摆的了。

回了村里,看着他买回来的好酒好菜好衣服,甚至还有老板甩给他的一个二手数字传呼机,他的一干兄弟们看着眼热,就要毛蛋儿帮忙给大家活动活动,一起到城里去打工。

毛蛋儿机灵归机灵,但总还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也挺要面子的,明知道自己的位子还不稳固,却是抹不下面子。

到最后,他灵机一动,老板能扣我的钱,我引见了人过去之后,也算是个工头,为什么不能扣他们的钱呢?

老板除了承包了旅店,还有一个砖厂,这是毛蛋儿知道的,说不得,他就打个电话给自家老板,问年后还需要人不。

老板这边,实在是可有可无的,临时工哪里不是个找呢?可是,这次毛蛋儿引见的人里,还有几个手上有点活儿的人——有人曾经帮村里人盖过房子、扯过电线,算不上泥瓦工和电工,但总比一窍不通的要强一点。

于是,正月十五一过,毛蛋就领着七八个人来了,只是老板现在手上的人够使唤,也不给他们开工资,只是管吃管住,等有活的时候,按天算钱。

老板其实也算得上开通人,没活的日子也允许他们出去打点零工——前提是不许耽误这边的正事儿。

这不?昨天就是,门口不远处一家小二楼推倒重建,毛蛋儿有心去垃圾里划拉点钢筋卖钱,老板也准了,“捡的时候,顺便帮人家把大混凝土砸得小点,省得人家追来骂人。”

结果,这一捡就出事了,天擦擦黑的时候,他们捡了不少,就动起了尚未倒塌的另一半的楼的主意,结果楼塌了,当场被砸坏两个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