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802章 并不简单

怪不得这么仇视哥们儿呢,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。

你的《残疾证》办不下来,那是因为,你不是真残疾啊,跟别人的吃拿卡要有毛的关系?陈太忠承认,吃拿卡要这种事儿挺多,他自己办事,也被郁闷得不行,可是你先失了大义,还说什么?

不过,好像还是有点什么问题,他总觉得,这件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,好吧,就算是这样,那些记者也没理由偏帮到这种程度不是?

不多时,十七的电话也打了回来,在横山区尤其是开发区街道办周边一片儿,简直成了十七的大本营,所以,他打听的路子,比杨新刚还广泛。

这个叫傅逍遥的,脾气不好,刚在阳光小区摆摊的时候,就跟其他摊主发生过冲突,后来还导致了派出所的介入,等他再出来的时候,又恃强凌弱其他的摊主,搞到现在就他一家在那里了。

要说他脾气真的不好?那倒也不是,起码,人家跟小区保安的关系不错,虽然偶尔嘴上也笑骂几句,但其实是巴结的味道。

“陈哥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?实在不行,我给你收拾他,”十七电话里笑着说,“人家现在是残疾人呢,你动手的话,传出去不好听啊。”

“他屁的残疾了,骂人的时候挺有劲儿的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。

“人家有证儿不是?”十七接着解释,他却是没心思听下去了。

呀哈,没有街道办的章,《残疾证》拿到手了?陈太忠越发地觉得此事奇怪了,这家伙的能量,不是一般地大啊。

最后还是古昕的电话,帮他解释清楚了一切,“这个姓傅的,跟傅宇倒是没啥关系,不过,他跟宁建中好像有点联系,不是很紧密的。”

傅宇是横山分局前任局长,古昕是踩着他上位的,跟傅宇没关系肯定是好事,这排除了一个比较危险的因素,可是宁建中是财政局长,这个……更厉害些。

敢情,傅逍遥同人打架,被弄进派出所之后,财政局有电话过去了,派出所一听,也没怎么怠慢,就放人了。

这话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,警察怎么会买财政局的账?不过陈太忠干过政法委书记,自然知道其中缘由,警察是吃财政的嘛。

一个小小的派出所,哪儿愿意招惹财政局?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儿,卖个面子就完了,要不然没准过一阵,分局就来电话训人了——惹了财政局,受影响最大的可能不是派出所,而是市局和分局。

既然如此,傅逍遥为什么能弄到残疾证,这个问题就真相大白了,有财政局的打招呼,弄个残疾证还不简单?

事情是明白了,可是陈太忠却是越发地糊涂了,这傅逍遥要是能跟宁建中拉扯上关系,至于去摆早点摊子?

不过,不管怎么说,涉及到宁局长,他反倒是不太担心了,为什么?道理很简单,宁建中不会吃撑着了,专门来算计他。

财政局长,那从来都是被别人算计的主儿,就算在钟韵秋的曲阳问题上,宁局长可能有点不太舒坦,但是也没理由为这点小事发作不是?

正经他是比较担心傅宇,这个傅姓虽然不算极其罕见,倒也不多见,而且最关键的是,傅宇是被他阴下去的,跟古昕也不搭调,是最有可能、也最有理由张罗一出戏出来。

回头让吴言给横山区的残联添点堵吧,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随手给十七打个电话,“看着阳光小区,明天他敢出来,砸他的摊子!”

十七的人,正好从京华撤走了,也没什么要紧事,听到这话,他嘎嘎笑了两声,“没事,我给楼春雨打个电话就万事大吉了,这种人用不着我出手。”

啧,也是……陈太忠咂咂嘴,像这种小人物,十七都不屑收拾呢,哥们儿我最近,是不是越活越回去了?

不过,官场嘛,防患于未然总是不错的,他终于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,你看,人家段卫民对这种事就很警惕,这是该有的政治敏感性嘛。

想清楚问题,也到家了,正好,夜幕也降临了,陈太忠下车左右看看,发现砸的那“又一村”还是残砖断瓦一大堆在那里,而且还多了不少生活垃圾,简直有点另类垃圾站的味道,禁不住摇摇头。

郭光亮没试图翻建饭店,固然令他高兴,可是触目这种状况,他却又有点高兴不起来,这夏天快到了啊,也没人管管?到时候蚊虫滋生怎么办?

他正发呆呢,面前走过俩半大小子,见了他之后,脸色齐齐一变,快步擦身而过,不过其中一个家伙,隐隐地哼了一声。

我今天是撞邪了?陈太忠听到这一声,心里火苗子腾地就上来了,这声音其实不大,不过他的耳朵比别人灵光太多了。

算了,在家门口呢,他叹口气,给自己找个理由,而且,总欺负这种小人物,实在也没啥意思不是?

可是,我怎么招惹他俩了?陈太忠还是有点想不明白,眼见门房在门口晃悠,说不得走过去打听一下,“张师傅,刚才过去那俩小子,谁家的啊?”

“哈,是太忠啊,”老张头一见是他,脸上就泛起了笑意,“那俩?哼,郭光亮家的两个混球啊,才老实了没两天,现在就又开始霸道了。”

“呀,是这样?”陈太忠一听是郭光亮家的小子,心里这气儿就又上来了,心说你这是记吃不记打啊。

要是换个别人,他就真的忍了,可是郭光亮不行,过年收拾得你们不够惨是不是,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哼哼?

其实,这也是他想多了,工厂里的青皮小混混,都是这样,你收拾他一顿,他记住了,不能招惹你,但是时间一长,他就要故态重萌地去欺负别人。

像郭家这俩小子,也是一样,好了伤疤忘了疼,最近又开始混了,见到陈太忠的时候,虽然知道此人不能招惹,但终究是年少气盛,偷偷哼一声,倒也是人之常情了。

“郭光亮在不在家?”陈太忠问老张头,“晚上回来没有?”

“在对面芙蓉居喝酒呢,”老张头笑嘻嘻地一指对面一家小酒馆,“天天都这样,喝完了,就在路灯下面打扑克,打到一两点。”

“我操,”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张师傅控诉这厮扰人呢,抬腿就要往马路对面走,不过下一刻,他又改主意了。

我上门找他的话,那还真给他脸了,他算什么玩意儿嘛,想到这里,陈太忠哼一声,“我不待见他那帮狐朋狗友,张师傅,麻烦你一下,能不能帮我把他喊过来?”

“这个没问题啊,”老张头是干了七八年的老门房了,平日里被人呼来喝去的习惯了,尤其是郭光亮的老婆,一有不顺就骂骂咧咧的,特别难缠。

眼下,陈家的小子混得出息了,都还张口闭口地喊他“张师傅”,又是“麻烦你”什么的,老张头觉得人家这才是正经的大人物做派,不需要靠欺负小人物,来显示自己的存在。

而且,跟陈家亲近一点,他的腰板也能直一点不是?说不得就走过了马路,不多时,郭光亮笑嘻嘻地过来了。

“呵呵,太忠回来了?走,一起过去喝两杯?”

“你少这么叫我,我跟你没那份儿交情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刚才见你家俩小子了,问你一声,郭家是不是想绝后啊?想的话直说!”

“太忠……呃,陈处,您这话哪儿跟哪儿啊?”郭光亮听到这话,汗登时就下来了,“那俩畜牲……跟你唧歪了?”

“他们敢唧歪,我就不找你了,你等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就行了,”陈太忠又哼一声,话说得煞是难听,“不过,他们好像对我很不满意啊……”

郭光亮是个粗人,但不是傻瓜,听完陈太忠这话,心里就明白了,“陈处,有什么指示,您直说吧,我认……那俩畜牲,我回家一定教训!”

“你认就行,我这人,其实很好说话的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下巴冲那堆垃圾努努嘴,“那儿我记着是过道来着,怎么乱成那样啊?你这个保卫科长怎么当的?”

我操,那是你推了我家的饭店!郭光亮只觉得气血直冲脑门子。

“给你个机会,一天之内清理干净了,我就不说啥了,”陈太忠转身向院里走去,“好好教育一下你家两位少爷,病从口入祸从口出,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?下次……哼,不会这么便宜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