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13章 下一次?

“一塌糊涂!”章尧东愤而起身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,“让赵如山写一份报告上来,今天的两次停电,我需要他给我一个解释!”

景静砾倒是禁不住撇撇嘴角,行了,章书记盛怒之下,都点了凤凰电业局局长的名了,由此可见,自己这边的责任,越发地小了。

章尧东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向会议室外走去,当着省台的记者,他也实在不好意思再呆着了,丢人啊……实在太丢人了。

魏长江愣了一下,也站起身跟着章尧东走了,走到门口,章书记停下脚步,转头看看主席台下就坐的科委领导班子,点点头,“科委的表现不错,班子也很团结,我看好你们!”

说完,一行人头也不回地走掉了,大家正发愣呢,冷不丁听到主席台上有人咳嗽,转头一看,却是乔小树市长正襟危坐。

文海这才想起,压轴戏是小树市长的讲话,一时间就有点犹豫了,“乔市长……你看,现在没麦克风了。”

乔小树心里这个憋屈,就实在没办法提了,这变压器一爆,可不是一时半会儿修得好的,看来,自己的发言,是上不了省台了……

不过,他能坐到副市长这个位子上,自然也有应对的急智,听到文海的问话,哈哈一笑,“那就由我来宣布最后一项大会事宜,散会!”

科委的中层干部一起站起身来,热烈地鼓掌,景静砾站起身来,去招呼省台的记者,乔小树也是留下来不走了,笑着跟文海和陈太忠点点头,“哈哈,上午没什么事儿了,聊会儿天吧?”

文海等了一下,感觉陈太忠没有发言的欲望,也笑着回答,“那我们就请乔市长指示了……”

“喂喂,是聊天,不是指示,”乔小树伸出右手,很随意地摆一摆,“呵呵,听说你们那个统一装修检测的建议,在吹风会上得到了大家的大力支持,而且还统一了认识?”

文海这次,真的不敢再回答了,谁知道这话是什么味道呢?倒是陈太忠知道,乔小树在从阴平回来的路上,截住了自己,为的就是求得共识,眼下估计就是要做顺水人情了。

想到这个关窍,陈主任眉头一皱,轻声地叹口气,“是啊,卫华市长和与会的各位领导,还指定要科委挑头来搞,真的是……我们感觉,身上的担子不轻,怕辜负了市里的信任啊。”

你这不是授人以柄吗?文海在一边,听得差一点跳起来,这个项目可是我负责的啊,乔小树要是顺水推舟地让侯卫东来主事,我看你怎么办!

其实,自打女儿前两天自素波检查回来,确信脑瘤已经完全消失了之后,文主任对钱这东西,看得就略微地淡了一点——当然,只是略微!

所以,当他听到陈太忠的话中,居然有那种不堪重负的意思之后,他头一个感觉居然是:我都答应县区科委的干部们,权力下放了,你这样搞,万一乔小树有接管的意思,不但我被动,大家都要被动啊!

乔市长却是被这话弄得差点吐一口血出来,景静砾和段卫华一唱一和,在座谈会上定下的基调,你也少跟我装了,要不然,刚才你肯伸手帮景静砾一把?

“担子是重了点,”他笑嘻嘻地点点头,随即伸手在陈太忠肩膀上拍一拍,语重心长地做出了肯定,“但是太忠,我相信你能行,科委的同志们……能行!”

文海心中一时大奇,这个小陈什么时候把乔小树也搞定了?

他们在这里嘀嘀咕咕暂且不提,章尧东出了科委后,却也没有走远,魏长江直接将他带到了自己看到的那个变压器前。

果然是这个变压器爆了,看着兀自冒烟的变压器,魏秘书长伸手指一指,“尧东书记,这个就是刚才小陈主任带我看的那个。”

章尧东盯着变压器看了约莫有半分钟,哼一声,冷冷地吩咐自己的秘书,“小李,卡时间,我要看看多长时间,才会有供电局的来。”

没用了多长时间,大概就是两分钟左右,就有供电局的工人来到了现场,五分钟后,湖西分局的谭局长也带人赶到了。

就在刚才,他们已经吃了三电办的排头,三电办的主任跑到谭局长那里破口大骂,“姓谭的,你混蛋,我的人给下的保电通知是哪一天?”

谭局长真的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,他想辩解,但是没法辩解,人家的传真上明明白白地写明是今天,也不知道供电所的人为什么猪油蒙了脑门子,一口咬定是明天?

紧接着,他又接到了赵如山赵局长的电话,赵局长是他的上司——素质还不怎么高的那一种,电话里骂得更狠。

亏得赵如山在童山县供电局视察,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,要不然,谭局长相信,没准赵局长能一口唾沫吐到自己脸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传来了科委变压器爆炸的消息,谭局长一蹦而起,拽着主管生产的王副局长直奔现场。

一到现场,得,俩人傻眼了,堂堂的凤凰市一把手,正站在变压器下面琢磨呢。

“章书记,我们马上安排抢修,保证顺利完成保电任务,”谭局长嘴皮子有点抽抽,情急之下,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“你是谁?”章尧东上下打量他一眼,眼中不豫之色渐增。

“我是湖西供电分局的局长,谭啸,”谭局长的汗珠,从脸上滴滴答答地掉落了下来,“今天的事故,我们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……”

“不可推卸?嗯,不可推卸……”章尧东咬牙切齿地重复了两遍,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,“怎么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呢?你们不是给科委下了停电通知书了吗?这事故……跟你们没什么关系吧?”

“我们的工作方法不得当,”谭局长越听越是心惊,得,尧东书记肯定没在科委听到什么好话嘛,一时间心头大怒,好你个文海啊,也不念我往日的照顾之情,居然背后说我小话?

可是怨归怨,眼下他可是不敢走神,“这次是我们工作的失职,回去一定深刻反省,保证下回再不犯类似的错误。”

章尧东的脾气,凤凰市大部分的干部都有所耳闻,一般而言,章书记最讨厌的就是事到临头推脱责任的,要是直承错误,没准还能落个“因态度端正而从轻发落”的待遇。

可是,那仅仅是一般情况,今天章书记真的受了大刺激了,我说个“同志们”你就拉了闸,我刚宣布完喜讯,你又搞个爆炸,妈逼的,你知道不知道省台的记者在场啊?

“你还想有下次?”章尧东冷笑一声,“哼,你们电力系统的事儿,我也不说什么了,不过,改天见了夏言冰,我倒是要问问,你凭什么要有下一次?”

电力系统,是个独立性很强的系统,省电业局局长夏言冰也是个等闲不肯吃亏的主儿,章尧东虽然强势,却也不能主导了电力系统内部的事情。

可是,不管怎么说,章书记是凤凰的一把手,从官场的层面上讲,混国企的,多少要比混机关的差一点。

夏言冰虽然也是正厅,有自己的一片天地,在素波混得也不差,隐隐还有竞选副省长的野心,但从实际操作的角度上讲,章尧东升为副省级干部的可能性,要比夏局长大得多。

而且,凤凰电业局落地在凤凰,你过江龙再强,斗得过地头蛇?是以,才有了章尧东咬牙切齿的愤怒。

“这是分管副局长吴秋水的主意,”关键时刻,谭啸也实在顾不得维护自己的手下了,今年市局老冯要退,他有望晋升为市局副局长,赵局长和省局的常务张副局长已经打点好了,节骨眼上,不能犯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