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05章 财权的重要

既然有关正实副主任在场,那姜育华来,就实在是意料之中的事儿了,凤凰科委的五百万实打实地下来了,姜主任早先有些怠慢了陈太忠,眼下自是要跟着来,好做一些补救。

以陈太忠睚眦必报的性子,要搁在半年前,或许还要计较一下姜育华见风使舵的市侩,不过眼下,他真的都懒得说了,红尘间的人情冷暖,原本就是如此。

不过,他带着两辆车去找梁志刚的时候,兀自不忘将梁主任拽到一边,偷偷提醒一句,“那个什么研究生院的主任,跟董祥麟有点关系,他介绍的项目,一定要严格把关。”

这倒不是他胡说,上次姜育华就给董祥麟打过电话,只是陈太忠眼下重点指出,其中用意不言自明,是的,他的气量,真的不是很大。

梁志刚当然知道,凤凰科委将省科委得罪惨了,一听说董祥麟三字,就心领神会地点点头,“呵呵,是啊,申请点费用不容易,严格把关是一定要强调的。”

交待完这件事之后,看看已经接近十二点了,陈太忠拔腿就要走人,谁想荆紫菱拽着他不放,“喂喂,你就这么扔下我们走了?负点责好不好?”

“我有事啊,真的,”陈太忠心里这个急啊,可还不好明说,“谁说我不负责了?可是我没时间陪你玩啊。”

“紫菱!”荆涛有点看不过眼了,呵斥一声。

“那下午吧,下午跟我去厂子转转,好不好?”荆紫菱撅着嘴,有点不甘心,“好歹是周末,你就那么忙啊?”

“你先联系你的会计,成不成?”陈太忠真的没时间呆着了,转身向外走,“晚上,晚上我请你们吃饭……”

看着奔驰车一溜烟不见了踪迹,荆紫菱还待说什么,高新技术处的王衍处长笑嘻嘻地插话了,“小荆,陈主任还真是大忙人呢,这个,我们科委的都能做证……”

等陈太忠赶到仙客来的时候,吴言已经正襟危坐地坐在包间里等他了,不过,就是这短短的一上午,吴书记又知道了一点事情,“你们科委的建议通过了?挺厉害的嘛,段卫华倒是真照顾你。”

“章书记也很照顾我啊,”陈太忠一见她这种庄严肃穆的样子,马上就想到了早上的满床春色,心里顿生亵玩的欲望,四下一看无人,伸手就去掐她的脸蛋,“呵呵,吴书记也很照顾我……”

“我呸!”吴言轻啐一口,紧张地向包间门口望去,脖颈处升起大片淡淡的红晕,“正经点儿……嗯,我是说,这个检测,我们可以跟你们科委签协议了。”

“那回头我让文海去找你,”陈太忠见她紧张兮兮的,心里的邪恶越发地被激发了起来,探手向她的衣服下摆摸去,“没事……不会有人来的。”

“不行,我要生气了,”吴言剧烈地扭动着身子,抵抗着他的爱抚,怎奈陈太忠手上的力道由轻变重,最后居然让她感觉到了些许的疼痛。

可是,这些许的疼痛,居然带给了她另类的快感,想想又是在一个随时可能被人推门而入的包间中,那异样的激情,反倒越发地强烈了起来,身子也越来越软了。

就在她堪堪支持不住的时候,陈某人正在作恶的双手抽了回去,身子也猛地坐直,吴书记也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,双手按住衣襟,脸却扭向一旁,不敢看向门口。

进来的是服务员,她倒是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场景习以为常了,看也不看吴言一眼,端着小本发话了,“请问您二位要点什么……”

在等上菜的时候,陈太忠倒是没再做什么怪了,而是谈起了下岗工人傅逍遥,吴言听完之后,沉吟一阵,缓缓地摇摇头,“既然跟宁建中有关,这事儿……要不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能让吴书记都觉得扎手,可见这财政局长的威力了,不过,她介意的,倒不是宁局长本人,“你要动他的话,怕是尧东书记和段市长要一起动你了。”

财权!宁建中不可怕,他手里掌握的财权才是最可怕的,陈太忠想碰宁局长的话,章尧东和段卫华肯定无法忍受。

等吴言解释完这些,陈太忠也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我不是想动财权,我只是觉得这事儿……唉,反正我不甘心。”

“这没什么可商量和解释的余地!”吴言的话斩钉截铁。

下一刻,她似乎也觉出,自己的语气有点过于生硬了,于是叹口气,“这样吧,区里的残联,我整顿一下,也算给你出口气,成不成?”

“你要能容忍这种藏污纳垢的话,不整顿我也无所谓,”陈太忠哼一声,脸上有些不豫的神情,“反正受损失的是横山区的财政,关我什么事?他敢再在我面前出现,我就敢再抽他!”

“这点小事也算藏污纳垢?”吴言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见他还是不开心,禁不住伸出左手,放在他的大腿上,轻轻地按一按,“好了,不想这事儿了,成吗?”

“成啊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伸手抓起她的右手慢慢地把玩着,脑子里却是琢磨,什么时候再给宁建中来点儿阴招。

接下来,那就是温馨的午饭时间了,不过吴言被陈太忠的手眼温存弄得有些意乱神迷,破天荒地暗示他,“要不,咱们去我的办公室加个班?周末一般没人的……”

陈太忠听得心中就是一动,在吴书记休憩的小屋里,可是曾经上演过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的,不过下一刻,他硬生生地按捺下了自己的欲望,苦笑着摇摇头,“唉,下午还要带人去看现场,没时间啊。”

吴言只是怕他心存芥蒂而已,见状禁不住又温言相劝,“其实宁建中的名声并不好,比段卫民强点也有限,我很讨厌这个人的……”

说段卫民,段卫民的电话就到了——就在两人分手后不久,段部长告诉陈太忠,出面邀请记者找他麻烦的,是傅逍遥的妹夫,就是市建总公司财务科的张副科长。

张科长一开始找的是一个老记者,名声在圈子里很响,敢于曝光种种歪风邪气的主,怎奈,那位成名已久,等闲就不想做这种恶事,婉拒了,“这个……最近有些大文章要写,过些时候吧。”

巧的是,段卫民一打听就打听到了这位的头上,这位的成名,就是仗了段卫华兄弟——事实上,搞不定宣教部领导的,根本不能称为名记!

名记者长袖善舞,对政局观察很细微,也知道段家跟陈太忠的关系,更知道陈某人背后有什么人物,听到段部长发问,少不得要把其中缘由解释一下。

“市建总公司……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登时想到了李勇生,成,你找人阴我,且看哥们儿怎么收拾你!

这么想着,他抬手给李勇生打个电话,心里还不住地庆幸:亏得刚才没跟吴言走了,要不接段卫民电话不方便不说,也没时间约李主任了。

就是不知道,这家伙休息不休息?联想到荆紫菱的午休,陈太忠有点犹豫,不过,眼下还不到一点,李勇生……应该没睡吧?

他电话一打通,那边李主任倒高兴得笑了,“哈,太忠,我知道了,昨天你们科委,在座谈会上,风头很劲啊。”

“呀,你倒知道了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纳闷,不过,这也是好事,建委跟着科委,平白能多点权力和收入,难怪李勇生这么高兴呢。

“是,我跟体改委的老周在一起呢,”李勇生一语道破天机,“海上明月呢,来不来,我们等你。”

“这个……还有些谁啊?”陈太忠有点迟疑,他可真没想到,周国栋能和李勇生坐在一起吃饭,心说这凤凰还真小得离谱,万一旁边还有别人,跟自己不对眼的话,那岂不是会有点尴尬?

“没别人了,”李勇生笑着回答,心中却是不免嘀咕两句,这小陈的架子还真不小,不过,谁让人家有这个底气呢?“不来我们可是要散摊子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