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10章 拉开帷幕

文海宣布的这个决定,不啻向会场中扔下了一颗巨型炸弹,大家都不是傻瓜,眼下家装市场虽然小,但却是酝酿着足以导致井喷一般的爆发。

另外,不是还有公装的吗?这更是一块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
市科委把权力下放,肯定是无可奈何的举动,可纵然是这样,县区科委的领导们,也陷入了一片狂喜之中,禁不住交头接耳、喁喁私语了起来。

“这个项目,是我来亲自负责的,”文海咳嗽一声,抬手向下压一压,示意大家安静,“检测权下放是一定的,不过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目光缓缓地扫过会场,一时间,整个会场鸦雀无声,“不过,要是有的县区,没有很好的大局感,不能积极地配合市里的行动的话,那么,市科委会考虑派驻工作小组下去。”

想要检测权?给你们!可谁还想再在火炬计划的专项资金上动脑筋,难为陈主任,那对不起,这个权力还就不发放给你了。

他宣布的这个决定,显然是很霸道,也很不讲理的,不过,文主任原本就不是个讲理的人,这又是科委系统内部的事情,谁还能歪嘴不成?

更重要的是,这个装修检测的方案是凤凰科委陈主任的原创,相对其他省市的科委也是独一份儿,没有横向的可比性,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情况下,采用些非常规的管理手段也是正常的。

他这话里威胁的意思,大家当然听得明白,一时间,就没有人敢再向陈太忠发难了,会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中。

接下来,又是阴平的耿主任举手发问了——老资格毕竟是有老资格的优越性的,“这个计划,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具体展开?”

“很快了吧?”文海不着痕迹地瞥一眼陈太忠,又咳嗽一声,“段市长已经表态支持了,章书记那里……应该也没有问题,现在就是同建委和环保局磨合这种技术性的细节了。”

会场再次沉寂,有人就开始不厚道地猜测了起来:莫非,文主任这是抛一张画饼出来,让我们不要在火炬计划的研讨动员会上捣乱?

等到尘埃落定,相关的市里领导离开之后,再宣布这个计划遇到了不可抗的阻力?

啧,可能啊,很有可能啊~

可是,纵然是有不少人做出了如此猜测,但却是没人敢站出来冒一句话,兹事体大,市科委这次推行的一系列政策,从陈太忠大闹省科委开始,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。

接下来事态的发展,从陈太忠回来之后的吹风,到市一招的座谈会,再到眼下的会议,无不表明了市科委所下的决心之大——四个主任同时抱成一团,统一口径一致对外,真的是绝无仅有。

所以,县区的领导们,想的也不过就是借此闹那么一闹,要到钱固然好,要不到钱,那也是将自己的冤屈表达出来了,在下一步的课题争夺中,能占据比较有利的位置。

反正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你不嚷嚷,也没人领情,还不如大声哭闹两下,当然,至于得到的是奶还是巴掌,那就要看运气了——这年头,做什么事能没点风险?

可眼下,文海文主任将杀威棒掣了出来,态度也表现得很明确了:不哭不闹的有奶吃,哭闹的——喝尿去吧!

而且不管怎么说,那装修检测一块,也是一笔收入,目前或者比较瘦,但是将来一定会很肥的,大家都很担心这是一张空头支票,但是,有这么个许诺在前,多少是一个希望不是?

是的,没人站出来置疑文海的话,反倒是有人悻悻地瞄向早先发言的耿主任和赵主任,心里艳羡不已:这俩运气可是太好了,抢着发言,就抢到陈主任的一点支持,而我们现在敢再发话,那就成了刁民了。

看来,有时候谋而后动……倒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啊,有人心中后悔不已。

“没有不同意见了吗?”李健清清嗓子,“下面,进入第二个议题,关于火炬计划扶持基金重点突破口的选择,大家都知道,国家列出了火炬计划一系列的重点项目,但是咱们天南、咱们凤凰,是没有能力将这些项目全部铺开的,人力和物力都不允许,强行去做也不符合科学发展观……”

这个议题,就相对冗长了一点,火炬计划重点项目投资资金,必须用在国家指定的重点项目上——哪怕是挂羊头卖狗肉的,也得先挂靠在一个项目下以占据名分。

而眼下这个议题,就是说在这些重点项目中,凤凰市该优先、重点考虑哪一些,就此不但要提出相关论点和论据,还要展开一些辩论。

这个议论,可以说是很务虚的,但同时也可以说是很务实的,整个凤凰科委的中层干部有四十多号人,基本上都是搞学问的,谁还能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资源?

比如说专业、母校、同学、导师之类的……

有资源的,当然就想争取相应的一块,所以,这个议题,当天没有讨论完,直到周二的中午时分,才有了大致的结果。

看到大家如释重负,欣欣然地准备离场吃饭了,一直昏昏欲睡的陈太忠禁不住咳嗽两声,“咳咳,我说一句啊,这个……工作重点是划出来了,不过,大家的目标也不要局限在这个重点中,有好的项目还可以上报,咱们是点面兼顾,同步发展。”

梁志刚登时脸色一变,用一种极其幽怨的眼光看着他——陈主任,咱可就这么五百万啊……

“梁主任你不要担心,”陈太忠心里有点后悔,在会场打瞌睡也就算了,反正别人看不出他在睡觉,可是把刚才梦境中的遭遇,有感而发地说出来,真的太那啥了一点。

“其实吧,我的意思是说……钱不够的话,咱再打报告要啊,”他硬着头皮解释,“只要项目足够好,还怕省里不给钱?”

“啊?还有再要钱的可能吗?”这资金的使用,虽然不关文海的事情,可文主任听到这话,还是禁不住讶异地发问了。

会场中人在瞬间止步,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瞬间,又像是有人按动了照相机的快门,这一刻,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。

“可能啊,怎么不可能?”陈太忠是照片中唯一能活动的人,他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下次,怎么也该轮到文主任你要钱了吧?我只是副主任啊。”

切~这话才一出口,大家又纷纷地动作了起来,前一刻时间短暂的停顿,好像根本不存在一般——文海有那个能力,能要到钱吗?

看着不少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,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一声,心说,我这话没错嘛……我真的不是正主任诶……

周三很快就到来了,不过,开了一天半的会议,科委内部的认识,已经达到了高度的统一,大部分的问题也得到很好的解决,眼下缺的只是一个过场了,是的,开了一天半的会,已经是凤凰科委少见的大会,摆完POSE之后,就可以回家了。

许绍辉是真给陈太忠面子,天南省电视台专程派来一辆车,随车的是一个摄像师和一个女主持人——算是采编的现场主持。

一大早,省台和凤凰电视台的人就跑来占据了位置,架起了长枪短炮,《凤凰日报》的也来人了,这让陈太忠想起了一个叫元岭的家伙。

这一次,章尧东也来到了会议现场,市里来的主要领导还有市委秘书长魏长江、分管市长乔小树和政府秘书长景静砾,阵容可以说是相当强大的。

会议在九点钟准时开始,一开始,自然是章书记发言,看着科委破破烂烂的会议室,章书记并不以为然,显得相当地意气风发,事实上,面对省台摄像机的特写,他必须要做出一个合格的书记的样子来。

章尧东微笑着向大家点点头,咳嗽一声清清嗓子,“同志们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“刷”……会场停电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