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27章 权势逼人

陈太忠听完蒙晓艳的建议,一时就有点恍然大悟了:是啊,这件事里,最该着急的,可不是科委,而是教委才对,凭什么科委硬挺着出头捱一刀呢?

不过,纵然是如此,他强势惯了,想到自己折腾出来的点子,最后要因为某些因素而假意退缩,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没面子。

“啧,可是这些学校,也太欺负人了吧?”他苦笑一声,看着蒙晓艳,“你说说,不管大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,这孩子总是无辜的吧,难道不是?”

“本位思维,很常见的,”许纯良轻笑一声,抬手灌一口啤酒,虽是对瓶吹的,可是动作却十分地优雅,有若一个绅士一般,“你们科委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影响力,拿他们的短处啊,比如说……论文什么的?”

“那也得有用不是?”陈太忠苦笑,他对这个建议没仔细地考虑过,只是想也想得到,老师们评职称时的论文之类的东西,凤凰科委的话语权小得惊人——也是几近于无。

或者,省科委的权力要大一点,不过,凤凰科委跟省科委还尿不到一个壶里,这实在是件令人郁闷的事情。

所以说,行局热门与否,区别就在这里了,好的行局不是钱多影响力大,就是相关权力很霸道,而在这两点上,科委实在都不够格,被人欺负那也就是正常了。

“你先去找刘小宝吧,他就是钱自坚最信得过的,”蒙晓艳笑一声,站起身来,“好了,我来就是告诉你这些,反正,你这个堂堂的主任,总不能让下面的人戳你的脊梁……实在不行的话,你可以找那谁,或者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她说的“那谁”,肯定就是王伟新了,不过,科委和教委的恩怨,随便聊聊也不怕人听到,但是涉及相关的市领导,她的口风还是很紧的。

“啧,还真是头疼事,”陈太忠一拍自己的脑瓜,可是,眼见蒙晓艳大半夜地跑来,跟自己说两句之后又要走人,一时心中有所不忍,“这样,我送你回去吧,大半夜的了。”

蒙晓艳转头看他,又扫一眼钟韵秋,脸上带出一个说不清内容的微笑,“呵呵,不用了,我的车就在后院呢。”

“什么不用了?我不放心,”陈太忠感觉这个笑容有点凄然的味道,说不得狠狠一拽她,转身对许纯良发话了,“纯良,呵呵,今天的单你买吧,我送晓艳!”

“记得拉图!”许纯良笑嘻嘻地站起身来,用一句玩笑话带过,心里却是有点感触——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乱得可以啊,太忠也不例外。

可是,太忠不喜欢动那些小姐,这也算难得了吧?他心里安慰自己,年少气盛的官场新星他也见过不少,啧……怎么说呢?这种人面对的诱惑太多,知道克制就已经算是殊为不易了。

许纯良正胡思乱想呢,李英瑞拉他一把,“好了,他们走了,咱俩继续喝酒吧。”

原来,看着陈太忠和蒙晓艳携手而去,钟韵秋登时有点傻眼,也不知道是该跟着走还是该留下来:原来,攀附权贵需要付出的,还有尊严。

还好,陈某人对自家的女人,还不算操蛋,他转头看一眼她,笑着点一下头,也没说什么,但是钟韵秋有若受了催眠一般,不由自主地挪动着脚步跟了上去。

走到花园酒店的后院,陈太忠轻声问一句,“任娇呢?在家吗?”

“她家访去了,要不我俩就一块儿来了,”蒙晓艳看一眼陈太忠身后亦步亦趋的钟韵秋,冲他呲牙一笑,“我还说你为什么电话挂得这么快呢,敢情……”

行行,哥们儿今天就由你得瑟了,陈太忠无声地笑笑,雪白的牙齿在灯光的反射下煜煜生辉,谁让你是真正的关心我呢?

“介绍一下,钟韵秋,曲阳政府办的,”他转头看看钟韵秋,“蒙校长就不用我介绍了吧?呵呵,韵秋,我现在去晓艳家,一起去吧?”

这话说得,委实霸道无比,他根本就没考虑这女孩儿家的感受,不过钟韵秋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说句实话,所谓的富贵逼人,跟权势逼人比起来,真的算不了什么。

她情不自禁地点点头,脑中却是乱七八糟一团,好像有无数个念头在斗争,又好像白茫茫一片空白。

太忠他……到底是什么样的背景,又有多少女人呢?

“唉,”蒙晓艳叹口气,自是也不好拒绝这话,今天原本是育华苑轮空的,不过看太忠这架势,显然是念了自己的好,想过去留宿的。

不过,该说的话,她还是要隐约地点一下的,“太忠,既然小钟不是外人,那我就直说了,你现在前景不错,还是要适当地注意节制一下。”

这种说话的水平,才是正经蒙家骨子里带着的天赋,极富特色,连拉带打之下,既隐约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,又是比较诚挚地做出了规劝。

对钟韵秋,她这话也是先拉人过来——小钟不是外人,可接下来的话,又将自己凌驾在了钟韵秋之上,居高临下的态度表露无遗。

偏偏地,由于她今天晚上的出色表现,陈太忠还不能因为这个生气,毕竟她也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的意思,由此可见,语言的魅力,真的是太大了。

“你当我是那么随便的人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瞟她一眼,却也无法反驳,只能咳嗽一声,“我和韵秋……不是都没结婚吗?关系好一点就不行?”

其实我也不想啊,这是她送上来的,我有什么办法呢?总不能杀人灭口吧?

“不行!”蒙晓艳低声笑笑,漆黑的夜里,她沙哑的嗓音,让空气中都带了一丝暧昧的震动,“以后我们姐妹几个,要把你看得死死的,榨得干干的……是不是啊小钟?”

“嗯……”钟韵秋略略一愣,就反应过来这不过是玩笑,可她现在在陈太忠的女人里,真的是孤家寡人,不属于任何阵营的,眼见蒙校长似有拉拢之意,说不得整个身子就倒了过去,也好缔结盟友。

“没错,”她点点头,也笑了起来,怎奈夜色太暗,倾国倾城的笑容,被漆黑的夜色遮挡住了,多少有点略略的遗憾,“晓艳姐说得对,太忠的魅力,实在太大了。”

“奇怪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陈太忠终于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一个问题,“我好像没带你来过花园酒店吧?”

“你那点事情,瞒得过我?”蒙晓艳瞥他一眼,咯咯地笑着,“知道我的厉害了吧,以后对组织要老实交待,做到早请示晚汇报!”

原来,她是打了电话给丁小宁,丁小宁一听说她有急事找陈太忠,琢磨一下就分析出来了几种可能,其中一种,就是花园酒店,这里毕竟离幻梦城挺近的。

蒙校长去幻梦城转悠一圈,没发现人,吩咐了刘望男帮自己操心着,然后,就来花园死等来了。

不过纵是辛苦到这样的程度,她也不敢贸然地再打电话给陈太忠,可见陈某人的霸道,已经给太多的人带去了压力。

听完她的解释,陈太忠登时无语,一是为了蒙校长的重视而微微的感动,二来就是:看来哥们儿的后宫里,看来即将是没什么秘密的了——起码是禁不住有心人挖掘!

“小宁啊,人很不错的呢,”好死不死地,钟韵秋接口了,却是不留神爆出了她已经深深地参与到其中的事实,“她挺会关心人的。”

“唉,被你俩打败了,”陈太忠听到两人这么一唱一和,脑中想着即将到来的三飞,禁不住美不滋滋地叹口气,转身向自己的奔驰车走去,“我的生活,从此就暗无天日了啊~”

钟韵秋才待跟过去,却不防蒙校长出手如电,拽住了她,“小钟,上我的车,咱们得好好合计一下,怎么对付这个管不住自己的裤裆的男人。”

呃……你这话,好粗俗啊,钟韵秋心里在腹诽,身子却是不由自主地坐上了蒙晓艳的桑塔纳两千,“晓艳姐,你姓蒙?这个姓很少见的哦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