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98章 大规模绑架

就在市一招的座谈会刚开完不久的时候,京华国际会馆那里,出现了异动,在憋了四五天之后,那帮人再也无法忍受了,趁着五点多街上人流逐渐增多的时候,成群结伙地冲了出来。

一大帮人拦了四辆出租车,就想离开,谁想,马疯子和十七的人早等得不耐烦了,虽然这次行动,内线没有及时汇报出来,可是大家早已经掌握了这种异动。

四辆出租车还没来得及起步,街头两边就驶来了两辆大轿子车,车上噼里啪啦地跳下四五十号人,都是手持短铁棍。

京华的人一看不好,想转身往回跑,这次可由不得他们了,四五十号人就像提前演练过的一般,两头一堵四下一掐,根本是插翅难飞。

只有俩腿脚快的,没命地钻小巷子跑了,至于那些想冲回京华的,却是整整地撞正大板,来的人早预计好了,这帮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往回冲!

“啧,可算来了,”京华的大厅里,两个警察看到这一幕,对视一眼,如释重负地摇摇头,“真是闹心啊。”

“外面有人打架呢,”一个女顾客本来在门口站着,眼见外面一团混战,吓得赶紧跑了回来,见到警察,上前气喘吁吁地发话了,“你们怎么不管管?”

“你数数外面多少人,”年纪大一点的警察正色回答,接着又指指己方两人,苦笑一声,“你太看得起我俩了吧?”

“那你们……”女人想说点什么,大概是指责对方渎职之类的吧?不过硬生生地忍住了,叹口气,站在两个警察一边,一同向外看去。

不管怎么说,站在警察边儿上,还是有一种安全感的——这是大多数人的心理,只是,站了没半分钟,女人又忍不住了,“你们怎么不打电话,叫警察来支援啊?”

“电话已经打了,”老警察一本正经地回答,接着手肘一捅旁边的同事,“奇怪啊,他们怎么还没到呢?”

“嗯,不知道,”那位摇摇头,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。

这场架打得完全不对称,一方人少只想跑路,还为了方便都没带什么家伙,另一边人多势众还是全副武装,短短两三分钟,战斗就结束了,跑出来的人全被塞上了大轿子车。

下一刻,大轿子车扬长而去,来得快去得快,除了街上偶尔的一两滴洒落的鲜血,说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些什么,再也没有任何的征兆了。

“绑架啊,大规模的绑架,”那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,身子不由自主地靠向了警察,“凤凰的治安,什么时候这么乱了?”

“经费紧张嘛,”老警察看一眼女人,爱理不理地样子,然后吆喝一句,“小高,把情况向市局反应一下……”

这时候,陈太忠正同其他三个主任在一起,拟定下周三要召开的会的流程呢,猛然间觉得神识有所异动,就知道是那话儿来了。

不过,马疯子和十七向他保证得好好的,他也就懒得再去操心了,事情这么多,必须要分个轻重缓急出来。

等流程出来了,又是六点了,陈太忠才打开手机,电话就源源不断地打进来了,马疯子向他道歉,说是跑了两个,虽然追到了其中一个,另一个却是死活找不到了。

“好了,那个我想办法,你不用管了,等一下啊,”陈太忠拿着手机,冲正在研究的四个人笑笑,“等出打印出来了,你们随便吃点吧,现在能报销一点了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“刷”地一下,停电了,连着电脑的UPS电源发出“滴滴”的报警声,李健赶紧手忙脚乱地保存文件。

“这个姓谭的,真不是东西,这一天要停几次电啊?”梁志刚怒骂一声,却被文海打断了,“老梁老梁,这是吴秋水搞的鬼,跟人家老谭没关系。”

陈太忠看文海一眼,有心说他两句,却觉得丫能记得以前谭局长的好心,眼下自身不保了,都还要帮腔,倒也算得上有点担当,就懒得再说了。

“呵呵,他停他的,善恶自有报,看我过两天怎么收拾他,”他笑一声,扬一扬手上的手机,“晚上我还有事,真是抱歉了……”

他的笑容,虽然是阳光灿烂的那种,但是相关话语听到其他人耳中,心里就登时就是一凉,甚至连正在键盘上运指如飞的李健,都略略地停顿了一下。

看着陈太忠出门扬长而去,好半天,梁志刚才叹口气,“这下,吴秋水惨了……”

马疯子已经找了行家来,每个家伙打断一条胳膊,不过此断非彼断,就是骨折,接却是接得上的——许纯良伤得不重,所以,任是谁也不敢真的一下将这么多人的胳膊打得开放性骨折了。

但是,令人郁闷的是,那个保龄球教练不在,据说是没跟大家一起出来,不过总算还好,那个打人的保安,却是被捉个正着。

“其他人都放了吧,打人的那家伙给我留着,”陈太忠想起来,自己要带着此人去给许纯良一个交待呢。

这边电话一挂,王宏伟的电话就进来了,王书记一通抱怨之后,要他赶紧地放人,“十一个人同时失踪,我可是受不了这种压力。”

王宏伟的电话刚挂,却是钟韵秋的电话打了进来,小钟同学娇滴滴地问他,方便不方便送自己回曲阳,“周末了啊,我一个人没意思,想家了。”

这是赖上我了,哥们儿遇到的女人,数这个麻烦,陈太忠觉得有点无语,不过,人家这么说,倒也是情有可原的,谁要他推倒人家了呢?男人总该有点担当的。

当然,毛病不是不能惯的——无论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,所以他的回答很冰冷,却是没发火,“我的事情很多,真想家的话,你打个车回吧,路费我出了。”

“你温柔一点会死啊!”钟韵秋还没来得及说话,对方的电话就压了,她悻悻地嘀咕一句,一时间觉得,自己的处境真的是太尴尬了一点。

失身失得太快了一点,现在两人在一起,似乎除了那啥,基本上都没什么共同话题,可是现在要她打车回,她还有点害怕,毕竟是一段不短的路呢。

要不,还是联系一下谢向南吧?她又拿起了电话,犹豫一下拨了过去,“谢科长,周末了,不去看看张慧玲?捎上我吧?”

谢向南的标致车还没到花园酒店呢,陈太忠倒是先来了,在隔壁房间神秘兮兮地拽出了许纯良,“来,我给你弄到一个,先出出气……”

许纯良不明就里地跟出来,这点响动,却是被钟韵秋听到了,探头一看,发现是陈太忠,再想说什么,孰料那厮已经开口了,“咦,你怎么还没走?”

“我等谢科长电话呢,”钟韵秋也不敢直斥对方无情,只能向屋里努努嘴,“他来了会给我电话的,说好一起去曲阳。”

陈太忠这才想起来,钟韵秋还没手机呢,只是有个传呼,心中禁不住有点自责,冲她笑一笑,“要不今天别回了,明天我给你买个手机,联系起来也方便。”

“不用了,下周吧,反正我还是要来的,”钟韵秋摇摇头,脸上又露出了颠倒众生笑容,“好不容易拉了老谢去看张慧玲,她一定很高兴呢。”

“要手机啊,我包里还有一个新的呢,”许纯良听到这话题,没看钟韵秋却是看着陈太忠,“送给你了,呵呵。”

“谢谢了,不过真的不用了,”钟韵秋笑嘻嘻地插话,却是没担心陈太忠不满,因为她在表态,“我等太忠给我买呢。”

“这个女人,可是有点心机,”下楼的过程中,许纯良做出了点评,“太忠,这样的人,就看你怎么用了。”

“行了拉倒吧,等等再说行不行?我没心思扯这些,”陈太忠拽着他紧走几步,“赶紧出口气,咱不能禁锢人家太久,要不老王难做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