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28章 再进教委

等两车行至育华苑蒙晓艳的别墅之时,屋内灯火辉煌,陈太忠下得车来,却愕然地发现,蒙校长和钟韵秋已经好得有如蜜里调油了,心中禁不住大奇:她们到底找到了什么样的共同话题?

谜底在当晚揭晓,三女如同不知疲倦的榨油机一般,轮流来榨取他的体力,直到凌晨三点,别墅内响动方止,其间荒唐……不说也罢。

不过很明显,蒙晓艳和任娇还是藏私了,陈太忠六个小时内爆发五次,却是全交给蒙任二位,钟韵秋却是因为害怕怀孕,死活不敢任其灌注。

得了陈某人的滋润,会有好处若干,平时蒙晓艳和任娇就已经计较个不停了,眼下又来个抢食儿的竞争对手,两人藏着掖着不肯泄露,似乎也是容易理解的。

等到第五次,看到任娇死死地缠着陈太忠不肯放开四肢,蒙晓艳却是像春天房顶上的猫一般,赤着身子来回寻找机会的时候,钟韵秋似乎想到了什么,却是……死活没介入的机会了。

所以,她是四人中最后一个入眠的。

第一个醒来的,当然就是陈太忠了,他拾掇拾掇,想想三个女人服侍了自己一晚上,心中有些感动,转头看看,发现钟韵秋的一条腿上还残存了一条丝袜,皱皱巴巴地缩在脚腕,却是由于昨夜战得久了,精疲力竭之下没工夫去整理了。

他一时心生怜惜,轻轻地帮她摘了下来,顺手还摸一把那白生生圆润的小腿肚,细腻冰凉的手感,又让他有些不克自持。

钟韵秋的脚微微一抽,嘟囔了两句,一翻身又沉沉地睡去,粉弯雪股却是从薄被中若隐若现了出来。

忍一忍冲动,陈太忠悄然出门,给三女买来早餐之后,施施然离开,心里还在不住地盘算:对科委,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?

想到李健曾经提起,刘小宝向他要过回扣,陈太忠琢磨一下,决定先找李主任了解一下情况。

科委还沈浸在巨大的喜庆中,虽然教委那边的举动,已经给大家带来了一丝阴霾,但是有多久科委没有这么露脸过了?那可是上了省台的新闻了。

找到李健的时候,他正指挥人在装修好房间里布放活性炭呢,见陈太忠来了,顺口解释一下,“这个东西对装修中产生的有害气体,有极强的吸附功能。”

“让科教仪器商店进货,最好能垄断了货源,”陈太忠随口吩咐一声,随手把李健拽到一边,“我现在要去教委呢,刘小宝那儿的回扣,你给了多少?”

李健没给!

刘主任在教委拨了一半定金之后,就联系了李健几次,不过最近一段时间,教委上上下下的一干人等,忙得脚后跟打屁股,李主任又不想自己做主,于是这件事硬生生地耽搁了下来。

“啧,这种事情,看来不合适你这办公室参与了,”陈太忠琢磨一下,“我感觉你这儿实在太忙了,要不,你推荐个部门吧,成不成?”

李健听到这话,有些微微的失望,办公室哪里有不忙的?不过,对教委集中采购这一块,涉及了钱财的出入,而且数额还不算小,也算是个小权力,就算他没有在钱款上打主意的想法,可这种决定别的供货商生死的感觉,其实也挺享受的。

算了,还是大局为重,他略一琢磨,“要不抽调些闲职人员,组建个新的服务公司吧,把老的服务公司合并进来,反正做装修检测,也得有个负责的对口科室不是?”

这话也有讲究的,扩充老的服务公司,和组建新公司吃掉老公司,那是不一样的,组建新公司的话,负责人就可以重新委任,要是扩充老公司,原来的班子没犯什么错误的话,贸然换掉却是不合适的。

事实上,由于长久以来的积弊,老服务公司里冗员太多,上下午上班时晃一圈就走的混日子的人极多,作风也是暮气沉沉的,可偏偏关系又是错综复杂,动起来有点难度。

当然,以陈太忠眼下的超级人气和本身的强势,想动老公司也不是很难,可是,陈主任事务缠身,李主任觉得,没必要在这点小事上纠结。

“也成,这个事情,你跟文主任商量吧,”陈太忠转身就走,不过没走两步,又回头嘀咕一下,“新公司必须要你的办公室做监管,不能放了羊!”

“嗯嗯,”李健点点头,心情一时就好了许多,不过这时,陈主任已经走得远了。

陈太忠到了教委的时候,守门的那位刚想拦车,冷不丁看到开车的是他,身子一转,就只当看不见了——这混蛋换车了?

刘小宝不在办公室,陈太忠一打听,才知道刘主任最近喜欢往总机房里钻,说不得就一路打听着来到了总机房。

敲开门一看,刘主任正跟一个女人聊得热火朝天呢,那女人不过中人之资,打扮得倒还算时尚,年约三十许,陈太忠心中不禁有点微微的纳闷,这女人也能看上猥琐无比的刘主任?

刘小宝一见是他,笑着站起了身,眼中却是有几分不耐的神情,“呵呵,陈主任啊,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?真是稀客。”

“我有点事情,要向教委反应一下,”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,算是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“本来是想找钱主任的,不过,先跟你说说吧……”

坐回办公室,听陈太忠讲完事情经过之后,刘主任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好半天才撇撇嘴叹口气,“啧,这事儿有点难办啊,各个学校只是私下里搞的,也没有文字性的东西,我们这儿也没办法开口啊……”

陈太忠已经打算好了,要是刘小宝态度端正一点,那么,他就打算把统一采购的回扣的事情说一说。

是的,办事的顺序绝对不能乱了,上位者必须要有上位者的心态,陈某人好歹也是风头正劲的副处,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就放下身段,主动提什么回扣?

耳听到这话,他就明白了,刘小宝不想管这件事,最起码是没多大欲望去管。

整个凤凰的中小学校,大部分的中专和技校,都要看教委的眼色行事,要说不方便开口,他信,可是要说没办法开口,那怎么可能?

现在,刘小宝显然就是媳妇娶过房,媒人丢过墙,科委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,又何必去管那些子弟的死活?

所以,在陈太忠看来,刘主任如此行事,八成还是因为那些回扣没有到手,所以才刻意地刁难科委——人家教委费劲周折,才将采购权收回来,图的是什么?不就是那点回扣吗?

当然,统一采购也能加强教委对各学校的掌控,同时还能在相当程度上调控教育系统的形象,不过这些就是退而求其次的事儿了。

“那这件事情,教委就不能做点什么了吗?”陈太忠看着刘小宝冷笑,“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别说,刘小宝还真的有点害怕陈太忠,听到对方抛出如此恶意十足的话来,嘴皮子禁不住打个磕绊,“嗯……事态激化的话,我们就有理由介入了,现在他们都只是说说的嘛。”

就在他说话的时候,一个中年女人推门走了进来,“刘主任……呀,有客人?”

“事态激化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,最近他听话的能力大有长进,自然知道这不过是推脱之词,因为,事态是否“激化”了,这是一个很唯心的判定。

打个比方说,第三中学的科委子弟被调整到慢班了,在科委的人看来,这就绝对是事态激化了,可是教委的随便来一句轻飘飘的话,就能堵住科委的嘴,认为事态尚未被激化。

“你们看,孩子不是还在三中吗?再说,学习这东西,主要看自身的努力了嘛,有状元学生,谁听说过状元老师?”

“这算是你的回答,还是教委的回答?”想明白这一点,陈太忠也不想多说了,站起了身子,直勾勾地盯着刘小宝,嘴角噙着冷笑,“钱主任也是这个意思?”

看着他冷冰冰的目光,刘小宝只觉得尿意顿生,尿道括约肌控制不住地痉挛着,不过,所谓师道尊严,该撑的场面,那还是要撑下来的,“这个……只是我个人的意见。”

当然,接下来的话,他就不可避免地露怯了,“钱主任那儿,没准会有不同的意见,嗯,我只是把我的想法说出来了。”

“刘主任,说句实话,你……真的让我很失望,”陈太忠笑着站起身来,眼中是浓烈到无法压抑的不屑之情,“以后我都不会来找你了。”

见到他施施然离去,那女人眼中有无法掩饰的讶异,“这是谁啊?说话做事,这么过分?”

“还能是谁?科委的陈太忠呗,”刘小宝冷笑一声,只觉得自己的腿肚子在不住地抽搐,“古主任,你有什么事儿吗?”

敢情,这女人就是拉着任娇搞安逸产品的古芬,凤凰科委的办公室副主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