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99章 纯良人生

看到车里的保安,许纯良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上前就没头没脸地来了几拳几脚,虽然没什么章法,下手却是也不轻,“瞎了你的狗眼,我让你打我!”

他正发狠呢,觉得车子微微地一震,却是陈太忠已经打着火了,“咦,太忠你搞什么?”

“他才断了一条胳膊,你没看见?”陈太忠笑着从车前座转身过来,右臂搭在驾驶座的高高的靠背上,“找个清净地方,打断他其它三肢,然后就放人嘛……”

“你来动手?”许纯良有点愕然。

“我才不管呢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“你自己下手,多解气啊?给他扔个一两万养伤,不就完了?”

“也是,”许纯良点点头,不过,下一刻他就又后悔了,“要不……算了,就这么打一顿完了,搞得太大也没意思。”

“啧,要不,我帮你下手?”陈太忠有点不满意,哥们儿张罗了半天,换你个“没意思”回来?这不是给我添堵吗?

“我忽然觉得没劲了,”许纯良一探脚,在那保安脸上踹两下,“行了,够了,不玩了,打他我也不长肉。”

“可是他打你的时候,可没给你留脸的,”陈太忠越发地不满意了,“我说你要不这么黏糊行不行啊?这种鸟人,多打他几次,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人了。”

“他也值得我来练手?”许纯良指着保安冷笑一声,也不知道是在自找台阶,还是真的不屑,“算了,没兴趣理他,找个地方把他扔下车得了。”

“嗯,这叫省长肚子里能撑船啊,”陈太忠有点郁闷,说不得就要在启动奔驰车的时候来两句风凉话,“我是为谁呢,真是的。”

说归说,他还是将人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场所,把那保安拽下来之后,话也不多说,“小子,知道你打的是谁吧?”

自打见到许纯良之后,保安的脸上汗水就没停止过——不是疼的是吓的,许纯良的身份虽然没被周游传出去,可是在小道消息中,不靠谱的传言可是传得甚嚣尘上。

最离谱的猜测,是说许纯良是京城某太子党,说的人绘声绘色有鼻子有眼,听的人胆战心惊觳觫不已。

像眼前这个动手的保安,早已经被这种传言折磨得欲仙欲死了,眼下见正主出现,也只有抱头哀嚎的份儿,等被陈太忠拽下车,跪在地上不住磕头,想说什么却是死活说不出声。

“真是麻烦死了,”陈太忠随便一脚,踩断他一条腿,丢下五千块钱,拉着许纯良转身离开,“自己去医院啊。”

“看起来,你还是有点不开心?”陈太忠一边开着车,一边不以为然地斜眼看看许纯良,“怎么,嫌我下手狠了?”

“倒不是,就是我自己下不了手,看着还是很解气的,”许纯良笑着摇摇头,“我是想,当时高云风真要跟你打起来的话……”

“那样的话,可能对高胜利会是件残忍的事儿,”陈太忠笑一声,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“那个教练,是不是还要拎过来?”

“你处理了他就完了,”许纯良看着车外,心不在焉地回答,他最恨的,就是刚才那个保安,此人一处理,他就没了什么怨气,“倒是那个京华商务会馆,闲置着有点可惜。”

“人家后面有邝天林的儿子接手呢,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心说这家伙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?“不过……呀,今天京华放羊,也不知道跟那个周游有什么关系没有。”

“算了,不说这个,”许纯良摇摇头,身子懒洋洋地靠在副驾驶的靠背上,看起来有点意兴索然,却不留神碰着了膀子,疼得吸了一口凉气,“咝……太忠,这凤凰有什么可搞的东西啊?闲着也不是个事儿。”

“啥也能干,啥也不能干,看你愿不愿意了,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心说只要你老爹支持你,再烂的项目到了你手里也是聚宝盆,想到这个,他倒是想起一件事来,“对了,纯良,那个,政府办说了,回头给省台发传真。”

“哦,”许纯良点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,说起陈太忠的事儿,他反倒是有了精神头,“那行,回头我帮你安排,周几的会?”

“反正你早点打招呼好,”陈太忠笑着回一句,接着就有点纳闷了,“怎么说起我的事儿来,你这么兴奋?”

“我不知道我自己该有什么事,”许纯良看他一眼,轻笑一声,“说句实话,我都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要做什么。”

这话初听起来,有点志得意满的味道,可是细细琢磨一下,却又是有着深深的无奈,有那么一个老爹,对他而言,普通人所追求的大部分东西,都是唾手可得的。

但同时,他也失去了奋斗的方向,小事情不值得去做了,大事情的话,却又不得不考虑,会不会给许绍辉带去什么影响。

许纯良的性子原本就偏恬淡,现在在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挂个闲差,班都不用去上的,就是浑浑噩噩地到处跑跑玩玩,跟朋友喝喝酒,日子过得真的很空虚。

陈太忠咂巴咂巴,也品出了这个味道,却是因此笑得前仰后合的,“哈哈,不能强买强卖,也不能欺男霸女,纯良,你好像活得很失败啊。”

“哼,吃亏是福,平淡是真,你懂个屁,”许纯良性子再好,也被他这表情折腾得有点冒火,“我就愿意这么过,怎么着?”

“好好好,没啥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不过,我怎么觉得,刚才你想打京华国际会馆的主意来着?”

“谁不想赚钱?”许纯良瞪他一眼,沉吟一下,“不过我家人一直不支持我就是了,反正,不许我打着家里的旗号乱来,我又没本钱。”

“找你瑞姐借啊,”陈太忠奇怪了,“她家不是挺有钱的吗?”

“借了啊,”许纯良点点头,“你以为呢?这个甯家工业园,我瑞姐的代工拿下来,也有我的利润呢,等我有了钱,就可以投资搞点什么了。”

两人之间,这样的话题都能说了,可见交情是处出来的,这话一点不假。

许省长上嘴皮碰碰下嘴皮,你还少得了投资的本钱?陈太忠想这么说来着,不过再想想,眼下这么说话的小许,才是表示出了他自己真正的想法。

许纯良对家里的顾忌,陈太忠一直能若有若无地感觉到,眼下人家说得很明白了,不想靠着自家老爹成事——我实打实赚来的钱,老爸你不能再说我什么了吧?

而陈某人,显然是许公子自己处出来的人情,许绍辉想歪嘴反对,也无从谈起。

“唉,算我倒霉了,回头给你找钱找项目吧,”陈太忠既然觉出了对方倚重自己的想法,也只能捏着鼻子认账了,“反正我这儿也正找项目呢。”

“你觉得,高云风那个项目,能不能拿下来?”许纯良一听这话,就有点兴奋了,他何尝不想自己搞点什么?不过以前一直不得要领,瞎混而已,“一千多万不算多,不过一开始,胃口不要太大嘛。”

“这胃口还不大啊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拜托,你现在是一穷二白啊,不过就是吃穿不愁而已。

“啧,要是难搞,那就算了,”许纯良一听这话,脑袋又缩回去了,不过也不见如何恼怒,可见,这样的遭遇,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,别的姑且不说,一刻平常心是锻炼出来了。

“要不,搞搞房地产吧?”陈太忠想起来了,谭松哥俩要是能撤出凤凰,别的地方不说,只说张开封的清湖那里,就能弄到几片地,来做这个项目。

“那可是需要钱呢,而且还不少,”许纯良对这个建议,兴趣不是很大,“而且凤凰的房价不高,比素波都要差一点,跟北京更没法比啊。”

“你眼光倒不低,跟北京比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不过,心里也没怎么生气。

他能想得到许纯良为什么会有这种观点,在大城市见惯了大把大把捞钱的主儿,在小城市,就总会不知不觉地感觉受到了市场的局限,心理从而产生某种落差。

这纯粹就是一种感觉而已,凤凰的房地产市场再小,许纯良也吃不完,而且丫现在兜里不衬几个子儿——但是,纵然如此,也不妨碍他产生这种想法。

“那你出头搞吧,到时候需要帮忙找我,反正我不出面,”许纯良表态了,“等你赚钱了,随便给我两个就行了,赚得多就多给点,赚得少不给也行,把打点的费用给我留出来就行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