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07章 相映成辉

唐亦萱想见荆紫菱,却为的不是别的,上次她破玉的时候,弄得全身脏兮兮的,这次玉的本体出来了,自是要卖弄一下。

看着她美不滋滋地向荆紫菱炫耀那块玉,陈太忠心里居然有点莫名的欣喜:好像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开心呢。

一直以来,唐亦萱都给他一种极其雍容和稳重的感觉,稳重到了有些死气沉沉的样子,除了第一次在玉器店里,对玉的偏执让她显得有点痴迷之外,大多数时候,真的给人一种中老年妇女的味道。

偏偏的,她还拥有颠倒众生的绝世姿容和傲人身姿,这副身体配上那份感觉,实在是太让人遗憾了。

眼下,她叽叽喳喳地向荆紫菱解说,而荆紫菱对此也微有涉猎,两个美女说说笑笑,尽显活泼和烂漫,真的是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。

陈太忠甚至有种错觉,觉得两个人宛若一对姐妹花一般——虽然必须承认,两人在相貌上没什么相近的地方。

姜世杰进来的时候,初开始还有点手足无措,等到那两位开始旁若无人地说笑,将两个大男人抛在一边的时候,他也渐渐地恢复了常态。

“真像两个小女孩,”他低声跟陈太忠嘀咕着,因为受到了欢乐气氛的感染,他的老脸上,也挂了淡淡的微笑,“呵呵,看着她俩,就觉得我老了……平时唐姐也这样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猛地觉得不妥,转头看他一眼,“看老姜你这话说得,唐姐平时啥样,你不知道?”

“我就见过她一次不是?”姜世杰低声反问。

“好像我天天见似的,”陈太忠又瞪他一眼,这个时候,他可是不能承认什么,口风必须紧,“这种地方,我敢常来吗?”

“切,你有啥不敢的?”姜世杰低声回他一句,不过却是亲近的意思,“项区长都点名说过你胆子大。”

少跟我提那个渣!陈太忠看他一眼,心里登时多了一丝不快,“老姜,还不跟唐姐去说一下?咱们该走了吧?”

姜世杰哪敢现在扫这二位的兴?少不得苦笑一声,“我不敢,要说你去说,不过……倒也是到了饭点儿了。”

“你不说,那我可是走了啊,”陈太忠没那么多忌讳,站起身来,“紫菱,我们要走了,你是留在这儿跟唐姐住,还是回去跟你父亲住?”

“着急什么?”唐亦萱有点不满意陈太忠打断自己的兴致,悻悻地白他一眼,“好不容易见小紫菱一次。”

陈太忠还没来得及回话,“叮咚”一声,门铃响起,却是一个人见人嫌的厌物到了,声音自扩音器里传出,“亦萱,在家吗?我是你吴哥啊。”

“我不想见到你啊,”陈太忠一听,抢着发话了,“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,信不信我现在出去打你一顿?”

“你是……”吴秋水登时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陈太忠?”

“最后一次警告你!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你别逼我动粗!”

他替唐亦萱做主,却是不怕吴秋水乱说出去,吴局长明白陈太忠跟蒙晓艳的关系,那么,他现在以蒙家准女婿的口气说出这话,别人谁敢诟病?

无论如何,湖西供电局最近时不时停一下科委的电,是不争的事实,他做为科委副主任,心里若是没点怨气,那才叫咄咄怪事呢。

“亦萱,你说句话!”吴秋水兀自不肯干休,不过,陈太忠初到科委就打了文海,他也是知道的,既然遇上这种蛮横的主儿,说不得他只能求唐亦萱主持公道了,“我是说周末了,请你出去吃饭的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也没办法再说什么,不管怎么说,人家唐亦萱是三十九号的主人,蒙晓艳名义上的继母,他必须尊重她的意见——哪怕她是准“继”丈母娘。

姜世杰在一边看着他发飙,早傻眼了,这是蒙老书记家啊,你这是?猛……太忠你真的是太猛了,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。

荆紫菱倒是笑吟吟地站在一边,也不说话,眼珠在骨碌碌地不停地乱转,显然,天才美少女在琢磨什么东西呢。

“你真有能耐啊,替我做主?”唐亦萱虽然巴不得陈太忠这么说,可是当了两个外人,脸上实在有点挂不住,只能伪作悻悻地哼一声,才转头对着送话器发话,“吴哥,很抱歉,今天我有事呢。”

“这个吴哥是谁啊?”姜世杰有点按捺不住,轻轻捅一下陈太忠,“居然有胆子给唐姐当哥哥?”

这种问话,他是不怕唐亦萱听到的,本来嘛,大家出于尊敬,管她叫一声“唐姐”,现在居然有人敢不知死活地跳出来,给唐姐当哥,这不是给人添堵吗?

“欠收拾的家伙,一个供电分局的副局长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有事没事停我们科委的电,不是看唐姐面子,我早收拾他了。”

“嗯,难得你还记得看你唐姐的面子,”唐亦萱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,眼角微微扬起的丹凤眼中,掠过一抹隐藏得极深的得意。

可是偏偏地,陈太忠还看到了这份得意——他的眼神不是一般地好用,一时就有点郁闷,唐亦萱是当着别人挑衅他呢:有本事,你现在再叫我“亦萱”啊。

“还好,马上他要倒霉了,”他心里恨得痒痒的,却是没法发泄,不由得咬牙切齿地借机发一点狠,“到时候,唐姐你可别帮他说情。”

有意无意地,他把“唐”字读作了三声,听起来跟“躺”的音接近,唐亦萱听到,嘴角不经意地微微抽动一下,“嗯,我管他做什么?”

荆紫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被吴秋水这么一搅,大家也没什么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了,唐亦萱出声挽留荆紫菱,“小紫菱,在我这儿吃了饭再走吧?”

“我爸还在等我呢,”荆紫菱也有点不想走,不过没办法,“还有几个叔叔也在,要不,唐姐你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?”

“你得叫我唐阿姨!”唐亦萱咯咯地笑着,去捏她的鼻头,谁想荆紫菱的动作挺快,两步跑开去,“其实你看起来比我还小呢,该叫你唐小妹!”

“呀,臭丫头,”唐亦萱心中虽然有点微微地不喜,可是耳听这年方十八的女孩说自己小,心里禁不住还是甜不丝丝的。

陈太忠和姜世杰面面相觑,这种话,估计也只有荆紫菱敢说了——反正章尧东和段卫华是不敢说的。

“那……走吧,”唐亦萱犹豫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,“你们等着,我去换一件衣服……”

见她进了房间,姜世杰用胳膊肘碰一下陈太忠,“太忠,你倒是帮我说说征地款的事儿啊。”

“要说自己说,”陈太忠不理他,“我都跟你说了,最近跟吴言接触比较多,你非要来这儿,自己说!”

“说就说,”姜世杰悻悻地哼一声,不过,那只是嘴上的功夫,下一刻,他又凑过来了,“太忠……两边你都帮着说说嘛。”

“算我倒霉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点点头,“老姜,你这可是欠我好大的人情了,以后要加倍偿还。”

“无所谓,反正都还不清了,”姜世杰还真的开始耍赖了。

两人正瞎嘀咕呢,唐亦萱换好衣服出来了,“走吧。”

大家齐齐地愕然看着她,好半天荆紫菱才叹口气,“呀,唐姐,你穿成这样,我怎么敢跟你一起出去啊?”

唐亦萱平日原本就不施脂粉,对穿着也不是很讲究,但眼下大约是有点想叫板荆紫菱的意思,居然破天荒地穿了一身明黄色长裙,上身加个浅棕色对襟敞领小褂,将雪白的脸颊映得有些晶莹剔透。

简单地搭配,震撼的效果,这才是会穿衣服的。

“怕你们等着急了,随便拿了两件,”唐亦萱淡淡一笑,心说陈太忠这混蛋,肯定不敢说,这些衣物是他送我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