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797章 成熟

周国栋这么做,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,他同陈太忠认识已久,但是正经来往,还是因为省里的火炬计划动员会的巧遇。

前文早就说过,周主任也是有心上进的,最起码是希望自己的权力范围扩大一点,而同陈太忠的结识,让他在惊讶、嫉妒的同时,发现,其实自己还是可以做点什么的。

当然,人和人的结识,有时看起来很难,但是同在体制内的话,其实很容易也很简单,但是把这种结识升华为深交,那绝对是需要机缘了。

而且,周国栋知道,常务副市长郭宇,对陈太忠是相当地不满意,所以,他就有心观察一下,也省得自己没攀附到强人,却是先得罪了强人的对头。

可这一观察不要紧,最近科委的变化,说明了一件事:那就是说,陈太忠的能量,大约比他想像的还要强很多。

那厮不过是参加了一个火炬动员会,结果没两天,就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,硬生生地从省里要来了钱和政策。

这真的是史无前例的事情,一个务虚的会议,都能让陈主任利用到这种地步,催生出新生事物若干——这家伙也实在太能折腾了吧?

今天的座谈会,更说明了这一点,章书记和段市长,居然同时默认了科委这个乱收费的方案,是的,周国栋不傻,这点味道还是嗅得出来的。

之前他之所以不开口,并不是对陈太忠有成见,而是说,大家既然都热衷于锦上添花,那么,他就算跟风,也换不来陈太忠多少感激和关注。

帮人就要帮到要害,如此一来,靠着两人以前就认识的交情,关系迅速升温,那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。

所以,直到经协办张主任发问,周国栋才开始说话,而且这一帮,就偏到一塌糊涂了,可是偏偏地,由于他一直没说什么话,大家还真不能确定,这个周主任的目的,到底是挺陈太忠,还是有意打击侯卫东。

周主任的话讲完了,也算是把侯卫东和张主任得罪了,不过他并不在意,想要收获那就要付出——天底下哪有不劳而获的事情?

他这话一说,别人也就不好在这件事情做什么文章了,做得太不依不饶的话,那就是不卖段市长面子了,是的,就连经协办的张主任,听到这话,也只能微微地愕然一下,不敢再说什么。

科委的四个主任却是一时大奇,周国栋这话,原本就是科委准备好的自辩理由,眼下却是被人抢着说了出来,而且还要更过分,这是……陈主任安排好的棋子?

总之,周国栋这话说出来,会场沉寂的时间更长,好半天之后,景静砾见没人说话,轻咳一声,“呵呵,大家畅所欲言嘛,座谈会……有什么不能说的呢?”

还是没人说话。

景秘书长只能自己来了,“我觉得,周主任和张主任的说法,都有各自的理由,但是科委的文主任说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……中小企业科技创新基金的启动,会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。”

“所以,我认为,这个主导权,环保局大度一点是无妨的,毕竟这个建议,是由科委提出来的,而且,科委的专业性和前瞻性的眼光,都是不容置疑的,”景静砾看一眼段卫华,“卫华市长您看?”

他这话里,偏帮的意思也显露得一览无遗,不过,总算是念及侯卫东和乔小树交好,而乔市长又管着科委,他不好做得像周国栋那样赤裸裸。

“嗯,这些都好说,小问题,”段市长微笑着点点头,“关键是……这么一来,咱们凤凰市就又多了一项收费内容,这个,大家还是要统一一下认识才好。”

他的话说到这儿,力挺科委的意思已经一览无遗了,这种情况,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了,更有人已经在心里开始为各行业新装修的大楼默哀了。

这个座谈会虽然只是吹风的性质,但是党政一把手已经把基调定下来了,基本上就可以认作是既成事实了,下一步不过就是程序问题了。

至于说主导权什么的,没人认为,环保局的侯卫东还能抢过去,乔小树出头估计也不顶用,说破大天来,人家科委的基金缺钱——省里给的政策,你敢不支持?

既然认识统一了,这个会基本上就可以结束了,景静砾看看差不多了,对着文海笑笑,“文主任,这件事市里高度重视,你们可是要加快速度哦。”

“感谢市里的关心,”文海笑着点点头,“下周三,我们要搞一个统一认识暨动员大会,到时候还会邀请有关领导出席的。”

“这个好啊,咱们的报纸和电视,都要宣传一下,”宣教部长李小波笑着点点头,今天到场的人里,除了段卫华,就数他级别高了,市委常委。

所以这个座谈会,相当于是相关部门的正职吹风会了。

“咳咳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硬着头皮发话了,反正,今天大家表现得都不是很讲究,那么,我插句话,问题不大吧?

“李部长,这个……我们下周的会,想邀请一下天南电视台的来,”陈主任喜欢卖弄,但是他知道,这个场合不合适卖弄。

可是偏偏地,李小波说了,要派媒体到场,这原本就是个善意的举动,到时候万一真的天南电视台的出现,陈太忠自己却是没有提前同李部长打招呼,肯定也有点目中无人的意思。

这个道理,以前陈太忠不懂,但是,随着最近他越来越地明白,本位思维是个什么玩意儿,他基本上就能断定,自己把省台的喊来,最好还是先打个招呼为好,这是对领导的尊重。

不管怎么说,宣传口是归李小波管的,人家现在又在示好,他要藏着掖着不说,那就不是失敬,而是大不敬了。

所以,纵然他知道眼下不合适卖弄,可话还必须得说,“我们也想加大宣传力度,就是不知道这个手续,该怎么办一下?”

“省台的?”李小波登时一愣。

“省台的?”景静砾也是一愣。

“原则上,省台的事情,咱们是不方便干预的,”下一刻,李小波笑着对陈太忠解释,只是那脸上的笑容,意味深远,“一般情况是咱们送素材过去,不过,要是他们肯来报导,那咱们肯定欢迎嘛。”

“可是这个手续……”陈太忠睁大了眼睛。

“这个……”李小波沉吟一下,心说你要有关系,直接跟天南电视台招呼一声不就完了?这么想着,他的眼睛却是转向了景静砾。

“哦,这个可以考虑,”景秘书长被李部长这么一看,也不好装聋作哑了,笑着点点头,“等会后再商量吧。”

他可是习惯了陈太忠的突发奇想了,一时间不能断定对方是不是真有能力把省台的请来,自然不可能当场拍板。

我说得这么勉强,会不会就此得罪了这个家伙?一时间,景静砾心里有点忐忑,这种感觉令他有些微微的惊讶:不是吧?这厮居然能给我带来心理压力了?

不过,我今天支持他也很有力度了,再当着大家答应这事儿,简直就是……有点过了!

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却是没在意,他只需要告诉李小波有这么件事情,表示该有的尊敬就是了,至于说运作嘛,大不了直接让科委给天南电视台发一份传真就好了。

直到会议结束,他才悄悄地溜到景静砾身边,“景秘书长,这个,省台那儿,我们发传真合适还是办公厅发合适?”

“哎呀我说小陈啊,”景静砾实在有点哭笑不得,他看看周围的人,也都在三三两两地边聊边走,才低声嘀咕一句,“省台那边……你招呼好了?”

这厮若是没打招呼,我是绝对不会出头的,他已经拿定主意了,好歹也是市政府办公厅的传真呢,给省台忽视的话,总是有点没面子。

不过,正如他所料的那样,陈太忠果然笑着点点头,“是啊,招呼打好了,可是这种事,还是市里出面方便一点的吧?”

这小子倒是会来事儿,景静砾一时间觉得,自己有点不认识这家伙了,想想去年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这厮站在甯瑞远病房的一角不吭不哈,还青嫩得手足无措呢。

又一个年轻人,慢慢地成熟了起来啊,这一刻,景秘书长感慨万千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