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09章 热闹非凡的会

正如凤凰市科委诸位主任所料的那样,通知一发出,各个县区的中层干部兴趣不是一般地高涨,在第一时间就纷纷地赶到了市科委。

大家都知道,市科委要有大动作了,有那消息灵通之辈,甚至获知了座谈会上的部分内容,都一直在翘首企盼着这场会呢。

周一上午十点半,阴平区的耿主任连同两个副主任出现在科委大院儿,赶着去李健那里签到,这一下,人就算到齐了,邱朝晖见状,禁不住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在我的印象里,这是大家开会情绪最高涨的一次。”

“不是吧,”文海笑着接了一句话,“粉碎四人帮的那次,更热闹,不过你当时不在科委就是了。”

“这个跟那个能比吗?”邱朝晖毫不含糊地回了一句嘴,“根本是两码事儿!”

文海却是大度地笑笑,转身去跟来的中干们聊起了天儿。

会议定的是下午两点半召开,眼下人都到齐了,既然没什么事做,而办公室的装修尚未全部完成,于是大家三五成堆儿地聚在院子里聊天,好在,科委的院子足够大,足足有四百多平米,倒也不显得扎眼。

四个主任原本是扎堆儿站在一起的,文海这一离开,登时就招了几个老资格的中干围了上去,又有一些人看着剩下的三位主任。

陈太忠见势不妙——很多人都在打量他呢,硬着头皮告个罪,“我去安排一下食宿的事儿。”

说罢他转身要走,梁志刚笑嘻嘻地发话了,“这事儿我早安排了,住就住新东方,吃饭去仙客来,那儿的饭味道不错,接送车……新东方出了。”

新东方离科委不远,档次一般,只是在湖西也算数得着的了,尤其难得的是刚开业不到一年,设施还都算比较新。

不过仙客来离这儿,就远得多了,只是无论于公于私,梁志刚都要把饭店定在那里,于私的话,谁知道人家仙客来跟陈主任什么关系?于公就更好解释了——上次科委没钱,饭菜是人家仙客来赞助的,怎么,眼下科委有点小钱了,不该照顾人家一下吗?

纪念品……陈太忠刚想开口,却是想起来这事儿也让梁志刚负责了,禁不住恨恨地一跺脚一咬牙,“我老寒腿发作了,去一趟医院,总可以吧?”

项大通,你的老寒腿这一招,哥们儿也只能学学了,年轻的副主任离开之时,心里有一点点地无奈。

下午的会议一开场就热闹非凡,个别县区的领导对市里牢牢地把握住两个项目的话语权异常不满,其中尤以阴平区的耿主任为最。

“我们阴平的办公室,已经三级危房五年了,现在评一下最少也是二级了,市里早答应拨款修缮了,五年,整整五年了呢……可是钱呢,钱呢?”

老头越说越激动,居然手舞足蹈了起来,“这个钱,这次必须给我们,要不我就去找乔市长,去找段市长!”

妈逼的你早找过了乔小树了,文海心里冷笑,不过,这件事里他理亏,阴平那边,财政曾经拨过一万块钱做修缮,只是这钱的下落……咳咳,大家都知道的啦。

所以,他无法声张。

“修房子吗?没问题,”逼不得已,陈太忠又站了出来,他心知肚明,肯定是文海搞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,可是眼下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而是统一认识的时候。

何时该对内,何时该对外,他还是清楚的,“耿主任,同志们的办公环境和安危,市科委一向高度关注,阴平碳素厂现在正在搞土建,有什么需要,你可以去向碳素厂的盛小薇盛总请求支援。”

“盛总,是我在招商办的客户,按理说,我是不该去打扰投资商的,”陈太忠扫一眼会场,表情肃穆有加,声音铿锵有力,“不过,非常时期,我就拉下脸来联系她了,但是我强调一点:这个无偿支援,只限于房屋修缮!”

耿主任愣了一愣,接着又苦笑一声,点点头,“行,有陈主任这句话,什么都好说,要是盛总不答应,我再来找陈主任。”

见耿主任得逞——其实远未得逞,耿主任想要回一笔钱,除了修缮一下房屋,紧巴紧巴再添一台电脑呢。

总之,第二个人就跳了出来,是曲阳的赵主任,“陈主任,我们曲阳农广校和农民田校的经费,拖了三年了,是不是也该解决一下?”

邱朝晖听得登时就火了,“我说赵主任,农广校和农民田间学校的经费,该由咱们市科委来拨款吗?曲阳财政局是干什么吃的?”

“可是曲阳财政没钱,亏的是咱们科委的人啊,”赵主任一脸的苦笑,“培训农民的主力,是咱们科委,我欠着大家的钱呢,现在谁都不想出工了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打住了啊,”陈太忠手一抬,毫不客气地指向对方,“赵主任,曲阳财政欠咱们科委多少钱?”

“一万多呢,”说到这儿,赵主任都快哭了,“搞农校的就那么七八个人,相当于一个人短了一千多的补贴,我实在没办法啊。”

“行了,你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气得一拍桌子,“咱们是火炬计划研讨动员会,你们这些钱,跟火炬计划有关吗?”

满场寂静。

“行了,我跟曲阳政府办的吕主任……有点交道,”陈太忠终是不忍,轻轻咳嗽一声,“赵主任,一个星期以后,你去跟他要钱,就说是我说的,有钱得给,没钱也得给!”

“吕主任……”赵主任听得就是一个哆嗦,吕主任和赵主任都是正科的干部,不过,他真是没胆子去跟吕主任这么说话。

文海是正处,景静砾也是正处,再给文主任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跟景静砾这么说啊。

“要不,陈主任你先给他打个电话?”赵主任怯怯地提出了建议。

“我给他打电话?”陈太忠笑笑,心说我要是给他打电话,没准吕主任都要恨上你呢——搬弄是非的人,总是不招人待见的,“行了,你不用顾虑那么多,我打电话不好。”

赵主任愣一下,不情不愿地坐下了,不过,就在他坐下的同时,又有两人一边举手,一边争先恐后地站了起来。

我靠,幸亏这会是现在开了,没等到周三!陈太忠看着争先恐后的中层干部们,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苦笑,要没有这个准备,会死人的!

其实,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眼下纯粹是科委内部的会,大家才会这么没命地折腾,否则,真是周三开的话,市里别说来什么大领导,仅仅景静砾一个,基本就震得住场子了。

文海见状咳嗽一声,“你们不用这么一个一个地来了,不就是要钱吗?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火炬计划的专项资金是不可能动的,不过,我倒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……”

他说的,自然是装修检测一事,这件事,市科委是不可能不放权的,凤凰市偌大的七区二县,以市科委的人力物力,根本不可能完全覆盖得到。

市科委只能在市区里招呼一下,所以,必须倚重下面的县区科委——当然,一些非常重要或者级别很高的楼宇,那还是要市科委出面的。

必须承认的是,这一块的市场虽然巨大,但是属于薄利性质——公益性的事情收费不可能离谱,而且眼下私人装修市场也不过才是刚刚冒头,虽然未来的兴旺是可期的,但眼下也确实只能算得上一株小苗。

这件事情,其实也有人知道了,不过关注程度并不是很高,因为这个项目并没有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候,虽是能赚点钱,却还不知道市科委会对下面县区持一个什么样的态度。

画饼的诱惑力,自然远不如真金白银来得实在。

可是文主任一张嘴,那就不一样了,听说这个项目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操作阶段,满场登时哗然——这一次,四个主任的口风也太紧了一点吧,居然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?

事实上,这个项目上,四个主任确实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,但原因却不是为了防自家人,他们是怕环保局或者建委的来撬点子。

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,这个建议是在向所有的人单位和个人抢钱,提前曝光,可能导致不可控的局面,会给方案的通过和实施带去太大的压力。

另外,陈主任还怕市里通不过方案,导致自家颜面扫地出乖露丑,再三强调了低调的。

如此一来,消息封锁得紧密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