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31章 肆无忌惮

陈太忠也不想这么对待教委,实在是各个学校的人,有些欺人太甚了,而科委这边,本位思维虽是不缺,但实在缺少拿人的本位手段。

他被人事处孔处长这么一提醒,就禁不住将算盘珠子拨拉了过来,科委没有本位手段,可哥们儿有本位手段啊,黑白两道通吃,那可不是吹出来的。

但是,陈主任不想用这个手段,真的不想用,混哪儿就要守哪儿的规矩,混官场也是一样,用混混搞事那就相当于作弊了,认输了。

虽然孔处长的行为提醒他:其实在体制内,想要做好事情,也得用一点见不得人的手段!

导致他做出决定的,就是南沟小学李变珍老师对科委子弟下的狠手,这女人果真是恶毒无比,不但体罚学生,居然还剥夺了学生听课的权利,真真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了。

南沟小学是科委子弟的大本营,里面大多数老师跟科委也或多或少有点牵连,但是居然出来这样的事情,这种歪风邪气,绝对不能助长——要不然,年轻的副主任何以面对众多愤怒的职工?

于是,陈太忠终于发出了话,不过,鉴于老师这份职业的特殊性,他还是很有针对性地选择了几个目标,这打击一旦从点扩展到面,那就会被动了。

凤凰市里,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上过学,像丁小宁这类初中就辍学的主儿,可也是上过小学的,同整个凤凰人民为敌,陈太忠还没那么大的胃口。

而且,他的阴损,也给各个学校里的老师和校领导带去了困惑,这一系列事情,到底是教委搞的,还是科委搞的?

当然,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能确定,这种手笔只能出自科委,但是警察调查的时候,他们还没办法将控诉指向科委。

毕竟这些事情里,校方刁难科委的子弟在先,真要查起来、传出去,最先丢人的,反倒是这些受害者。

面对这种阴招,受害者们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,控诉科委不合适,控诉教委不可能,对发动阴谋的人来说,最好的还击果然也是阴谋。

不过,这件事里,最郁闷的并不是这些受害者,而是教委的办公室主任刘小宝,整整一个晚上,他的手机就没有停止过响动,到最后不得不带着充电器和备用电池到处乱跑。

几起事件的主谋,都隐隐地指向了他,尤其像市三中校长李洪涛之类的,更是明明白白地被告知:刘主任生气了,后果很严重!

可偏偏地,这些指摘还是不无道理的,刘小宝极有可能是被人栽赃的,但是同时,刘主任也有做这些事的理由:统一采购中,办公室是绕不过去的一个重要环节,其间可能产生的种种利益,足以支持刘主任头脑发热一时冲动,做出点见不得人的事来!

而科委呢——很有可能就是刘主任转移目标的对象,这谁又说得清楚呢?

这一晚上,刘小宝可是把陈太忠恨到骨头里去了,他自己做了什么没做什么,还不清楚吗?联想到白天陈某人临走时冷冷地撂下的那句话,他百分之百地可以断定,这件事绝对是陈主任一手搞出来的!

可是,陈太忠不但是热得发烫的官场新星,背后隐隐还有省委书记的影子,刘主任想计较来着,但是他还真没有计较的资格!

再想想那么多老师和校领导在不同的场合遇到了麻烦,不难想像出,陈太忠除了在官场上吃得开,在凤凰市的地下世界里,也应该具有超乎旁人想像的影响力。

不过说起这个来,刘小宝还不是很服气,他隐约记得,教委新来的临时工小徐,应该就是因为他的叔叔有黑道背景,别人不得不同意把他放了进来。

想到这个,刘主任脑袋一热,就给小徐同志打了一个传呼,不多时,小徐回了电话过来,领了任务,自去打探了。

其实,小徐是个老实人,叔叔混黑不代表他也混黑,所以在不久后,他再次打通刘小宝的手机,向领导汇报的时候,语气中竟然有极强烈的不安,“刘主任,这个……我打听了,那个陈太忠,不能惹。”

“什么叫不能惹?”刘小宝一听火了——其实多半还因为吓得,“我说小徐,我对你一直挺照顾的吧?你叔叔不是很厉害的吗?”

“啧,怎么说呢,”一听领导呵斥,小徐的口齿变得越发地不顺溜了,“我叔叔说了,他在文庙没人惹,不过铁手吃得住他,陈太忠可是吃得住铁手……那个人,是整个凤凰市的黑道老大!”

我靠!刘小宝听得登时就是一口凉气,四月底的晚上,他只觉得无尽的凉意涌遍了自己的全身。

这一刻,他明白了很多事情,怪不得姓陈的爬的这么快,怪不得姓陈的做事这么嚣张,怪不得姓陈的能轻易地推动教委的统一采购……似此种种,可不是简单地认识省委书记的侄女儿就能做得到的。

“喂喂,刘主任……刘主任?”手机那边,传来小徐的呼喊,将刘小宝拉回了现实中,他咳嗽一声,“咳咳,好了,这件事,你就当我跟你没提起过,记住了吗?”

挂了电话之后,刘主任琢磨一下,总觉得有点不太放心,翻出陈太忠的电话号码,犹豫一下,还是拨通了陈太忠的手机。

“陈主任,打扰你了啊,我是刘小宝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对方哈哈大笑的声音打断了。

“哈哈,听说教委今天出了点小事?”陈太忠笑得很开心,很嚣张,“这个……刘主任啊,你可是要小心点了,有些人气量很小的,你打他一顿,没准他就要打还你一顿。”

“陈主任,你这话什么意思啊?”刘小宝想的缓和双方关系来的,可是一听这话,就有点恼火了,“咱们上午说的,还算愉快吧?”

我只是稍微冷淡了一点,可远远算不上打你了吧?这一刻,刘主任的脑袋已经有点麻木了,他直觉地认为,陈太忠暗示不会放过自己。

谁想,陈太忠远比他想像的要恶毒,听到这么愤懑的质问,陈主任居然没发火,而是继续笑着,“呵呵,这干我什么事儿啊?我只是听说,那些挨打的老师……有些人认为,你有嫌疑,啧啧,刘主任,你得小心别人报复,我这也是好心提醒不是?”

咝~刘小宝再吸一口凉气,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他还能不明白?

陈太忠说了,我不会放过你的,但是这事儿要讲究个前后顺序,那些老师挨打在先,你刘主任嘛,要稍微向后放放!

这么一来,也好使得大家认为,你挨打只是某个老师基于义愤或者不忿,才找人收拾你的,而跟我陈某人却是没什么关系!

太阴险了吧?刘小宝一时欲哭无泪,更让他不忿的是,对方居然敢肆无忌惮地提前做出剧透——没办法,谁让人家剧情编得好,又合乎逻辑呢?

情急之下,他也顾不得许多了,“我说陈主任,这件事一开始,你不能怪我不操心,你们那个李健,答应给我的好处,一直没给——这三十多万的采购价格我可没怎么砍,他做事这么不地道,是个人就得生点小气吧?”

我靠!陈太忠拿下手机看看,手机的状态表明,确实是“正在通话中”,不是他幻听了,心里一时就有点感慨,你说你好歹也是一文化人,大小还是个国家干部,怎么就能这么赤裸裸地说事儿呢?

不过显然,刘小宝是打算服软了,这个意思,陈太忠还是听得出来的,说不得轻笑一声,“呵呵,你说的这个事儿我不清楚,也不想弄明白,我只是关心,我们科委的子弟受到歧视的问题,你们教委什么时候能够解决。”

“我马上、马上就着手处理,”刘小宝一听陈太忠终于有松口的意思,忙不迭地表态了,“今天的事情,教委几个领导都已经知道了,钱主任他们都高度关注此事。”

这也是实话,刘主任的手机,今天晚上比陈太忠的还忙得多,教委几个主任都对各个学校发生的异常现象做出了足够的关注。

其中,更不乏有些学校的老师或者校领导,是直接能向教委领导递上话的,大家的意见很一致,要求彻查此事,严惩打人凶手。

但是,有交情归有交情,屁股决定思维,没有一个教委的主任,是愿意看到学校再把采购权收回去的,这涉及到了教委是否会被架空的问题。

想想化工局被底下的企业架空,再想想二轻局……这都是活生生的前车之鉴啊,哪个教委领导吃撑着了,会头脑发热地开历史的倒车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