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29章 触类旁通

走出刘小宝的办公室,陈太忠只觉得一肚子的邪火在向上冒,真的就想一走了之了,可是想一想,这终究是不太合适,终于咬咬牙,前往钱自坚所在的主任办公室。

钱自坚却是去参加一个学校建校五十周年大庆去了,不过,那学校历史虽久,影响力却差,留不住教委大主任的饭,所以,大约在十点出头,陈太忠等得不耐烦的时候,钱主任的奥迪车出现在院里。

钱自坚才走下车,就看到了奔驰车边的陈太忠,微微怔了一怔,笑着迎了上去,“呵呵,陈主任啊,今天有空?昨天我还看到你们科委上天南台了呢。”

“我有点事情,要向钱主任反应一下,”陈太忠脸上的笑容,看在钱主任眼中,似乎有点不怀好意的味道……

听完事情经过,钱主任的脸上,泛起了一丝怒气,“哼,这帮人也太过分了,我跟刘小宝说一声,让他给大家吹吹风。”

“他说没文件,不好处理,要等事态严重了再说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顺便歪嘴说两句怪话,“钱主任,看来还得你跟他说,我这外人说话,不顶用啊。”

“嗯?”钱自坚听得就是一愣,眉头皱了起来,下一刻,他似乎想到了点什么,脸上也没了表情,直着眼睛点点头,若有所思,“他要是这么说,那……那这件事可真的还不太好办了。”

“不至于吧?当初这是咱两家说好的啊,”陈太忠心里大怒,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地灿烂了,你个堂堂的大主任,还用考虑一个办公室主任的想法?

很显然,刚才钱主任下意识地以为,科委和教委还是联盟呢,才会答应得那么痛快,而眼下,他反应过来了,科委的利用价值已经到头了,是以才有了这话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钱自坚看到陈太忠这笑容,总觉得有点不太安全,他略略地思索一下,拿出了新的建议,“这么着吧,你们科委的中层干部的子弟遇到问题的话,让他们找刘主任。”

中层干部?陈太忠听得心里冷笑,脸上笑得可是更开心了,“可是,干部总不可能比职工多啊,遇到问题的,大部分还是普通人,呵呵,钱主任你看……”

“啧,”钱自坚叹口气,“我说小陈,我也没说不管不是?不过其他人,等问题激化了,再处理也不迟吧?”

说是这么说的,可钱主任心里,却是另有盘算。

眼下要是一力维护科委的子弟,当然能显示出教委推行统一采购的决心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教委这么一出面,难免又会给了下面的学校一个解释的机会。

钱主任算不上强势领导,比他的前任甚至还有所不如,虽然在王伟新的暗示下,统一采购的决定被通过了,但是他也知道,下面的学校抗拒心理极强,无时不刻地在酝酿着反击。

万一给了他们机会,这事儿没准就有被翻盘的可能——纵然是这种可能不大,但是,他不想冒这个风险。

跟陈太忠的认识恰恰相反,钱主任认为,这是件好事,是的,科委的子弟在各个学校被刁难了,但是教委无视这种刁难,继续推行统一采购的政策,才越发地能显出决心来。

至于说科委子弟暂时承受的委屈——那就先忍忍呗,这年头,做什么事情,不得付出点牺牲呢?

只要等统一采购的政策稳定了下来,形成了惯例没什么挑战的时候,再彻底解决科委子弟的问题,也不算晚,反正,别人家的孩子,死不完的。

甚至,到时候钱主任还能借着激化了的矛盾,对某些学校洗洗牌,虽然这就是后话了,不过,“牢骚太盛防肠断,风物长宜放眼量”,眼光远大一点总是好的。

“等问题激化……”陈太忠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这话,笑着对钱自坚点点头,转身去拉奔驰车的车门,“那倒也是,好了,中层干部的子弟,可是要照顾的!”

“呵呵,我答应你了,怎么会说话不算数?”钱主任也不想激怒他,从上次林肯车堵门事件就可以知道,陈某人的愤怒是非常不讲道理的,见其终于松口,少不得要打一张包票,“刘小宝不管,那我管!”

他可是没看到,陈太忠转身坐进奔驰车的时候,嘴角是一丝冷笑——毕竟天眼这玩意儿不是普通人能玩得了的。

陈太忠生气了,真的,非常地生气,对他而言,照顾干部子女或者还能接受,但是说无视普通人的权益,尤其还是他的人马,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。

该怎么搞一下这个教委才好,他开着车,脑子却是不停地在琢磨,我们科委到底有什么制约能力,能让这些人痛痛快快地难受一下?

正想着呢,他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科委人事处的孔处长,“陈主任,这个……我最近收集了一点资料,想向您汇报一下,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啊?”

人事处是没什么事情的闲散地方,眼见不少科室都动了起来,产生经济效益指日可待,他心里就有点坐不住了。

可是,孔处长想做点什么,还没能力,因为那些都超出了他的业务范围,他能做的,也不过就是闲来无事喝喝水看看报纸什么的。

只是,前两天,他在看报纸的时候发现了一则新闻,天涯省有一起装修污染案,导致一个小女孩得了白血病,他脑瓜一转,没命地搜集起相关资料来。

擅长看报纸的人,搜集起资料来比旁人快很多——相关消息的位置找得准,很快,他就又搜集到了几起典型案例,心说皇天不负苦心人,我这立功的时候到了!

孔处长是梁志刚的铁杆,不过,眼下陈太忠的风头太劲,他请示了一下梁主任,梁主任的意思,也是让他先向陈主任汇报一下,好坐实功劳。

陈太忠一听这个消息,倒是挺高兴的,“哈哈,孔处长真是有心人啊,这个事情,你跟文主任说一声吧……”

文海知道了,估计直接就拿去用了,我这不是白辛苦吗?孔处长对陈主任如此不重视自己的努力,有些微微的不满。

那么,他就要再丢出点东西了,“其实啊,陈主任,我还有个想法,你看咱们能不捏造个例子出来,炒作一下……您不是认识合力汽修厂的人吗?”

他的意思是说,找个患者,一口咬定就是受了装修污染害的,以加大科委的宣传力度,合力的马疯子他们,都是无业游民,冒充个病人家属,被戳穿了也是无妨,只要能挺过炒作期就成了。

再说了,合力汽修厂的人都不是善类,谁想戳穿这次炒作,那也得掂量掂量后果才成。

“嗯,这件事情,我可以考虑做做工作,”陈太忠笑着挂断了电话,心说我这科委,什么邪门儿歪道的人都有,这还是国家干部吗?

不过,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个极好的点子,他抬手就要给马疯子打个电话,只是下一刻,他的手又停在了空中:这年头做事情,有的时候,真的没必要那么讲究,连老孔这种人,都知道变通呢……

当天晚上,市三中的校长李洪涛,在家门口被一个年轻小伙子堵住了,小伙子笑嘻嘻地发问,“请问是李校长吧?”

李校长眉头一皱,正琢磨这是什么路数呢,两边又掩过来两个年轻人,二话没有,对着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。

在其他人闻讯跑出来之前,三人开车扬长而去,只留下了一句话,“让你再妨碍统一采购,再不识趣,下次就要给你放血了,告诉你,刘主任很生气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